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小说连载《更在斜阳外》(4)陷阱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5  

小说连载《更在斜阳外》(4)陷阱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虽然想家,但斯羽做梦也没想到这么快就会回国。是世事难料,还是自己太任性妄为了?斯羽被人流裹挟着走出桃仙机场大厅,凛冽的寒冷立刻包围了她,她瑟缩地耸起肩膀,茫然四顾,一瞬间有些恍惚。

 

这是她仅仅离开两个月的故乡的土地吗,为什么她觉得自己象个历经风霜的游子那样落寞不安?也许是季节已艰难地转换,绚烂的秋日已被冬季的萧瑟占领,天空好像被涂上了一层透明的白釉,蓝得如此脆薄而空旷,而夕阳因为少了晚霞的陪伴,如同一个失意的旅人,在街角的小酒店喝醉了,摇摇晃晃闲逛,熏然的脸膛写满了疲倦的苍凉。

 

“嘀嘀!”出租车司机冲着怔忡的斯羽短促地按喇叭,她回过神,对车子里询问的眼神摇摇头,四下寻找方楚。

 

没有方楚的身影。她低头再次查看手机上方楚给她回的短信,回来的太匆忙,仓促间给方楚挂的几个电话,他均没接,无奈下只能发短信通知他。自从她去英国,方楚只给她挂过一个电话。电话里他虽然依然情意绵绵,但斯羽觉得那份曾经坚实的情感似乎飘忽起来。也许是空间距离造成的错觉,她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正在斯羽想给方楚挂个电话的时候,一辆红色宝马嘎然停到了她身旁,她诧异地从手机上抬起眼睛。车窗摇了下来,一个神情倨傲,目光犀利的少妇正冷冷地从头到脚地打量她,斯羽一愣,她并不认识这个人。

 

“上车吧。”那个女子缓缓开口,语调毫无感情。

 

斯羽奇怪,“你认错人了吧。”

 

女子冷笑道,“你不是斯斯吗,我接的就是你。”

 

斯羽目光一闪,合上手机,“是方楚让你来接我的吧,谢谢。”她绕过车头,坐到副驾驶位置,“方楚有事来不了吗?”

 

女子乜了下眼睛,一边的嘴角向下牵动,依然目不斜视,似是十分蔑视的样子,并未回答。斯羽见状有些尴尬,也冷下脸来不再出声。她敏感地想到这个女人一定认为她是小三才瞧不起她,不由愤慨难过,同时又感到莫名羞愧,心中埋怨方楚竟然找了这样一个女人来接她。

 

这个女人将车开到市中心方楚所在的大酒店停车场,将车泊好,领头向附近的必胜客走去。斯羽懒得问她,跟着进去,猜测是方楚要在这里见她。不过,方楚怎么在这样一个离他工作如此近的地方见她,难道不怕他的熟人朋友看到吗?难道他已经决定离婚了?也许这段时间的分离,让他明白了他不能没有她,她忍不住欢喜起来,刚才的郁闷一扫而空。

 

那个女子并不招呼她,只管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食单给自己点饮料,斯羽忍不住疑惑,这女人对她的态度如此恶劣,难道与方楚有不寻常的关系?她未理会那个女子直直射来的研判目光,点了杯热巧克力,将店内的陈设和人群先扫视了一圈,发觉店内并无变化,连桌椅摆放的位置也没有变,然后才转脸冷静地与那个女人对视。她是个颇为丰满的女人,眉是纹过的,黄丽丽的眉形也是这样,可能所有纹过的眉毛都差不多,黑墨墨的刀锋一般细,鼻子与嘴唇都很菲薄,眼睛在镜片后显得有些凸出,眼皮上涂了青色眼影,穿着非常正式的西服套裙。

 

两人对峙着谁也不先开口,仿佛谁先开口谁就输了这场静默的目光的战争,空气好像拉满的弓弦充满张力。

 

忽然那个女人眼中的阴云消散,展颜笑了,露出不太整齐的牙齿,“对不起啊,你不高兴了吧。我这人就这样,和陌生人不知说什么。我是方楚的妹妹,他这两天特忙,让我先接你,过一会他再来。”

 

斯羽的表情也缓和下来,原来是方楚的妹妹,怪不得连掩饰都不屑,可能对他们的关系很有异议。

 

“我叫方琳,你姓斯吗?”她又问。

 

斯羽觉得方楚真马虎,连她的名字都没告诉他妹妹,“不,我姓安,叫安斯羽。”

 

“噢。”方琳低头喝了一口饮料,好奇地问,“你和方楚好多长时间了,是你主动还是他主动?”

 

斯羽脸红了,低垂下眼皮,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慌乱之中喝了一大口热巧克力,烫得眼里浮起一层雾气,暗暗抽冷气。

 

方琳脸上掠过一丝讥笑,“你别误会啊,我没别的意思。我哥总念叨你,说你如何好,所以,我想帮帮你们。你知道他有孩子吗?”斯羽点头,“那你还。。。”

 

斯羽抿紧嘴唇,胸口仿佛被石头堵塞,她仓皇起身,“对不起,去下洗手间。”

 

方琳玩味地盯着她的背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翘起二郎腿。一身的名牌,方楚不知一个月给她多少钱。

 

斯羽重新落座后已经完全镇定下来,她决定对方琳开诚布公,以求得她的同情与支持,虽然她本能地觉得那似乎很难,但是她毕竟是方楚的家人,她一定要争取。

 

“我知道你对我印象欠佳,但是请你听完我的话再下判断。我不是故意要做——第三者,我刚和方楚交往的时候并不知道他已经结婚。如果我事先知道他已婚,绝对不会和他有什么瓜葛。可惜的是没有如果的事。我相信他是因为爱我,才隐瞒他已婚,又因为我也爱他,原谅了他的隐瞒。”

 

方琳的脸色阴晴不定,“他真的那么爱你吗?”

 

斯羽勇敢地直视着她,“是,我们相爱。我出国就是不愿背着小三的恶名,想成全他,让他回归家庭,但失败了。”斯羽愁苦地撑住额角。

 

方琳脸上的肌肉在神经质地跳动,她将手放在脸上,“他一个月给你多少钱,你出国的钱也是他给你拿的吧?”

 

斯羽的脸涨红了,“不,我从来没向他要过钱,我出国是我父母拿的钱。”

 

世上哪有免费二奶,方琳鄙夷地想,不动声色地问,“那你这次回来是。。。”

 

斯羽抬起眼睛,目光象是被风吹得呼啦啦作响的火焰,把复杂凌乱的思绪燃烧成决绝的激动。“我是想告诉他,我——怀孕了。我想要这个孩子,我和他的孩子,希望他能尽快做个决定。”

 

斯羽万万没想到,只是为了让自己安心的身体检查结果竟然是怀孕。从确切知道自己怀孕到现在,一周时间,她就象坐在过山车上,急速俯冲,缓慢上升,再大头朝下,终于让她处在了失重晕眩状态。直到现在她还是不明白她怎么会怀孕,但是铁证如山,不容抹杀。

 

方琳的手不自觉地在腿上握成拳头,眼中一片冰霜,“噢,明白了,要他离婚。你以为他真能为了你,为了你怀孕就离婚吗?”

 

方琳的质疑让斯羽心中除了懊恼,也更加紧张,“我相信他会给我个交代。”

 

斯羽想起方楚对她说过的那些话,给自己打气。如果说以前方楚总认为婚姻对他们的爱情来说可有可无,现在她有了他们的孩子,他还能不给孩子一个必须由婚姻而来的合法身份吗?她可以不在乎身份,但孩子必须有合法的父亲。

 

“你很自私啊,”方琳似笑非笑,“你只想你的孩子有父亲,怎么不想另外一个孩子会因此失去父亲?”

 

斯羽心一横,“对,你说的没错,我是自私,但孩子在一个没有爱的婚姻中成长,即使有父亲,也不见得幸福。”

 

方琳沉下脸,目光咄咄逼人,“那总比破碎的婚姻对孩子无害。你们这些年轻女人啊,简直把抢人老公当游戏玩,早晚自食其果。”她眼珠转了转,现出诡谲的神情。“我们现在叫方楚过来吧。看他怎么说。”

 

方楚很快就匆匆来到必胜客,虽然必胜客就在他们酒店旁边,但他还从没进来过。儿子想吃披萨,都是魏琳琳带来吃。他边跟人讲电话边在过道漫不经心地四处张望,突然,他的脖子僵住,嘴巴大张,如木雕泥塑般定定地看着不远处的两人,大脑一片空白。她们怎么会坐在一起?这绝对不可能!他的手机还贴在耳朵上,而手机里传来的声音他却已充耳不闻。他眼花了吧,他揉揉眼睛。

 

斯羽高兴地起身向他招手示意,方琳则抱着双臂靠在椅背上,吊起一边嘴角冷笑,不住晃二郎腿。方楚机械地回头,寻找援助般看了一眼站在后面催促他让路的人,终于清醒过来,他一咬牙,走到两人身旁,点了点头坐下。为了掩饰慌张,他接过饮料单,从第一行读起,然而他看不懂,耳边象是有几百个青蛙在一起鼓噪,额头上沁出汗来。带薄膜的饮料单好像变成了一条泥鳅鱼,捏不牢,滑溜溜地要脱手而出,他只得随便一指,还给服务员。服务员没看清,重复了一遍,他不耐烦地白他一眼申斥,自己的声音听在自己的耳朵里是那么陌生。

 

斯羽见他心神不属,阴沉冷淡的样子,满腹的欢喜顿时变成冰水,瞬间流遍她的四肢百骸,心像是被冰碴狠狠戳了一下。她以为他见了她应该象她见到他一样快乐。原来正相反。

 

方楚掏出香烟点上,并不看斯羽,冲着方琳问,“找我有事吗?我正忙着呢。”

 

方琳嘻嘻笑了,“有没有搞错,我找你有什么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躲都躲不过,是这位小姐好不好。你不问问她找你什么事吗?”

 

方楚只得焦灼而无奈看向斯羽,事到如今真是刀架在脖子上,他只能任眼前这两个女人宰割了,得罪任何一个他都吃不了兜着走。想不到一向乖巧明理的斯羽突然袭击,搞兵临城下。真是红颜祸水!

 

斯羽看出方楚对她避之唯恐不及,心中难过,沉声道,“方楚,我挂电话找了你几次都没找到,事出紧急,不得不特地回来告诉你。我——”斯羽深吸口气,“我怀孕了。”

 

“什么?”方楚如雷轰顶,头象拨浪鼓一般地摇个不停,“不可能,不可能。”接着他脑中忽然划过一道闪电,知道自己犯了致命的错误,他迅速扫向幸灾乐祸的方琳,本能地改口,“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告诉我。”

 

斯羽涨红了脸,张口结舌。她不是没想过方楚得知这个消息的各种反应,但绝对没想到他会不承认孩子是他的。难道是因为他妹妹在这他不敢或不便承认吗?那他让他妹妹到机场接她干什么?

 

方琳见两人大眼瞪小眼,忽然像看到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一样哈哈大笑,店里的人惊讶地齐齐望向她。

 

她用指头来回点着两人,笑得花枝乱颤,“我亲爱的安小姐,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爱情吗?你看他能为你,为你的孩子离婚吗?他连你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承认呐。” 她自顾笑不可抑,半天才擦擦眼角笑出的泪花,“哈,这个笑话可以记录到世界笑话大全里去。”说完她脸色一变,讥刺道,“这什么世道,女人不要脸地送上门,男人偷吃了连嘴都没抹干净就一推六二五。”她撇嘴啧啧有声。

 

方楚脸色铁青,霍地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走。方琳大喝一声,“你给我站住。今天你敢走,以后就永远别想见儿子。”

 

饶是方楚再沉得住气,也忍不住气急败坏道,“魏琳琳,你闹够了没有?我还有很多事,没时间陪你在这玩。”

 

斯羽本来正为方楚的否认凄苦惨痛,为方琳的羞辱无地自容,听了这话惊骇地看向身边的女人。她不是方楚的妹妹方琳,她是方楚的妻子魏琳琳!这个可恶的女人,她骗她,引她在她面前主动自白,然后无所遁形,以此作弄她。怪不得她的态度那样奇怪!是自己太笨,愿意上当。自取其辱,斯羽在心里狠狠骂自己,双唇哆嗦着说不出话,四肢仿佛被无形的绳索捆绑住了,动弹不得。

 

“现在三头六证在此,你还有什么话说?”魏琳琳逼问方楚,“你或许还是不愿意承认你的婚外情吧,没关系,我已经把她的话都录下来了,哈哈,没想到我真有做侦探的天才。”她得意地一歪头,眯眼冲着斯羽说,“你这个骚货,这下你死心了吧?还要继续坚持你所谓伟大的爱情,甘愿给他做小,生个私生子等他死了之后分他的财产吗?哼哼,其实不要脸的女人满世界都是,混个风生水起也叫本事,但有些女人即使不要脸都没用,道行太浅,眼睛太瞎,至少也要找个敢作敢当的真爷们啊。就方楚这德行,你还拿他当宝呢。真缺心眼,卖肉都没找到正主。”她不屑地摇头,夺夫之恨在快意痛斥下尽情释放。她之所以没动手搧斯羽耳光,是因为这场前两天她就开始策划好的戏完全按照她的设想进行,她内心充满掌握主动的满足。

 

两天前方楚下班之后回家看儿子,将手机忘在桌上,虽然他发现后立刻回来取,但就在这段间隙,魏琳琳看到了斯羽给方楚发的短信,从语气和称呼上她立刻断定两人关系暧昧,所以当机立断以方楚的名义回了短信,然后删掉了斯羽的短信。

 

斯羽终于从震惊和绝望中清醒,她几乎目眵尽裂地瞪着魏琳琳,“怎么会有你这么卑鄙恶毒的人。”然后她转向方楚,一字一句地说,“方楚,你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小人,我看不起你!”

 

他告诉过她他不爱他的老婆,他的婚姻是个错误。这告白曾是她的希望,虽然因为自尊和善良,她不愿意成为他婚姻破裂的推手,因而坐实插足的恶名,所以她一直等待、盼望、相信他会有担当地解决好他的婚姻问题。多么幼稚,多么自欺欺人。

 

说完她冲出必胜客,在人行道上低头疾走。与这个女人的见面和交锋从前在她的脑子里演绎过无数回,没想到其实一早就注定输给她了。魏琳琳完全有理由仇恨她蔑视她,但她不该设圈套陷害她,耍弄她,践踏她的尊严。悲伤如铁锹在挖着她的心,然后将血泪一锹锹在胸腔扬起又落下。她恨魏琳琳,恨方楚,更恨自己,这难道不是自食其果?卑微可鄙的小三的下场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可以喊打吧。她其实从做方楚情人那天起就任自己万劫不复了。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沙发  发表于: 2010-11-25  
祝各位朋友感恩节快乐!
buzz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12
精华: 0
发帖: 4518
注册时间: 2010-09-19
最后登录: 2015-01-13
板凳  发表于: 2010-11-25  
刚读完3再读4,现在比较明朗了,斯羽原来是落入骗局了。这集里斯羽表现得有个性,敢爱敢恨,开始有些喜欢斯羽这个形象了!

弦歌节日快乐!
韵依依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9254
注册时间: 2010-08-07
最后登录: 2018-01-08
地板  发表于: 2010-11-25  
节日问好歌儿才女,急着做菜Party,先把花献上,节后慢慢欣赏!!

韵依依
雪球儿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8
精华: 0
发帖: 10644
注册时间: 2010-09-19
最后登录: 2016-01-15
4楼  发表于: 2010-11-25  
佩服歌儿,我悄悄问一问,这么多的故事和情节你哪里来的?
生活经历还是。和朋友聊天得来的。。还是自己就这么编出来的。。
不敢想象。。。

祝大作家感恩节快乐

万事如意

雪球儿/球球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5楼  发表于: 2010-11-26  

自取其辱

斯羽,一个乖巧动人的妙龄女郎,毕业后在社会上也有过历练,可是情商却幼稚得像个小女生,显然智慧也差得甚远。简直就是个胸无点墨、毫无成府、自取其辱之人。可是在父母面前却又能那么得任性妄为、叛逆不孝,可悲可叹。

本来就是上不了台面的感情,不幸怀孕了,更要理性对待,妥善处理,及早息事宁人才好。可是这位安小姐却天真地返国回乡,奉子“逼婚”了。真是荒唐走板,毫无理智。

而且,爹妈举债为她筹集了留学费用,她就这样的草率行事,全然不顾爹妈的期许,甚至等于把爹妈的心放在脚下,恣意践踏、无情蹂躏。养女养个这样的女,真是父母的不幸,当爹妈的悲哀。

因此,今日的屈辱,完全是她的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

欣赏这些描写,非常有画面感又很到位:

“夕阳因为少了晚霞的陪伴,如同一个失意的旅人,在街角的小酒店喝醉了,摇摇晃晃闲逛,熏然的脸膛写满了疲倦的苍凉。

两人对峙着谁也不先开口,仿佛谁先开口谁就输了这场静默的目光的战争,

从确切知道自己怀孕到现在,一周时间,她就象坐在过山车上,急速俯冲,缓慢上升,再大头朝下,终于让她处在了失重晕眩状态。直到现在她还是不明白她怎么会怀孕,但是铁证如山,不容抹杀。“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6楼  发表于: 2010-11-27  
可怜的斯羽~~顶雪儿~~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7楼  发表于: 2010-11-29  
谢谢依依,雪球,点缀和红M!

哈,雪球,我佩服你才是,那么有激情和赤子之心。能写出那么多好诗。
故事就是故事,纵然有时是现实中的事,也已经被添枝加叶了。

点缀点评的毫不留情哈,这样的女孩确实自作自受。这是成长的代价吧。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8楼  发表于: 2010-11-29  
谢谢buzz!
喜欢你的小说。
佚名 离线
级别: 下士
UID: 27
精华: 0
发帖: 8
注册时间: 2010-09-21
最后登录: 2010-12-19
9楼  发表于: 2010-11-29  
继续追踪闻弦歌个小说。读你的小说,总是一下子就被情节抓住,一定要一口气读完。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10楼  发表于: 2011-02-24  
一口气读完了4章,很吸引人,下班回家,一会继续读。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