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11)情非得已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0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11)情非得已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新学期即将随新年来临,斯羽期待回到校园。整天窝在油腻阴冷的外卖店,时间好像被炸过太多次数的油,人也象油炸过的蘑菇一样,丧失了新鲜与活力。

 

终于盼到墙上的时针指到了十一点,想到明天就上学了,斯羽不禁口角含笑,走出柜台想关外卖店的门,这时门外晃来几个青少年(TEENAGERS)。英国有些青少年是最难缠最无理粗野的一族,他们不仅荷尔蒙暴乱,英国宽松悠闲的教育制度也使得他们精力过剩,只好到处惹是生非发泄。

斯羽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想把他们挡在门外,但他们却用手抵开门,一拥而进。她只好怏怏地走回柜台问他们要什么。

他们乱纷纷地嚷着要薯条和炸鸡球,七嘴八舌地点搭配的酱汁,斯羽低头在纸上记下,然后对他们重复了一遍,送进厨房。

老板娘从斯羽手里抢过单子,焦灼地说,“快回去把收银机锁上。”

斯羽赶紧回转来。一个头发染成红色,嘴里叨着烟的小子大摇大摆地坐在柜台上,正哗啦一声打开了收银机。

斯羽大喝,“你干什么?”抢上一步想关上收银机。

红头发的手往收银机里一插,捞出一大把硬币与纸币, “急什么,你们中国人有的是钱,借点花花。”

斯羽关上收银机,“你这是抢劫,我要报警。”

红头发握着钱跳下柜台哈哈大笑,“你报啊。”边摆手边往门外走。

斯羽跑出柜台追他,“站住。”

怎么,看上我了,要跟我一起去玩玩?其他几个TEENAGERS轰然爆笑。“来,跟我做爱去,我会让你欲仙欲死。呆会给你看看我那超级大炮,保准你满意。”红头发得意地去拉斯羽的胳膊,斯羽忍无可忍,挥手打开他的手。“哟,还挺他妈的厉害。”红头发抓住斯羽的手腕,斯羽错步想反手压下他的手腕,但他太强壮,竟然压不下去,她改用脚去绊他的腿,他丝毫未动,反被他一把搂紧,斯羽大惊失色,慌不择路下低头狠命咬他的手。

红头发啊呀一声,松开手,斯羽趁机跑进厨房操起案板上一把菜刀,老板和老板娘被她的举动吓得停了手里的活,目瞪口呆,刘娟愕然之下嘴巴开合却发不出声音,待斯羽旋风一样奔出门才奋力大喊了一声追过去。

那个红头发正气急败坏地咒骂着甩鲜血淋漓的手,见斯羽举着菜刀出来惊恐地瞪大眼睛,住了嘴,另外几个青少年也瞠目结舌。

“滚出去!”

斯羽举刀嘶喊,她的牙齿深深咬住下唇,握刀的手微微发抖,她怕红头发看出来,索性在空中乱砍着逼向红头发。刘娟操起扫把也站到斯羽身边。

红头发象被火烫了似的将手里的钱扔到地下,紧张地眨着眼急速退到门口,与其他几个人一起手忙脚乱地打开门逃了出去。

老板娘敏捷地冲过去哗啦锁上门,紧接着迅速把所有的百叶窗放下来,这才抹了一把冷汗,拍了拍惊魂未定的心脏,暗自庆幸有惊无险。她闭眼双手合什冲着柜台里供着的关公像念念有词地拜了拜。那几个索仔真把钱抢去,她也不敢报警,一是她店里有黑工;二是那帮索崽关几天后放出来 不会善罢甘休,她惹不起他们。

斯羽手里的菜刀此时才当啷掉到地下,感到心跳得如擂鼓一样,忽然全身脱力,摇摇欲坠,刘娟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她散乱的目光和刘娟担忧的目光相遇,刹那间鼻子一酸,热泪盈眶。刚才激愤的时候并没意识到的种种危险和可怕后果这时都一一涌上心头。

刘娟也红了眼睛,抱住她不住抖动的身躯安慰,“好了,没事了。没事了。”斯羽的眼泪汹涌地滚下脸庞。

“你这个女子,你这个女子,还以为你多胆大呢,吓死别人,也吓死自己。”老板娘边捡起地下散落的钱边嘟囔。

她直起腰,将钱塞进口袋,到柜台打开收银机。斯羽的奋不顾身保护外卖店的银钱,让她震惊,也让她感动,同时她又有些不知所措,这个女子太莽撞太冲动,她怕以后还会有其他可怕的事发生。

 “阿安呢,我看你别在这做了,那几个小子可能还会回来找你报复。我多给你一周的粮,你再找别家做啦。”

“老板娘,能不能。。。”刘娟想替斯羽求情。

老板娘停下数钱的手白了刘娟一眼,“阿娟,你不明白吗,我是在为她想啦。我临时找个counter也不容易,可是很危险的啦,那些鬼仔都无法无天,她一个年轻女仔再在这里做下去早晚要吃亏的啦。”

刘鹃觉得老板娘说得对,只得问道,“老板娘,能让阿安在这多住两天吗?她要花时间找房子。”

 

老板娘转头,“这个——没有多余的房间,如果明天新人来,那张床要给新人住。不过,阿安要愿意可以打地铺。唉,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象你这样的女仔。谢谢你肯为我的店拼命,但我告诉你一句真心话,下次可别这样啦,命比钱重要。”

 

斯羽机械地点头,其实她当时并不是为了保护老板娘的钱,为了什么,她自己现在也糊涂了。可能是太恐惧了,也可能是为了保护自己。

 

“阿安可以和我挤一张床。”

 

“那好,尽快找别的地方,出入小心,提防那几个索仔报复。索仔杀人伤人的案子很多的啦,前些天不是还有个人在酒吧停车场被他们杀了。都是亡命徒。”老板娘害怕地眨着眼说,斯羽面无表情,刘娟连声替斯羽感谢老板娘。

 

“厨房有薯条和炸鸡肉球,你们去吃啦,压压惊。”

 

刘娟望向斯羽,斯羽摇头,刘娟说,“那我陪你一起上楼。”

 

斯羽擦干眼泪,“不用,娟姐,我自己上去就好了。”

 

进了房间,斯羽一头扑到床上,泪水再次汩汩地流出来。刘娟在楼下干完活拿着斯羽的热水袋上来,见斯羽用双臂蒙住脸,合衣在被子上缩成一团,连忙给她倒了一杯热水。

 

“小安,别难过了,来喝点热水,洗洗再睡。这样躺着该感冒了。”斯羽不动,她又说,“如果你不洗,我也洗不了,快,听话。刘姐这就给你挂电话找人问工找房子。”

 

斯羽只好从床上起来,垂头接过杯子喝了一口,默默地拿了洗漱用具,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她。

 

刘鹃摇手嗔怪,“你刘姐这点钱还花不起?!你不告诉小陈一声吗?”斯羽摇头。

 

“你这个孩子,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刘鹃边说边给她认识的朋友挂电话,

 

斯羽匆匆洗完,陈宣的例行电话来了,斯羽心不在焉地和他说着话,陈宣察觉她情绪低落。

 

“你没事吧,是不是老板娘欺负你了?那些香港人没一个好东西,别把他们当回事。”陈宣沉吟了一下,“我本来想一切都办妥了再告诉你,给你个惊喜,但还是提前说吧,我买了个外卖店,正在办过户手续,办完后简单收拾装修一下就开业。”

 

“噢,好,祝贺你!”斯羽依旧提不起精神。

 

刘鹃正要去洗漱,听到这话回身问斯羽有什么好消息,斯羽告诉了她,她不由分说地抢过斯羽手中的电话,“小陈那,太好了,你真伟大!我这正为小安发愁呢,她被老板娘炒了。”

 

“刘姐!”斯羽叫道,想从她手里拿回手机。

 

刘鹃冲斯羽扬了扬下巴躲开她的手,“哎呀,都这个时候,你不让小陈帮你让谁帮啊。”她责备斯羽,又对着话筒里的陈宣说,“小安不愿意给你添麻烦,我把她当亲妹妹,所以对你就不讲客气了,自做主张一把。小安还在瞪我,你俩说吧。”刘鹃将电话塞回给斯羽。

 

陈宣欣喜若狂,看来老天终于有眼,天遂人愿。除夕夜陈宣与斯羽例行完成每日的通话后,忽然想起自己忘了告诉斯羽要去送特意在唐人街给她买的小点心,就再次拨斯羽的电话,但电话没人接,他只得挂刘鹃的电话询问,得知斯羽和GEROGE去特拉法尔加广场了,嫉妒立刻如一只小蛇嗜咬他的心,让他的心又痛又麻,他不由自主去了斯羽打工的外卖店。两个小时后,他看见斯羽和GEORGE自车里下来,GEORGE目送斯羽进门,象是累极了一样趴在方向盘上好久,才忽地开走车子。由于开得太快,车轮在地下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这声音象一把荆棘扎在陈宣身上,他几乎从座位上跳起来。他与斯羽的关系一直停滞于拉手阶段,陈宣无数次想亲吻斯羽,但斯羽总能借故避开,两人间一直温度不够,甜度欠缺。 

 

陈宣的眼前又浮现出圣诞夜GEORGE在他家与斯羽款款而谈的情景,他带去的潘趣酒斯羽曾赞不绝口。他的耳边仿佛响起斯羽的声音,“PUNCH 就是《大卫。科波菲尔》里米考伯先生爱喝的那个酒吧,听说圣诞红酒也不错,红酒中加入红糖、橘子皮、肉桔、桔仁、葡萄干等作料,然后在火上一边加温一边搅拌,不让它煮沸,最后淋上一点伏特加。”更可气的是那小子听了斯羽的话之后真的开车回家拿来做圣诞红酒的所有材料,与斯羽一起在厨房兴致勃勃地炮制出圣诞红酒。味道应该不错,可是他一滴未动,仿佛一滴入口就表示他输给GEORGE一样。两人的外形多么登对,那小鬼佬笑起来真是满室生辉,自己却样貌平平无奇,更没那小子半点幽默,不会逗斯羽笑。

 

在强烈的危机感驱动下,他终于下定决心辞职自己做外卖店。没有足够经济实力买下店面,就先租个店做。不过,他对外一律宣称自己买下了一家店。

 

“安安,你明天,不,我这就去接你到我这来,正好和你商量商量装修的事,你不是学过画画吗,帮我参谋一下墙刷什么颜色,开业前太多事要做了,我一个人真是焦头烂额忙不过来。你看怎样?”

 

陈宣这样一说,倒不象斯羽走投无路,反而是他需要斯羽帮忙一样,斯羽要拒绝也不好意思了。听到陈宣在电话那头兴高采烈地欢呼,斯羽也不禁莞尔。他名义上毕竟是她的男友,她即使向他求助也理所当然,这还有什么质疑的。除夕夜那天她不就是这样告诉GEORGE的吗?

她仿佛又看到GEORGE变成汪洋一样的蓝眼睛,荡漾着蛊惑的力量。她到如今还奇怪,她居然在那刻感到GEORGE对她的强烈吸引,可她还是竭力摆脱了那股身不由己的力量。她觉得那充其量像被一朵奇异的花或一幅迷人的画打动,印象深刻而强烈,但不属于现实,更不属于她。

去旧迎新的钟声完毕,曲终人散,斯羽也恢复冷静清醒。她终于从GEORGE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

她直视GEORGE,“GEORGE,谢谢你的话,但是,GEORGE,我忘了告诉你,我有男朋友,你去过他的家,他叫陈宣。”

“他,是你男朋友?我不相信,你们根本不象男女朋友。”

“信不信是你的事。总之,我从来把你当成一个小——朋友。

SYLVIA,别总说小字,这对我不公平。即使你不爱我,但至少让我与你平等相处,是平等的朋友,别总用小字——侮辱我。”GEORGE脸都急红了。

“对不起,GEORGE,我没有那意思。”

“我明白你什么意思,无非是强调我比你年轻,想以一个小字就完全否定我,好加强你不爱我的决心。你不是读过《简爱》吗?年龄不是爱情的障碍,障碍来自你的心。你忘了你在舞台上和我亲吻,我说爱你,你也当着全场人的面回应说你爱我。就是在那一刻,我意识到我早已爱上了你。”GEORGE连珠炮似地说。

怪不得PHEOBE扑上台去打她,原来她酒醉忘形,行为不羁,竟然与George亲吻,还说了爱George的话,真是咎由自取,斯羽感到了严重性。

GEORGE,那天我喝多了,我根本不记得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如果真说了那样的话,”她垂下头,“也是酒后口无遮拦,神经兴奋过度。”她面无表情,“我为那天的话道歉。忘了它吧。事实是,我并不爱你。”说完她转头就走。

GEORGE追上来,“我不需要你的道歉。”GEORGE赌气道,“你连自己的心都不懂,更不愿正视。你残酷,对自己和别人都很残酷。”

斯羽觉得GEORGE的指责很可笑,她自己的心,她当然比他这个毛孩子懂。她残酷,哈,她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说她,斯羽一甩头疾步向前不再理他。GEORGE虽然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但也知道自己说得有点太过分了。可难道这是他的一厢情愿,是他的错觉,不,她刚才的目光告诉他,她也爱他。

George不敢再辩白,他追上她,“对不起,SYLVIA,是我发昏了,把我的话当成胡言乱语好了。”他拉住她的胳膊,“我们还做好朋友,好吗?”

“我能相信你吗?”斯羽审视他。

“当然。”GEORGE肯定。“如果我再——像今天这样胡说,你就永远别理我了。怎样,成交?”GEORGE举起手。

“你确定?”斯羽逼视他的蓝眼睛。

GEORGE点头,斯羽和他击掌。“还有,你愿意参加我的乐队吗?我们与一个酒吧签订了合同,周末去演奏,有报酬。”

 “谢谢你,我现在的工作挺好。”这孩子根本不死心,斯羽觉得有必要把话再说清楚一点,“GEORGE,我们俩,除了朋友真的没有别的可能。不说年龄差,你喜欢做的我都不喜欢,同样,我喜欢的你也不会感兴趣。你对我的感情,不过是对异族文化的好奇和新鲜罢了。”

“你知道我喜欢什么吗?”GEORGE将手插进裤兜里,他的外套给斯羽给斯羽穿了,单薄的长T恤早被雪花打湿,但依然毫无瑟缩之意。

斯羽耸肩,“无非是电脑游戏,我一窍不通;足球,我不喜欢;日本动漫,我没兴趣;喝酒,我更不在行。”

“你连我喜欢什么都不清楚就如此武断地臆测。我很少玩电脑游戏。无论如何,不管那些,我们都喜欢音乐。你为什么无视我们也有共同爱好,专找那些不同?”

斯羽张口结舌,她就不应该相信他的话,“GEORGE,你。。。”

GEORGE垂头丧气,“好好好,我犯规了。不和你争了。对不起。”

以后再也不和他单独出来了,斯羽想,难道这个大孩子真的爱她吗?怎么可能,他不久之前不是还爱着PHEOBE吗?他这个年龄怎能懂得爱是什么。

刘娟见斯羽呆呆出神,忍不住出言提醒,“小安,想什么呢,来,我帮你收拾东西,一会小陈不就来了吗?”

斯羽无奈地一笑,“嗯,谢谢娟姐。”

她将枕下的书先拿出来放到背包里,下意识地在房间里走了一圈,仿佛不知道先收拾什么才好。

 

刘鹃看出她的不安,“你也不用上火,反正这个时代都是先同居后结婚的,也没什么不好的,同居才能了解清楚,如果合不来,——就分手呗。省得象我们那时侯,剜到筐里就是菜,后悔都来不及。就说我吧,我和你姐夫是人家给介绍的,他人是挺好,我们相处得也不错,可就是因为他是他们家最小的,很多方面不成熟,不会干活,家里都得我手到才行。我这一走,我老公不是周末带着我女儿去他父母家蹭饭,就是给我女儿煮方便面。要不就是带孩子到饭店吃,真是。。。”刘鹃摇头,想到岂止在饮食起居上老公做得不够,其他方面一样不上心。女儿正值青春期,时而叛逆,时而颓丧,情绪变化大,她老公却一味强行压制。她每次挂电话回去,两人都分别向她诉苦,害得她打工都不专心。“公婆倒是偏心他多一点,但公婆身体不好,你姐夫孝顺,总得搭钱。妯娌又多,整天生事。尤其一到过年过节的,一大家子人本来挺热闹的,可每次都不欢而散。小陈多能干,里里外外一把手,家里就一个结婚的弟弟,父母都是中学老师,才退休,家里根本没负担,如果你跟他成了,真能结婚,肯定没丁点麻烦。姐是过来人,这是经验之谈。”

 

斯羽让刘娟说得感慨万千,结婚简直跟蜘蛛结网一样,牵扯甚多,“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呢,我将来自己过。”

 

“尽胡说,哪有女人一辈子不结婚的。”刘鹃叠起床单,忽然神情扭捏,“那什么,小安,能不能和小陈说说让我也去小陈的店,我是熟手,而且大家相处得好,干活也愉快。”

 

“嗨,刘姐,刚才还说是我亲姐呢,这会又把自己当外人了?”斯羽打趣,“我和陈宣说,他要是不同意你去,我也不去,怎样?”

 

刘娟笑了,“那哪行,小陈会恨死我的。”

 

斯羽摇头,“怎么会?我不去自有别人去。”

 

“小安,别总这样说,小陈他爱你,事事以你为重,我看得出来。”

 

爱人与恨人都是很累的一件事,可没有爱恨,生活又似乎象菜肴没放盐一样寡淡无味,斯羽吁了口气,转移话题,“来了以后也没觉得买什么,不知怎么箱子越来越重。”

 

“我帮你拎下去。哟,真挺沉。”刘娟放下箱子,“我恐怕也不行,让小陈上来拎一下吧。有些活就是离不了男人。”

 

斯羽走到窗前看了一眼楼下,陈宣的车子已经泊在那了,她叹口气,给他挂电话。

 

 

雪球儿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8
精华: 0
发帖: 10644
注册时间: 2010-09-19
最后登录: 2016-01-15
沙发  发表于: 2010-12-20  
先问候歌儿大作家,
祝你圣诞新年快乐!!


 
雪球儿/球球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板凳  发表于: 2010-12-20  

“温度不够,甜度欠缺。” 斯羽与陈宣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对能够发展成情侣的人。都是因为斯羽的处境艰难,陈宣才有机可乘,得以近距离靠近斯羽。这样建立起来的关系经受不住感情的质疑,充满了脆弱与变数。

斯羽离开了方楚,依然还处在危险的感情包围之中。有心去躲,却躲不过因生活所困而带来的无奈。由此可见,情非所愿却还要去面对,那是多大的人生不幸与心理摧残啊!看来命运给予斯羽的煎熬与磨粒还远没有结束。

想到斯羽对母亲的粗暴与不耐烦,对于她在面对危险时所作出的举动就好理解了。她是一个越有压力越能放开胆量的人。这是她第二次被餐馆老板劝退了。第一次是因为对大厨的极端无礼以牙还牙。这两次的血性反应都说明斯羽生身上有可贵的精神与品德,无可厚非。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南明离火 离线
级别: 中级士官
UID: 338
精华: 1
发帖: 18
注册时间: 2010-12-14
最后登录: 2012-06-06
地板  发表于: 2010-12-20  
顶你没商量。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4楼  发表于: 2010-12-20  
赞雪M~~顶!偷偷告诉你哈,从头到尾就不喜欢陈宣,烦他~~呵呵~~

雪M圣诞快乐!新年好!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5楼  发表于: 2010-12-21  
谢谢点缀悉心点评,谢谢红M的花。
火弟的顶不合格哈,字数太少,哈哈。

预祝各位圣诞快乐!
佚铭 离线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345
精华: 0
发帖: 64
注册时间: 2010-12-19
最后登录: 2012-09-10
6楼  发表于: 2010-12-21  
如果天下有情人都能成眷属,世界就会变得很枯燥,而文学作品也可能会减少到不到现在的十分之一。但不知人们信不信,有情无缘是错、错、错,无情有缘是莫、莫、莫,而有情又有缘呢?可能是扯、扯、扯。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