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19)陈年往事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1-01-20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19)陈年往事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安行章回来这天是个阴雨天,王海洋一定要开车送斯羽去接安行章,宋茹本不想去,但当着王海洋不好意思表示出来,只得跟着一起去了。安行章除了精神有些萎靡,并无大的变化。

 

王海洋想给安行章一个好印象,建议道,“我在梅龙镇订了个包房给伯父接风洗尘,伯父如觉得身体没问题,赏个光吧。”

 

安行章刚想拒绝,宋茹却接道,“好啊。海洋这些天东跑西颠的累坏了,我们正应该好好答谢,这顿饭就由我们来请。”安行章只得点头附和。

 

几个人坐定,客气一番,举杯布菜。安行章得知王海洋是斯羽的朋友后,心中戒备,对王海洋委婉地盘问。

 

“王总的公司做什么生意?”

 

“伯父,叫王总我承担不起,您还是叫我海洋吧。我公司主要做建筑材料,做很多年了。都是托我父亲的福,他介绍了不少朋友。其实我自己倒没什么大能耐。”王海洋坦率地说。

 

“呵呵,你太谦虚了。你肯定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我正和小羽商量要在英国开个公司呢,以后小羽就是公司主力了。我不会英文,一切都靠她了。小羽才是真正有能力的人。”

 

安行章惊讶,小羽?她能行吗?”

 

宋茹有心与安行章做对,“有什么不行的,这次不都是小羽出面奔走,你才顺利过关吗?”

 

安行章沉下脸不再出声,王海洋连忙给他倒酒打岔,说起建材市场种种新兴材料,环保不环保之类的,安行章缓和了脸色,和王海洋边让酒边漫无目的地聊,酒过三巡后,他推说自己有些疲劳,和王海洋干了最后一杯酒,示意宋茹结账。

 

王海洋拦住宋茹,“伯父,伯母,账早结完了。”

 

宋茹说,“海洋,我可要批评你了,说好我们请嘛。那过两天我们再请,你一定要去啊。”

 

安行章坚持他们一家叫车回家,王海洋力争不果,只能听从。临上车前,安行章对王海洋说,“海洋啊,不是我不相信小羽的能力,实在是她一个女孩子,又太年轻,主持不了一个公司大局,你还是找个有经验的人去做比较好。而且,小羽以后也不一定再回英国留学了。”

 

王海洋微笑,唯唯诺诺,不与安行章争辩。

 

宋茹抢白,“小羽怎么不行了,我看小羽没问题。现在多少女强人都和小羽年龄差不多。”

 

安行章忍无可忍,拧眉怒道,“我说不行就不行,我不让小羽做。”

 

宋茹白了他一眼,“你不让她做,她就不做啊,这得由她自己决定。

 

斯羽被两人不分场合的争执弄得异常尴尬,涨红了脸说,“爸,妈,请你们快上车回家。”两人这才住了口,分别上车。斯羽气呼呼地关了车门,塞给司机二十块钱,“云起苑小区。”

 

“哎,你怎么不上来?”安行章和宋茹同时喊道。

 

斯羽不理他们,不耐烦地催司机,“还愣什么,快走啊。”司机发动了车子。

 

斯羽再招手叫车,王海洋过来说,“还叫什么车,现成的司机在你身边候着呢。去哪,包送包接,为您服务,随叫随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望您满意。”他半躬了身子做了个请的姿势。

 

斯羽心中烦乱,一言不发,耷拉了脑袋转身就走。王海洋跟上来,陪笑道,“哎,干嘛不理人,我又没得罪你。”

 

斯羽跺脚吼道,“你让我静一静好不好?”

 

王海洋收起笑容,有些愠怒,“好是好,可你忘了你说过的话了。”

 

斯羽斜了他一眼,“什么话?”

 

王海洋脸上现出耐人寻味的神色,“你说过事成之后要报答我。”

 

斯羽心头一沉,对,她忘了,她是做好准备舍身救父的,现在讨债的来了。佛说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她眯起眼睛狠狠剜了王海洋一眼,本来渐渐对这张方头大脸不再持偏见,但此刻方觉仍然那么面目可憎。

 

她翘起下巴,咬牙切齿道,“好,没问题。走吧。”

 

王海洋喜出望外,“到哪?”

 

斯羽面无表情,“假日酒店。”

 

出租车在斯羽的命令下一启动,宋茹与安行章就异口同声让司机停车,但车子已经驶入主路,前后左右全是车流,如飘摇在汪洋大海上的小舟一般无法即时靠岸,两人扭头往回看,已看不到斯羽的身影,不禁沮丧地叹气。宋茹拉长脸,一言不发。安行章也皱紧眉头,目视前方。

 

到家后,安行章走上楼,无力地跌坐在书房的单人沙发上,仰头闭上眼睛。这两个月来的软禁生活他想了很多,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所谓工作中,所谓事业上,不过是颗棋子,被人放到那个位置才有意义,一旦被丢弃,工作与事业也象层衣服一样被扒掉,只剩自己这个没用的躯壳——空空如也。原来为之奋斗,为之依赖和自豪的成就、荣誉、优秀,不过是镜花水月。他的心空荡荡的。

 

现在与将来如飞沙被吹散,往事像窗外的夜色一样包围了他,可是又像夜色一样沉暗模糊,看不清楚。忽然,如同一轮明月升起,他的心中跳出一个人的名字,照亮了幽暗的往事,被遗忘的梦想象泡在热水中干枯的菊花一瓣瓣舒展,散发出氤氲的清香。他站了起来,眼中闪出光芒。生活中还有一些被埋藏的种子,依然蕴藏着生命与活力,如今它已经破土而出。

 

宋茹本想一回来就跟安行章好好算账,但心头一直燃烧的怒火好像已经把所有力气烧尽,腿脚不听使唤,连喊叫的力气也集聚不起来,不得不躺倒在沙发上。习惯地打开电视,眼睛呆滞地落在屏幕上,看见的却是自己和安行章的高中时代。

 

安行章是从附近一个小城走后门来到她所生活的小镇上一所重点高中寄宿学校的。他高大英俊,气质不凡,爱穿白衬衫配不同颜色粗布裤,与其他土气的同学截然不同,很多女生包括宋茹都喜欢他,因他擅长体育,随和慷慨,男生和他也不错。那个年代的孩子喜欢谁都是偷偷埋在心里,她直觉他对她也有好感,因为偶尔两人眼神碰到一起,他的目光会变得格外明亮。高三后半年,可能学习太紧张了,一些胆大的同学有时会双双偷偷溜出去看场电影,散个步什么的。安行章在一个星月满天的晚自习后,塞给了宋茹一张纸条,她心跳如鼓地赴约,与他散步十分钟,除了互相打了声招呼再无别的话,然而他们的心都被一种全新的感情激荡,仿佛肋下生出翅膀,振翅就可飞翔。他们从那天起心照不宣地守护着这份秘密情感,直到考上同一大学才公开了恋情。

 

她闭上眼睛,朦胧中好像回到初恋时光,那是多美的时光啊,那时的她多么活泼开朗,那时的生活多么阳光灿烂,她和安行章对未来的生活曾经充满了多少美好的想象。她迷迷糊糊堕入梦境里。吊灯骤然亮起,惊醒了她的沉迷,她眯起眼睛,一时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安行章坐到另一只沙发上,“小茹,你没睡吧,我想和你谈谈。”

 

迷梦消散,现实象骤然亮起的灯光一般刺目,她和安行章曾经甜蜜的爱情早就遥远如隔世,宋茹脸上淡淡的微笑迅速隐没,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缓缓坐起,感到喉头干涩,心里说,“我还没找你,你倒先来找我了。”

 

“小茹,我知道这些年委屈你了,我忙于工作,家里的事都是你操持,让你辛苦了。”宋茹撇嘴,他以为几句好话就能打动她吗。“我脾气不好,你跟我在一起一直不开心,更别说什么幸福了。现在小羽大了,我们也该考虑考虑自己的生活了。”

 

宋茹蹙眉瞪着他,他什么意思,考虑自己的生活,他想干什么?

 

“小茹,我们离婚吧。”

 

宋茹的耳朵嗡嗡响,仿佛没听明白安行章的话,“什么,你说什么?”

 

安行章清了清喉咙,坚决地再次说道,“让我们离婚吧,我们早已不再相爱,何苦待在一起互相折磨。后半辈子也许没有前半辈子长,但让我们都试着为自己活一回。”

 

宋茹终于听清了,安行章说的每个字,都如一根针刺进她的心,她以为自己的心早死了,不,它死而不僵,还有感觉,还会流血。

 

她脸色发青,哑声道,“你终于说出你的心里话了,为自己活一回,你不是早就在为自己活吗?你为我和小羽活过吗?离婚,你从和我结婚那天起就想着离婚吧?小羽真不该出生,如果没有她,你不早就和那个女人双宿双飞了吗?你是不是还认为自己很伟大,没有最终抛弃我们母女?当时学校开除我的时候我真应该说出你是小羽的父亲,这样我们就可以成为同命鸳鸯,也许有可能因为同病相怜,换到你的回心转意。”宋茹神经质地放声狂笑,双手拍打着沙发,眼中放射出狂乱的光芒,“我们早已不再相爱?为何时至今日还不敢说是你移情别恋,妄想始乱终弃,可惜,小羽阻挡了你。真不知道是天可怜我,还是天毁了我!”她捂住胸口急促地喘气,“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和那个苏雨心又鬼混到一起了,或者你俩根本就没断过。她现在离了婚,当然你也要离婚报答。可悲的是我还蒙在鼓里,巴巴地跑去看你,没想到哇,竟然在宾馆大堂碰到了苏雨心。你们是不是也太急不可耐了,太不把人放在眼里,太不要脸了!”

 

安行章刚想分辨,宋茹抬起脚狠命踹向茶几,玻璃茶几哗啦一声四分五裂,一块锋利的碎片扎在宋茹脚背,鲜血顿时流淌下来,但宋茹恍若未觉。她的声音陡然战抖如风中树叶,“一年,整整一年,小羽是见不得人的私生子,我是厚颜无耻的未婚妈妈,赖在父母家里,不敢走出父母家门半步。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吗?父母及兄弟姐妹的痛恨及白眼,邻舍的议论和耻笑像一块块石头,睁开眼睛就砸向我。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我没脸上桌,躲在屋子里等他们吃完才蹩进厨房偷摸吃几口。最怕的是小羽半夜哭,这孩子难带,晚上一小时一醒,我整夜不敢睡觉,她一张嘴要哭我就赶紧用乳头堵住她的嘴,怕家人咒骂。心情不好,奶不够,乳头被她吸出血来,不碰都钻心的疼,我的眼泪都哭干了,很多次都想抱着她一起跳河死了算了。”她逼近仓皇愧疚的安行章,“你,你为什么不让我当时痛快地跳南湖,为什么要拦着我?为了你的良心?哈哈哈,鬼才相信你还有良心!不外是怕我死了,我们家人跟你没完!

 

太阳穴上的青筋暴起,一头扎到安行章身上,声嘶力竭地嚎叫,“我恨你,是你毁了我的一生!你想离婚甩开我,没门!”

 

安行章一动不动任宋茹歇斯底里地撕打。这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当初与宋茹在高中两情相悦,在大学相爱,没想到相处久了,与宋茹龃龉渐多,两人的思想和个性冲突很大,但两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他不能始乱终弃。这时苏雨心出现了,他身不由己爱上了她。为了她,他宁愿冒天下之大不韪,然而,和宋茹提分手不久她就有了身孕,当年的他除了惊慌失措,惶惶不可终日外,不知应该怎么办,直到宋茹怀孕七个月的时候被学校发现,将还有半年就毕业的宋茹开除了。

 

安行章无奈地仰脸看天花板,忽然怔住了,接着脸色大变,对宋茹叫道,“住手,住手!”他抓住宋茹的手,把她甩到一边,踉跄地走向门口,“小羽,小羽!”

 

斯羽的面孔象一张白纸,整个人如冰雕一般散发凛人的寒气。她是在宋茹踢碎茶几的时候进来的,茶几破碎的声音掩盖了她的开门声。

原来她是个私生子,是她父母不幸婚姻的罪魁祸首,是她耽误了他们两人的幸福!他们俩一直是为了她在牺牲!这个世界真荒谬!她无意识地倒退向客厅,手捂在嘴上,仿佛在阻挡一声积蓄的嘶喊。他们俩一定很痛恨她的存在吧?!

“小羽,听我说!”安行章伸出一只手。

斯羽不停地摇头,眼泪纷纷洒落。“不,不,我不想听!”然后她猛然转身,拉开房门冲出去。

“小羽!等等!”安行章冲到门外,在她身后叫道,随即身体摇晃了几下,轰然倒下。

 

安行章躺在地下全身无法动弹,也说不出话,只有一双眼睛还在快速地眨动,目光里充满焦灼和混乱。宋茹惊叫了一声俯身察看,手忙脚乱地掐人中,捏四肢,但安行章依旧全身僵硬。她慌忙拨打120,然后解开他的衬衫,用毛巾擦他汗津津的前胸和额头。她知道安行章有高血压,可高血压也不能这样啊,“这到底是怎么了?”她失魂落魄地自言自语,见安行章嘴唇不断张合,以为他也许口渴,急忙跳起来到厨房倒了杯水,可喂到他唇边的水全部淌下来。

 

宋茹跪在安行章身边心急如焚,声泪俱下,“行章,都是我不好,我昏了头乱说,你别生气别着急了。放松一下,看能不能动。”

 

安行章呜呜有声,宋茹明白安行章想说什么,“行章,放心,我这就给小羽挂电话去。她不是个孩子了,你别担心!别担心!她不会有事。”

 

宋茹焦灼地握着话筒,斯羽不接电话,她只得安慰安行章说斯羽去牧歌了,很快就赶回来了。她给牧歌挂电话,请她帮忙找斯羽并转告斯羽安行章生病,叫救护车去医院抢救了,牧歌连忙答应。

 

斯羽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半夜了。牧歌是在一间酒吧里找到她的,她和王海洋都喝得半醉,斯羽将伴唱的人撵到一旁,正拿着话筒唱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看见牧歌就把自己的酒杯送到她唇边嚷着干杯。牧歌二话不说拉她就往外走,她却象个孩子似地抓住沙发扶手挣扎。牧歌只好要了一瓶矿泉水,兜头浇到她头上。王海洋见了冲过来扯牧歌,被牧歌没好气地扒拉到一旁。她给学生上课上到一半就扔下跑出来,一间酒吧一间酒吧地找,找了几个小时,她真是又担心又生气。

 

她冲着满脸是水的斯羽喊,“醒了吗?你爸生病住院了,你还在这耍酒疯!快跟我去医院。”

 

斯羽被冷水淋得打了个激灵,酒意已醒了大半,听了牧歌的话,愣怔地睁圆眼睛,“什么?我不信。”她以为牧歌的话是宋茹和安行章骗她回家找的借口。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走!”牧歌拖着她的胳膊往门外走,“有什么事值当你跑出来随便找人喝酒耍刀?你没朋友,啊?我不是你朋友,是不是?要耍也一起耍呀!”她边走边气急败坏地叫。

 

牧歌不理王海洋在后边叫她们,招手叫住一辆出租车,将斯羽塞进去,自己也挤在她身旁。“师傅,请快点开!”她柔声吩咐。

 

斯羽坐在车里默默地流泪,牧歌也湿了眼眶,她直视前方,看也不看斯羽一眼,自己也不知道是跟斯羽赌气,还是跟自己赌气,窗外五彩的霓虹灯交替着从她们脸上掠过,像是要抹掉她们肃穆的神情,添上一些快乐的色彩。牧歌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一包纸巾,嘶拉打开,扯出一张来,转头去擦斯羽脸上的泪。斯羽立即搂住她的脖子,泪雨滂沱,牧歌抱住她,拍着她的背。

 

“朋友就是拿来这样用的,知道吗?告诉你,这些天,我就看着你有气,老跟我装出开心无限的样子,问你在英国怎样你都说好。你以为我弱智,看不出来还感觉不出来呀?刚去的时候你还跟我在MSN诉苦,后来邮件就跟报纸标题一样简短不实了。然后莫名其妙地把五千英镑寄给我,让我帮着还那人。我替你还了。OK? 我不问,我自觉。另外你真跟他分了我心里也痛快。前些日子我梦到你,就买了张卡给你挂电话,挂到你住的地方,那个叫陈宣的人说了你一大堆坏话,被我狠狠地骂了一顿。然后我挂你手机结果你手机不通,我都担心死了,后来你就给我挂电话问你爸的事。你回来了,我以为你早晚会跟我讲讲心里话,可是没有。嗯,我理解,你回来是为了伯父的事,自然没心思讲自己。可伯父的事也了了,你还是闷着。真想给你几脚,跟你割袍断义。你就不知道我会担心你吗?你这没良心的家伙!”斯羽听得泣不成声,眼泪将牧歌的肩头都湿透了。牧歌打住话头,哄道,“好了,不哭了,再哭我也跟你一起哭了。司机会以为咱俩有病或是LESBIAN呢。LOOKHE IS WATCHING  US FROM THE MIRROR。”

 

斯羽离开牧歌肩头,坐直了身子,擦干泪水,“牧歌,谢谢你今天的话。你别着急,以后让你烦的时候有的是呢。我已经准备好把这一年的垃圾都倒给你了,到时候你别。。。唉,生活,真的挺难说的。也许,我给你讲了,你会鄙视我的!”

 

“你不讲我更鄙视你!相信我,不会做我们友谊的叛徒。”牧歌握住她的手,“你尽管倒吧,无论什么,我会有选择性地回收,保证做到环保。”

 

生命中的友谊,也象爱情一样,可遇不可求。因为真正的朋友,从来都充满心灵的共鸣,精神的相契,也因此才可以随时都可以伸出手无私地给予,帮助,甚至相救于水火。真正的友谊象阳光和雨水,让生命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生命也因为拥有这样的友谊,而更趋向坚定强壮,更为美好,富足。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沙发  发表于: 2011-01-20  
宋茹的恨让她失去理智,伤害了斯羽,也伤害了自己!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山雪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279
精华: 0
发帖: 149
注册时间: 2010-11-19
最后登录: 2012-12-31
板凳  发表于: 2011-01-21  
赞真正的友谊!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地板  发表于: 2011-01-21  

斯羽心头一沉,对,她忘了,她是做好准备舍身救父的,现在讨债的来了。佛说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她眯起眼睛狠狠剜了王海洋一眼,本来渐渐对这张方头大脸不再持偏见,但此刻方觉仍然那么面目可憎。她翘起下巴,咬牙切齿道,“好,没问题。走吧。”

安行章能够获得自由是令人高兴的。可是我为斯羽哭泣!

宋茹是可怜的。在错误的时间恋爱,怀孕,生女,一步错,步步错。以至于到了今天什么都没有,只有苦毒,只有怨恨。

安行章是可悲的。机会都在他手上,他却没有利用。二十几年过去了,那个曾经让他迷恋的佳人,成了他十足的冤家对头。

始乱终弃,是一句很难听很严重的话。不可始乱终弃,又成了高悬的剑酿成了更多的苦酒悲剧。安就是一个这样的牺牲品。可怜他双规中可以大难脱身,却中风于回家后的当晚于妻女面前。

官场上要置他于死地的对手没做到的事情,他的妻女做到了。归根结底都是他不幸的婚姻与家庭造成的。是因为他始乱,又没有终弃造成的。自己酿的酒,当然要自己喝了。

牧歌的情谊感人泪下。她多真诚多善良啊!她在出租车上的话,足可以让一切动辄我标榜以情义为重的人汗颜。

更在斜阳外却是这么得悲楚,这是始料不及的。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贴心宝贝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94
精华: 0
发帖: 1914
注册时间: 2010-10-03
最后登录: 2015-07-21
4楼  发表于: 2011-01-21  
恩,很好看,好不好给上篇加个连接呢,方便错过开头的同学们考古补课呢。

雪球儿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8
精华: 0
发帖: 10644
注册时间: 2010-09-19
最后登录: 2016-01-15
5楼  发表于: 2011-01-22  
周末了,静下来读你的小说,了解不同人物的性格和命运,
读小说是很好的休息。。在这样的休闲中。。你的至理名言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敬佩歌儿大作家

周末快乐

雪球儿/球球
韵依依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9254
注册时间: 2010-08-07
最后登录: 2018-01-08
6楼  发表于: 2011-01-22  
歌儿写得精彩,为几个人物的命运而牵挂着。。。 欣赏歌儿的文笔和构思!!
周末快乐!!


韵依依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7楼  发表于: 2011-01-24  
多谢山雪,小点,宝贝,雪球和依依!

宝贝,别笑我,我不会加链接啊。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8楼  发表于: 2011-03-06  
生命中的友谊,也象爱情一样,可遇不可求。因为真正的朋友,从来都充满心灵的共鸣,精神的相契,也因此才可以随时都可以伸出手无私地给予,帮助,甚至相救于水火。真正的友谊象阳光和雨水,让生命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生命也因为拥有这样的友谊,而更趋向坚定强壮,更为美好,富足。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