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20)风波迭起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1-01-24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20)风波迭起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ICU拥挤不堪,除了排列很密的病床,各种医疗仪器,还有陪伴的亲属和陪护,不时过来查看的医护。斯羽见宋茹殷切地守着安行章,脸上依然有泪痕,鼻子一酸,眼睛模糊了。恩怨只有到这个地步才能了吗?宋茹的话又回响在她耳边。真没想到循规蹈矩的父母,竟然也有不羁的过去,她竟然是未婚生子。怪不得母亲一直怨声载道,一定为此吃了不少苦楚,而父亲对这苦楚并没放在心上。

 

王海洋很快也随后赶到,张罗给安行章转到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但四院的医生忠告他们中风病人在观察阶段不要轻易挪动,等病情稳定再做考虑不迟。王海洋听后只得作罢,将斯羽叫到一旁,从怀里拿出一摞钱,递给她。

 

斯羽愣了,“干什么?”

 

“这还用问吗,进了医院就是花钱如流水了,尤其是中风,我一个朋友父亲中风,几天就用了几万,但最后还是半身不遂。不过,看你父亲的情形是小中风,不太严重,发现的又及时,应该没大事,你别担心啊。”

 

斯羽叹气,希望父亲恢复如初,钱真是太重要了。这次向牧歌和她父母一共借了二十万,给王海洋十万,三十万归还给父亲朋友。她留学掏空了家底,母亲省吃俭用这一年多说能攒上万块而已,医疗费可能真会成问题,但她还是本能地推拒,“我自己会想办法。”

 

王海洋脸一沉,“怎么,你到现在还不把我当朋友?”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反正我不——要不,算你借给我的,这是多少,我写个借条给你。”

 

“你这人最烦人的地方就在这,小家子气。四海之内皆兄弟,你知道不?”王海洋大哥一般拍拍她的肩膀,多么纤瘦的肩,让人怎不生怜,他的心底掠过一丝柔情,咦,他奇怪,他历来不是怜香惜玉之人。

 

“得了吧,大哥,骗谁呢,共产主义还没实现呢。”

 

“实话说吧,你那十万块,我根本没用,我什么人啊,能要你的钱?!不拿着,怕你不愿意。本想当你投资到公司的股份,现在看还是当医疗费更好。”

 

“不,那十万已经不是我的了,说好已经属于你了。”

 

“你说话还算数啊,还说报答我呢,不也没兑现吗?!

 

斯羽脸红了,白他一眼,“少提这茬啊,是你——嗯——高尚。非要人大夸其口才满意啊。我道歉,我把你想得太猥琐了,行了吧?!”

 

那天斯羽和王海洋到假日酒店后径直进了酒吧,想把自己灌醉,人事不知,羞耻感会少一点。没料到王海洋却拉着她离开酒吧,去了咖啡厅。喝过咖啡说她父母一定正等着她就送她回家了,只字未提报答的事,让她意外之余,无限惊喜,对王海洋不禁另眼相看。

 

王海洋当然没高尚到不为美色所动的地步,实际上他心痒难熬,巴不得将佳人即刻收归所有,也不枉费他无数心机,但他不想一次吓跑斯羽,他还要靠她在英国开公司,然后慢慢把资产转移到国外呢,最主要的是他不想她看轻他。不知为什么,她很怕她对他射出鄙夷的目光。那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太会说话。

 

“我可不是圣人。不过与其接受你不情愿的报答让你恨我,不如把它变成一张支票,等以后你愿意的时候再兑现给我。我有这个信心与耐心。我可是说话算话的人,告诉过你会离婚追求你,不就离了吗?”

 

斯羽翘起嘴角,“嘿,真不禁夸。刚说你是羊,狼尾巴就露出来了。”

 

“狼有我这么文明吗,尾巴露出来的时候已经将你吃肚子里了。我是一个喜欢你的男人。你不能禁止我喜欢你吧?!”

 

“狼人!对着圆月嚎叫,长出狼牙。不是同类。”

 

王海洋作出凶狠的样子,“再说我不等月圆就张口咬人了。”

 

“你敢,叫麻醉医生麻翻你当标本解剖。”

 

王海洋用钱在手心里打了一下,“还是你狠。不开玩笑了,这是一万,一会医院就要账了,明天我再把那九万给你拿来。别以为十万多,住一个月还不知道够不够呢。”

 

牧歌这时拿着医院的缴费单来找斯羽,正好看见斯羽手里拿着一叠钱,立刻猜到是王海洋给的,她不想让斯羽接受,故意说,“斯斯,我这就去找取款机提钱。”

 

牧歌已知道王海洋就是帮安行章过关的人,不由多看了他两眼,见他高大健硕,浓眉大眼,阔鼻宽口,很有股男人气,比方楚顺眼,但她还是本能地替斯羽担心。一看那不可一世,咋咋呼呼的样子就是社会上混的人,没什么文化,跟斯羽是两种人,而且,可以肯定是已婚。

 

“牧歌,我——”斯羽觉得一句话解释不清,只好简短地说,“先不用了,我这有。”牧歌深深看她一眼。

 

王海洋识趣地说,“我去缴费,你们聊。”他接过牧歌手里的医药单。

 

牧歌听完斯羽对王海洋简单的叙述,眨了眨眼,泛泛地提醒了几句,这个时候不是深入谈论任何事的时候,但愿斯羽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就好。

 

几天后,安行章病情稳定了,身体虽尚无法行动自如,口齿也不清楚,但四肢已能缓慢活动,是否能恢复如常,要看脑部血块被冲开的程度。王海洋找人帮安行章转到医疗设备和医术都过硬的医科大学附属一院的单人病房。

宋茹和斯羽终于松了口气,这些天两人日夜守在安行章身边,不眠不休,母女都筋疲力竭。宋茹坚持让斯先回家睡觉,斯羽无法,只得先回家找出折叠床拿到医院支起来,让母亲休息,然后才回去倒头大睡。睡到下午三点被闹钟吵醒,冲了个淋浴,出去买菜。幸好最近厨艺小成,否则她只能到饭店买东西给父母吃了。她按照医嘱做了清淡的菜式。

 

医药费因为安行章现在无职无权,局里按照普通工作人员对待给报百分之八十。在抢救初期,由于斯羽和宋茹要求医院给安行章用最好的药,而好药不属于医保之列,十几天下来就是几万块钱。宋茹想让斯羽找王海洋到局里活动一下看能否按照安行章以前的职务待遇做百分之百报销,斯羽却觉得要给父亲留点尊严,没照母亲的话做。

 

如果父亲能在这一个月之内出院,她争取马上回英国,帮王海洋开公司,陆家豪已经把开办公司所需资料尽数电邮给她了。她急需赚钱。给父亲治病,还钱养家养自己。以前她对金钱与物质的需求从来都是得过且过,消费得起就去好咖啡店高档茶馆,买大量的书,CD,画册,买漂亮衣服,囊中羞涩时过过眼瘾也就算了,如今才知道这叫没有上进心,懒于奋斗。这个世界是金钱构筑的世界,人不控制钱,钱就逼迫人。钱是人造出来的,但它甫被造出来,就成了脱缰野马,没有套马索和好身手是套不住的。现在王海洋给了斯羽套马索,就看她自己的身手了。这样说来她真应该感激王海洋。否则,不知哪年哪月能还上欠款。越是朋友银钱越是不能拖欠时间太长,时间长了终会成为友谊的包袱,何况牧歌等钱买房子。

 

为了避免在大太阳底下晒,斯羽拎着饭盒从门诊大厅穿过去。中国的多数医院给人的感觉总是象隔着一层毛玻璃,浑浊不清,建筑物外观倒是明朗的,可进到里面,没有一点温暖鲜明的颜色,灰色的大理石地面,衬得白色的墙壁似乎也是灰突突的,无论是病人,病人家属,还是医护,都因为表情木然显得面目模糊。

 

到了父亲的病房门口,斯羽发现地下放着两个塑料袋,袋子上特意贴了纸条写着父亲病房的号码。斯羽奇怪地四下看看,是谁放的呢,难道是牧歌?应该不会,如果是她,她会挂电话告诉她。她将袋子拎进病房,宋茹正在喂安行章喝水。

 

“妈,你睡一会了吗?”

 

宋茹擦了擦安行章嘴角,“睡了。

 

斯羽将保温盒拿出来放到桌上,我在门口发现两个塑料袋,里面是几盒菜还有绿豆粥。不知是谁拿来的。”

 

“是吗?让我看看。奇怪,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呢。”

 

这些天并没有任何人来探视安行章。宋茹打开饭盒,见都是安行章喜欢吃的菜,心里忽然咯噔一声,直觉送东西的是个女人,而且一定是与安行章关系不一般的女人,要不怎会知道他的口味。是那个女人?!她拿饭盒的手有些颤抖。

 

见宋茹沉默不语,斯羽说,“也许人家怕打扰爸休息。妈,我也做了东西,你赶紧吃点,我来喂爸吃。吃完你就回家休息吧,以后我们轮换,我晚上,你白天。”

 

宋茹抬起头,脸色苍白,“我不走,你要是男孩还差不多,这么大一个女孩子,咋让你给你爸端屎接尿。”

 

“病中不分男女,护士不都是女的吗?何况他是我爸,哪那么多忌讳。”

 

安行章把她们的对话都听在耳中,感慨万千,苦于无法表达,眼睛湿润了。女儿是懂事的,也许以前对她要求太高了。他年轻的时候何尝没犯错,正因如此,他最怕的就是斯羽为年轻的错误付出的代价太大,象他和宋茹一样,将整个生活陪葬给了错误。

 

接下来的日子,宋茹依然驻守病房,不肯回家休息,有时趁斯羽在旁躺到折叠床上眯一会,可只要安行章一翻身或咳嗽一声,宋茹就会象听到冲锋号的士兵一样立刻从床上弹起来,反复查看安行章的一切。斯羽不知道在这种状态下宋茹能坚持多久。

 

门外依然每天出现装着饭菜的塑料袋,简直象田螺姑娘,斯羽很好奇,宋茹却借口饭菜来路不明,都原封不动地扔垃圾桶里了。自从这些饭菜出现后,她就显得心神不定,时刻注意门口的动静,想知道送饭人到底是谁,但一无所获。

 

这天斯羽接到陆家豪的电话,她走到病房外和他说话。自从斯羽回国,他几乎天天给斯羽挂电话,他这个不系之舟被她喜怒哀乐的锚链牵引,心中飘摇不定的汪洋,逐渐化成了坚实的土地。

 

晃眼间一个女子优雅的身影走过,斯羽的目光不由追随着她,她停在安行章的病房门前,凝视房门片刻,放下手里的东西,轻吁口气,转身往回走。

 

斯羽的眼睛一亮,急忙让陆家豪等等,迎上这个女子。她大约人近中年,但眉目清秀,保养得非常好,除了可以看出略微的眼袋外,几乎看不出岁月的痕迹,一双眼睛深邃而明亮。

 

“你好,我是安行章的女儿,请问您是我爸的同事还是朋友?”

 

那个女子意外地望住斯羽,是了,应该是他的女儿,眉眼多么象他。“我是你父母以前的同学。”

 

看起来比母亲年轻多了,而且气质温婉,“这些天都是您送的饭菜吧,谢谢您。为什么不进病房呢,我父母见了您一定很高兴。”

 

那个女子含蓄地微笑,“现在不打扰了,改天吧,等你父亲彻底好了我一定探望。”

 

“您太客气了,我父亲康复得很快。既然都到门口了,就请进去吧。”斯羽说着做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时安行章的病房门开了,宋茹端着一次性便盆走出来,见女儿正与人说话,不禁向她们凝目而望,忽然她眼下的肌肉突突跳动,眼神渐渐凌厉,手却哆嗦起来,她好像身不由己一步步走向她们。那个女子微微冲她点头致意,匆促地对斯羽说了声再见转身就走。

“站住!”宋茹叫道。

女子假装没听到,继续快步向前,宋茹追上去,扬手将一次性便盆扔向她,“你给我站住!”

女子惊叫一声,头脸及灰紫色的真丝连衣裙顿时被尿水淋湿,她急忙用手擦脸,斯羽惊愕地叫了声妈,奔过去向那个女子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妈她可能累晕头了。跟我来,水房在那边。”斯羽闻到刺鼻的尿骚味。

宋茹尖声道,“小羽,别管她,她这种贱人就得这样对待。”

斯羽喝道,“妈,你乱说什么。你疯了,她是你和爸的同学。这些天都是人家送的饭菜。你怎么能这样对人呢!”

宋茹不理斯羽,她追在那个女子身后进了水房,斯羽也急忙跟上去。宋茹掐腰堵在水房门口,“真没想到又是你,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不放过我们,你这个害人精,你到底想干什么?”

女子洗了头脸,抬起沾满水珠的脸庞,厌恶地看着宋茹,仿佛不屑与她说话,只冷冷与宋茹对视,眼中有怜悯也有鄙夷。

斯羽过来拽母亲,“妈,你到底怎么了,让人家走吧。”

宋茹甩开斯羽的手,“没你的事,一边去。苏雨心,你说,你是不是打算让我们家家破人亡,四分五裂才甘心?

苏雨心开口,“我要是象你说的那样毒辣,也不用等到今天。”她的声音平静无波,与宋茹的声嘶力竭恰成对比。

苏雨心的平静让宋茹更加狂乱,“怕是你就有鼠窃狗偷的瘾!偷情更刺激吧,否则怎么会从北京跑到沈阳,从宾馆追到医院?可惜他现在不能满足你了,你另找他人解决你的骚动吧。”斯羽霎时明白了母亲为什么从宾馆探视父亲以后闷闷不乐,态度大变。这个女人难道就是父亲的旧情人?

苏雨心的脸涨红了,她露出讽刺的笑容,“宋茹,多年未见,原来你已变成市井泼妇。”她摇头,“人先自辱之,然后人辱之。”

斯羽的脸也红了,她为母亲羞愧,对苏雨心的居高临下气恼,她再次去拉母亲,贴近宋茹的耳朵说,“妈,这不是说话论理的地方,走吧。再这样下去,你有理也变没理了,你看别人都出来看热闹。让人看笑话有什么好处?!”

宋茹脖子一梗,“我怕什么,我也没做丑事。”她抢前一步,边抓住苏雨心的胳膊往水房外拉,边冲人群喊道,“大家快来看啊,看看这个不要脸,专勾搭人家男人的女人,她勾引我老公都勾引到医院来了。”说着呸地吐了一口口水在苏雨心脸上。

苏雨心的脸刷地白了,她狠命挣脱了宋茹的掌握,回手给了宋茹一个耳光,宋茹嗷地扑到苏雨心身上,劈手没头没脑就打,苏雨心本能地抬手抵挡,两人撕扯到一起。

有人去报告了护士,一个膀大腰圆的护士过来拦腰抱住宋茹,把状如疯虎的她从被打得披头散发,鼻青脸肿的苏雨心身上拖开。护士将宋茹带到办公室声言厉色地教训,斯羽困窘地在旁连声道歉赔罪,替宋茹辩护。护士不耐烦地挥挥手,警告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以后就不许进病房了。斯羽唯唯点头称是。宋茹依然铁青着脸,喘不过来气一般大口呼吸。

回到安行章的病房,宋茹一眼看到门前的塑料袋,立刻抬起脚狠狠朝塑料袋踢去,饭盒里的饭菜顿时洒得到处都是,她接着用脚在上面不管不顾地踩踏。胸口涌动的浊流恶气让她双眼发红。她的青春,她的爱情,她的生活,都被这个女人破坏殆尽了!斯羽呆呆地看着宋茹的动作,狠命咬住嘴唇,忍住眼里的泪水,跑到水房拿出扫帚拖布。她推开依然在一摊残羹上来回踩踏的母亲,手忙脚乱地收拾残局。宋茹靠着墙,怔怔地望着天花板。刚才的疯狂带给她的不是发泄和解脱,反而象一种化学溶剂,让她的心陷入更混沌的状态。一种深入骨髓的挫败感和悲痛笼罩着她,让她呼吸困难,全身乏力。她不敢看周围,看一眼就觉得一切都象积木一般在崩塌,变成大大小小的石头瓦砾压向她。

斯羽轻轻扶住宋茹的肩膀,将她带到单人床上坐下,默默倒了杯水给她,坐到一旁,心情极其复杂。真没想到,上一代也有解不开的恩怨情仇。而且母亲似乎早就知道这个苏雨心的存在。既然知道,为什么忍隐至今?为什么要以这样丑陋的一幕来宣告自己的失败?这到底是谁的错,怎样的错?她垂头揉自己胀痛的额角和双目。这时安行章唔唔有声,斯羽知道打了这么长时间的滴流,他又需要小解了,她从床底下拿出一次性便盆,过去扶起他,准备为他接尿。

宋茹一直凝然不动的眼珠忽然一转, 象是忽然发现了安行章的存在,她看住安行章,“我想问你个问题,如果是,你就点头,不是,就摇头。”

斯羽说,“妈,等会。”

宋茹象没听到一样继续说,“你是不是还要跟我离婚?”

安行章的脸早已涨得通红,让女儿接尿,他一直不习惯,一听宋茹的话急上加急,越急越尿不出来。

宋茹不依不饶,“你不想回答我是吗?”

斯羽支持不住父亲的体重,身体摇摇欲坠,大叫,“妈,快过来帮手,我扶不住了。”

宋茹恍若未闻,斯羽手臂酸软,和安行章一起摔倒在床上,便盆脱手,盆里的一点尿登时洒在了被上。斯羽终于忍无可忍,她一跃而起,不顾一切地跑出病房。她觉得自己象个炸弹一样快要爆炸了,谁来救救她啊?她噔噔地从安全楼梯往下跑,快到一楼的时候一跤绊倒,小腿立刻磕破了,鲜血流淌。她趴在地下,眼泪飞迸,疼得五官扭曲,一时无法站起来。

王海洋正好走进大门看到,立刻奔过来,“小羽,怎么了?摔哪了,要不要紧?”斯羽口中抽着冷气,说不出话,“让我看看。”王海洋拨开斯羽的手,吓了一跳,“哎呀,都露骨头了,快,我抱你去找医生。”

真是屋漏偏逢连更雨,斯羽咬住下唇,摔成这样怎么照顾父亲。王海洋大呼小叫地找来医生,医生看了轻描淡写地看了看说没事,皮外伤,叫护士消毒包扎,过两天来换药。

王海洋埋怨,“怎么不走电梯啊?多吓人,摔断腿怎么办,这大热天的,伤口好得慢。告诉你请个看护你不听,是不是太累了?你这小体格哪禁得住这么折腾,大老爷们也受不了啊。”这些天他有空就往医院跑,倒也帮了不少忙。

也许是该请个看护了,眼看母亲精神垮了,自己力气不够。“你帮我到劳务市场找一个,最好是男的。”

“好好好,没问题,包我身上了。保准给你找个身强力壮能劳动的来。”他看着斯羽的腿被纱布一圈圈缠上,“好点没?”

斯羽点头,心里不知为什么慌慌的,“给我找个拐棍,我要赶快回病房。”

“还找什么拐棍呀,这不有现成的吗?来。”王海洋撑起胳膊。

“哎呀,你别闹了,你能二十四小时给我当拐棍呀?快去找!”

斯羽和王海洋上楼,匆匆推开病房门,宋茹不在房间里,父亲的头歪在一边,闭着眼一动不动,斯羽不顾腿疼,过去查看,发现父亲已失去了知觉,大吃一惊,急忙按铃,王海洋也立刻跑出去叫医生。医生赶来将安行章推出病房抢救。斯羽腿一软,坐到地上。

她觉得手脚麻痹,全身无力,只有心在急剧地跳动,王海洋想扶她,她颤声喊道,“快,看看我妈在没在卫生间?”

“好。”王海洋去敲卫生间的门,“伯母,伯母,你在里面吗?”他转动把手,门在里面锁死了。

斯羽失声喊道,“快撞门,撞开!”

王海洋全力撞过去,门砰地被撞开了,他迅即倒退几步惊叫一声。斯羽不知哪来的力气,忽地跳起来,跌跌撞撞地冲进卫生间,看到宋茹面如土色闭目靠在浴池旁,脑子霎时嗡地一声,轰轰地疼起来,眼前金星舞动,王海洋一把抱住她即将倒下的身躯,扯着脖子喊医生。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沙发  发表于: 2011-01-24  

斯文,是文明的必需。斯文扫地,就只有自取其辱了。

宋茹的理智丧失,令一个看似还有希望的家庭,彻底没有希望了。事情闹大了。完全乱了套。难道要一下子闹出两条人命?

要是没有王海洋,还真不知道怎么收拾这个乱摊子。斯羽总有贵人相助。陆家豪在英国每天还有电话来,这面又有王海洋的鼎力相助。牧歌更是全家出动,对于工薪家庭来说一下子拿出二十万元人民币可不是小数目。说明这家人有多么朴实和真诚!真是情义无价啊!

王海洋上次没有趁火打劫,说明这个人本质上还是不坏。令斯羽对他刮目相看了。从营救斯羽爸爸和斯羽爸爸住院期间他的跑前跑后来看,这个人是值得斯羽感激的。值得信赖,是一个好人。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山雪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279
精华: 0
发帖: 149
注册时间: 2010-11-19
最后登录: 2012-12-31
板凳  发表于: 2011-01-24  
可怜的斯羽,看来她要担的有很多。顶歌儿!

雪球儿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8
精华: 0
发帖: 10644
注册时间: 2010-09-19
最后登录: 2016-01-15
地板  发表于: 2011-01-25  
继续关注着斯羽, 王海洋, ,,几个主角。。。
ZT;王海洋当然没高尚到不为美色所动的地步,实际上他心痒难熬,巴不得将佳人即刻收归所有,也不枉费他无数心机,但他不想一次吓跑斯羽,他还要靠她在英国开公司,然后慢慢把资产转移到国外呢,最主要的是他不想她看轻他。不知为什么,她很怕她对他射出鄙夷的目光。那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太会说话。

大顶歌儿
雪球儿/球球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4楼  发表于: 2011-01-26  
宋茹不可理喻!

大顶雪M~~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