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21)没有不散的宴席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1-01-26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21)没有不散的宴席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宋茹的吞药自杀让斯羽深受震动,她想起自己在滑铁卢桥上的闪念,死亡,也曾诱惑过她,在人身心俱疲的时候,死亡确实象泰晤士河的柔波般令人迷醉。

也许对生依旧有留恋,也许只是想吓唬安行章,宋茹吃的药片并不算太多,是顺手拿的安行章的降压药,不过她本身就有低血压,吃了降压药血压降得几乎为零,影响到心脏和脑供血,幸亏发现得及时,用了升压药,很快无恙,但情绪极其低落。斯羽不知该如何劝她。

 

她想引宋茹说出心中的郁结,“妈,把这鸡汤喝了,我煲了两个小时。”宋茹不理她,依旧眼看窗外,“不管怎样,你不想让我成为没妈的孩子吧?要不,我陪你一起,咱都不活了。”

 

宋茹呆滞的目光转向她,忽然鼻子一酸,眼中滴下泪来,斯羽也红了眼眶,宋茹抹干眼泪,“傻孩子,胡说什么!

 

妈,等爸出院我就会回英国去,先休学一年,帮王海洋开公司。你可别让我为你担心。反正,你要是再做糊涂事,你就想吧,我也马上跟随你去,你要是不在乎你女儿的命,你就尽管做。”

 

宋茹哽咽,斯羽接着说,“如果公司做的好,半年之后你到英国看我吧,我领你到处玩玩。”宋茹捂着眼睛,频频点头。“我给爸请了个看护,可能爸出院后要住到家里来,由他照顾爸的起居,你只管做点饭就好了。如果觉得做不动,等我条件好点,给你请个钟点工来做。”

 

安行章二次中风的后果很严重,本来很快能恢复的行走希望被破坏,他半身不遂了。斯羽不知道父母在她跑走后谈了什么,但她敢肯定对于宋茹提出的是否离婚的问题,安行章的答案一定是否定。他下定决心要离婚,也许早该如此。不过,宋茹到底接受不了,以死明志。明什么样的志呢,爱他,放他走,祝福他找到真爱;不爱他,更要放他走,相信自己能找到真爱。死亡尽管让人震撼,让记忆的痕迹霎时如斧凿刀刻般深刻,可再深刻也抵不过岁月的流逝,况且,何必将自己的痛苦以死亡的方式转嫁给他人?

 

宋茹的眉头纠结起来,生硬地说,“不,房子是我的,我不让他回来住。他不是要跟我离婚吗,先分居。”

 

斯羽错愕,“妈,他。。。”

 

“你不用帮他说好话,他表示得一清二楚,无论如何都要跟我离婚。也难怪,那个女人已经等不及了。好哇,让他找那个女人去伺候他好了。”

 

斯羽睁大眼睛,“妈,你想清楚了,决定了?”

 

“我能决定什么呀,人家早都预谋算计好了。我不能再当人家的绊脚石了。哼,看那个女人能不能接收半个残废的他?!”宋茹有点幸灾乐祸。

斯羽叹气,知道母亲想以此要挟父亲向她低头,如果她真能接受离婚的事实,不会还要先分居。现在离婚手续不是简单得很吗。看来只能先给父亲租间房子住了。又是一笔开销。父亲出院时,不知自己手里是否还能剩下租房子的钱。

 

这时王海洋拎着一大堆东西来看宋茹,宋茹见了他有点尴尬,她在人前一向要面子,但仍然勉强露出一丝笑意。“海洋,你太客气了。天天都拿这么多东西过来,吃不完多浪费。”

 

王海洋殷勤地说,“不会啊,伯母。小羽不是也喜欢吃水果吗?还可以拿去给伯父榨汁喝。来,我帮您剥个山竹。”

 

“我自己来好了,山竹太甜,我吃个桔子。”

 

王海洋帮宋茹剥桔子,“伯母什么时候出院?”

 

“本来今天就可以,小羽非让我再住一天,做个全面检查。”

 

“小羽说得对,应该好好检查检查,以后最好定期检查。”他转过脸,“哎,小羽,干坐在那干嘛,吃水果啊,我帮你剥个山竹,这不是你最喜欢吃的水果吗?”

 

斯羽嗔怪地瞟了宋茹一眼,一定又是母亲多嘴。“我自己来。”斯羽慢吞吞地拿起一个山竹。

 

宋茹看出斯羽对她不满,打岔道,“家里事太多,小羽最近又瘦了。”

 

王海洋仔细看斯羽,“确实,小羽脸上只剩一双心事重重的大眼睛了。一会我带她去韩国馆子喝点药膳汤补补。”

 

斯羽反对,“我自己做汤了。”

 

宋茹接道,“那汤给我喝,你跟海洋去吧。”宋茹希望斯羽能跟王海洋多来往。王海洋相貌堂堂,而且有能力,明事理,有钱,还体贴。斯羽如果能跟他结婚,她一定省心。

 

斯羽斜睨了母亲一眼表示责怪,“我这就要去照顾爸。”

 

宋茹假装不懂斯羽的眼神,“海洋找的看护不是在那吗,你过去看一眼就行了。”

 

王海洋趁机说,“那伯母,你休息,我陪小羽一起看看伯父,然后带小羽去吃东西。改天再来看你。”

 

宋茹点头,“我没事了,明天就回家。你忙你的事吧。”

 

斯羽不情愿地站起来,与王海洋一同去看安行章。王海洋找的这个看护人挺老实,斯羽将一袋橙子交给他,让他给安行章榨汁喝,斯羽见父亲精神依旧萎靡,心中难过,不厌其烦地又嘱咐了看护几句,就和王海洋下楼了。刚坐进车里,斯羽的手机响了,她看到号码眼睛一亮。

 

“你好!怎么这个时间打电话,不用睡觉吗?”

 

“我在沈阳桃仙机场,告诉我你家怎么走?”

 

斯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你到沈阳了?真的?”

 

“那还有假,呵呵。”

 

“你等在那别动,我这就去接你。”斯羽放下电话,一脸兴奋,对王海洋说,“王大哥,不能跟你去喝汤了,一个朋友从英国来看我,我要去机场接他。”

 

王海洋狐疑地说,“我送你去。什么朋友,瞧你高兴的。”

 

斯羽喜笑颜开,“好朋友呀,我们系的博士后兼助教。”

 

陆家豪那天给斯羽挂电话,半途听到里面大呼小叫,然后电话就匆匆被挂断了,显然有什么大事发生。他放不下心来,决定趁长周末来看斯羽。

 

王海洋对陆家豪的出现心生戒备,又见斯羽对他态度亲昵,更加提起万分精神来应付,他建议先带陆家豪看望宋茹。

 

斯羽犹疑,毕竟陆家豪只是她的朋友,与她父母不熟,“不必去看了吧。陆家豪一定很累。”

 

王海洋暗喜,“那就先吃饭,然后送老陆去酒店。”

 

陆家豪说,“嗯,老王说的对,应该去看看伯父伯母。”

 

宋茹对陆家豪很客气,但绝对是有距离的客气。一个小助教能有多少钱,探视病人都空着手,太不懂事,能指望他什么呀,不觉言语间对王海洋更加亲近。她现在总算明白了,对女人来说,最重要的只有钱,任何男人都靠不住。小羽绝对不能找个穷人。

 

看护正在给安行章按摩,见他们进来停了手。斯羽凑在他耳边简单介绍了一下陆家豪,安行章冲他眨眨眼,算作招呼,他们几个人就出了医院。

 

王海洋说,“先领小羽去喝点汤,然后我请老陆去喝酒。”

 

斯羽冲他翻眼睛,“干嘛把我排除在外,我也要喝酒。”

 

两个男人都笑了,王海洋打趣说,“就是,怎么忘了这还有个酒中女豪杰呢。”

 

斯羽说,“把牧歌和她男友也叫来一起,人多热闹。”

 

王海洋附和,“好啊,喝完一起去唱歌。”说完瞄了瞄陆家豪。

 

他带斯羽和陆家豪去了喜来登的自助餐厅。斯羽嘟了嘟嘴,又贵又不好吃的地方,唯一的优点是格调够高,里面没有惯常餐馆的喧哗。斯羽只拿了几样水果和一大碟小点心。

 

“怎么不拿点生鱼片和牛扒吃?”王海洋端着装得琳琅满目的盘子过来。

 

斯羽抱怨,“吃生鱼要配日本清酒,吃牛扒要配红酒。还说喝酒,这哪是喝酒的地方啊!”

 

王海洋有点不好意思,他是怕陆家豪觉得他土老帽才到这来的。“这正是吃饭的点,到处都乱哄哄的,不是怕把大英帝国来的老陆吓着嘛。先喝点红酒开开胃,等一会去KTV再正式喝。”他冲陆家豪眨眨眼。

 

陆家豪心中酸涩,本来是特意来看斯羽,想着能和斯羽单独待一会,没料到早有个王海洋候在那里,斯羽母亲对王海洋另眼相看,而斯羽又对王海洋颐指气使,王海洋唯唯诺诺,一味哄她高兴,显然两人关系非同寻常。看来那个帮斯羽父亲过关的人一定是他了。

 

牧歌风风火火地来了,跟几个人打了招呼,就扑通坐下,一副精疲力竭的样子,她打开碟子上的湿毛巾擦了把脸叹道,“真是阶级不同,瞧你们一个个气定神闲,指点江山,本人讲课讲得口干舌燥,站得双腿如木棍。老天真不公。”她要了一大杯西瓜汁一口气喝进去,长舒口气,“枯木逢春,谢谢老王。”

 

斯羽一向欣赏牧歌的洒落,虽不够淑女,但贵在不做作,“郑大志怎么没来?”

 

“郑大志是谁,我不认识。我饿死了。”她起身去挑了一大堆海鲜,满满地捧回来。

 

斯羽咧嘴,怎么还在跟男友闹别扭,牧歌也够倔的。“得,我给他挂电话让他过来。”

 

“那他来了你招呼他啊。”

 

斯羽用指头点她的额头,“瞧你,什么时候学得象小女人一样不依不饶了。”

 

斯羽去挂电话,王海洋与陆家豪闲聊,王海洋问,“老陆结婚了吗?”牧歌虽然埋头大吃,但闻言立即竖起耳朵。

 

陆家豪答,“曾经结过。”

 

“我们是哥俩好,我也是曾经。实话跟你讲,我完全是因为小羽才离婚的。”

 

陆家豪一怔,“哦,是吗?”

 

“呵呵,她告诉我绝对不与已婚男士往来,所以我就离婚了。只要她高兴,怎么做都值。”王海洋的目光追随着斯羽不远处的身影。她已挂完电话,在一边拿着盘子帮牧歌挑东西。

 

陆家豪苦笑,王海洋表明了在向他宣布他与斯羽已然情定。看来这次来看斯羽是有点多余兼自作多情了,她根本不需要他的关心。

 

牧歌将两人的对话全部听在耳内,心里好笑,这个王海洋,也太着急了吧,她觉得陆家豪更适合斯羽,斯文内敛,沉稳有学问,不象王海洋,人虽爽快,到底俗不可耐,一身铜臭。

 

郑大志气喘吁吁赶来,见了牧歌满脸堆笑,牧歌乜他一眼,自顾吃东西,也不招呼他,斯羽只得替牧歌为他张罗,把他介绍给陆家豪与王海洋。三个男子类型完全不同,倒也相映成趣。

 

斯羽趁三个男人海阔天空,凑在牧歌耳边劝她给小郑点面子和台阶下,“你要再不和他和好如初,我不就成罪人了吗?”

 

牧歌嚼着赤贝,“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是发现某人与我思想分歧太大。”

 

“你就别上纲上线了,他的做法有情可原。”

 

牧歌促狭地睒睒眼,“我自有主张,你还是好好用择优法考虑那两位吧。”她轻轻冲陆家豪和王海洋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斯羽摇头,“我哪有心思想那些,家里的事还想不过来呢。总之,大家都是哥们,朋友,儿女情长免谈。”

 

“该抓住的也不能错过,我看陆不错。”

 

斯羽嘻嘻笑,“嘿嘿,就你慧眼哈,人家女朋友论筐呢。我没闲情与人争。顺其自然吧。”

 

“对了,伯母情绪怎样?”

 

斯羽一只手托起下巴,发愁地说,“好像基本恢复正常,但不让我爸回家修养,我只好再另找房子。我想鼓动我姥姥姥爷过来陪我妈,要不,那么大房子,她自己一个人住又该胡思乱想了。”

 

“应该找亲戚陪她说说话。我帮你给伯父找房子。上次离我家很近的那间也不知租出去没有,我明天让我妈去问问。”

 

“喂,你吃太多了吧,亲爱的。”斯羽看到牧歌又去拿炒面吃惊地说。

 

“怕什么,我这体形,玲珑着呢。”牧歌扭扭腰,“瞧你这小体格,还挑三拣四的,来,陪我吃。你回英国就吃不到了。”

 

斯羽点头,“嗯,这倒是。这么大吃二喝的机会绝对是没有,处处要精打细算,一个便士都不舍得多花,在外边买瓶矿泉水都后悔没拿瓶子自己在家装好开水带出来。哎呀,那样的日子真窘迫。以前太没有忧患意识了。”

 

“生活终于教育了你,替你高兴。来干杯。”牧歌举起高脚杯。

 

斯羽与她碰了一下,两人一饮而尽。三个男人看了大乐,也举起酒杯干了。一行人吃喝完毕,去KTV消食。斯羽一年没唱歌了,歌瘾大发,霸住话筒大唱特唱。三个男人喝多了,称兄道弟,不时互拍肩膀,斯羽和牧歌也处于半醉状态,晕晕地相拥着跳慢舞,脑中浮现出大学时光。周末两人偷闲到各系举办的舞会去玩,撤去桌椅的小食堂被各路人马挤得水泄不通,录音机放出的音乐声简直压不住嘈杂的人声,年轻的眼睛星星一样亮晶晶的,可惜一转眼就风流云散,各奔东西,青春不再。

 

几人凌晨从KTV出来,好像都意兴未尽,只有牧歌不停地打哈欠。斯羽伸手捂住她的嘴巴,“去跳迪斯科,一个不能少。”

 

牧歌推开她的手,“亲爱的,你还让我活不了,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呢。我们是第三世界的劳苦大众,OK?”

 

斯羽挽住她的胳膊,耍赖地摇晃,“就这一晚嘛,陪我!我保证‘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牧歌接道,“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斯羽展开双臂,“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郑大志喃喃道,“房子,房子。。。”牧歌瞪他一眼,他连忙闭上嘴。

 

陆家豪只觉这首诗说不出的浪漫,可整天喂马劈柴的人还能有闲情闲钱周游世界吗?而有能力周游世界的人,怎会关心粮食和蔬菜?他对诗歌文学不感兴趣,从无涉猎,不知道是谁的诗。 

 

王海洋更是懵懂地眨着眼睛,他听懂了每个字,可惜领会不出其中的意境,只对周游世界和一所面朝大海的房子印象深刻,以为斯羽是在暗示她喜欢那样的生活。心里盘算如果要周游世界最少需要千万身家,他还差点,一所面海的房子要花多少钱要看地点。如果在锦州买海边的房子不到一百万,如果在大连买就要翻几个番,在海南买可能更贵。按他的家底倒也能买得起,不过,海边潮湿,其实住起来并不舒服。买了也不能天天住,空置在那不值得,还不如住海边酒店,海南的五星级酒店风景美的没话说,斯羽肯定喜欢,希望有一天斯羽愿意跟他一起去住几天。

 

王海洋望着斯羽因酒精而红绯绯的粉面,水光盈盈的大眼睛和脸上梦幻的神情,心中掠过一丝悸动,他踉跄地趋前握住斯羽的手,“小羽,嫁给我好吗?我保证带你周游世界,如果你答应我,我会送你一座面海的房子作为结婚礼物。”

斯羽不解地注视他激动的面孔,一时没明白他在说什么,陆家豪心潮翻滚,脸上忽然变色,酒顿时醒了大半,牧歌则紧张地观察斯羽的反应。

 

斯羽忽然清脆地大笑,挣出被他握住的手,“你喝醉了,老兄!当街求婚,你当是演戏呢,再说道具也不够啊,戒指呢,”她调皮地摊开手,扬起下巴,斜睨了眼睛,做出高不可攀的样说,“还有,应该半跪在本小姐脚下,”她拿出朗诵的语调,“仰望地,深情似海地,山盟海誓地讲出你的请求。”她又笑起来,“咄,不合格,打回去重练。”

 

王海洋也被她逗笑了,抬手拉了拉她的头发,“就你花样多,你不答应,有的是站排的,小心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斯羽做了个鬼脸,“哈,原来你还奇货可居,让给排队轮候的好了,我这人谦让,从不和人争。”

 

王海洋不愿放弃这个话题,“说,戒指要多大的?我明天就到辽艺找个老师练台词。”

 

“戒指要我头发横截面那么大的,老师要找配音演员乔榛练才行啊,我就喜欢他的声音。要练到让我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斯羽笑弯了腰。

 

大家都跟着笑了。陆家豪放下一颗吊着的心,他真怕斯羽在半醉之间轻易答应王海洋,他又自愧没王海洋的勇气。唉,他顾虑太多。可第一次婚姻的失败让他对感情和婚姻都噤若寒蝉。他曾经以为婚姻是座因缘分而起,由两个人的爱情和岁月建筑起来的大厦,也许住惯了,从这大厦望出去的风景有些千篇一律,但大厦的持久性和坚固性他从未怀疑过。他却没想到这大厦一夕之间就会分崩离析,成为残垣断壁,他也差点被埋葬。他和前妻是大学同学,曾经在六四的时候因为前妻不能出国与他会合而从美国一所大学辞职,返回中国,一年后前妻终于拿到英国某大学的访问学者邀请赴英,半年后将他办出探亲,没想到在机场迎接他的是她的英国男友和离婚通牒。

 

从爱情和婚姻的瓦砾中爬出来后,他自觉脱胎换骨了。男人嘛,头掉了碗大个疤瘌,他的消沉时间并没长到使他不能重振旗鼓。当爱已成往事(这是那段黑暗的日子他天天听的歌),他觉得是他自己以前心胸格局不够开阔,这个时代有什么是不变的,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所谓爱情也是一样。没有爱情,生活照样继续,所以离婚后他没让自己成为旷夫,自有女人愿意填补他床帷生活的空虚,而且那并不完全只是生理冲动,也是情意相悦的产品,就象晚餐桌上的一瓶鲜花。理智的成年人当然有一套约定俗成的游戏规则。但是他心中明白,他的生活内容,秩序和方向终究因为婚姻的变故而颠覆了。他心的一部分永远成了空谷。直到遇见斯羽,这空谷不知不觉开满了鲜花。

 

牧歌松了口气的同时略微替斯羽遗憾,没想到王海洋动真格的,真想与斯羽结婚,真小看他了。不过,即使嫁给他难保他以后不三心二意——大款的常见病,但离婚会分到他一半身家,斯羽也不算吃亏,反正早晚得结一次婚。现今既有能力又老好的男人都是珍稀品种,哪碰得上啊。没能力只剩爱的男人,也是稻草人,只能摆田里吓唬鸟。斯羽讲究情调品质,没银子根本营造不了她要的生活。

 

几个人没去迪斯科,却去了一家韩国烧烤店喝海带豆腐汤,吃洒满红辣椒面的鱿鱼串,配韩国米酒。自制的米酒因发酵不够有些象泔水般发酸,喝在这几个半醉的人口中却与美酒并无分别。好友陪伴左右,斯羽真希望这是场永远不散的宴席。喝到打烊,几个人精神亢奋,睡意已经全无。夜风吹来阴凉,深蓝的夜空仿佛丝绒一般飘荡,天边金星闪亮。

 

一个念头闪进斯羽脑海,“找个地方去看星星怎样?”她仰头看夜空,忽然想念George,不由奇怪,也许是这星星让她记起了在George家后花园看星星的晚上。

 

王海洋立刻随声附和,“那去棋盘山吧,城里哪有地方看星星。”

 

牧歌和郑大志都流露出为难的神情,陆家豪连忙说,“今天就别去了,天马上就亮了,来不及的。”

 

斯羽惆怅,也知道自己要求太过分,可真舍不得离开他们,“嗯,不折磨你们了,先送牧歌和郑大志。”

 

牧歌拧她的脸颊,“你这疯丫头,也该疯够了。”

 

第二天陆家豪返回英国。斯羽冲一步三回头的他挥手,心内感觉异常温暖,千万里匆匆来去,他是因为爱,还是因为友情?如果是因为爱,那章敏呢,她不是说他们很快就会结婚吗?还是别自作多情了,无论如何,她已决意将感情之事束之高阁。昨夜,她确实已经向她的过去告别。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沙发  发表于: 2011-01-26  
亲爱的朋友们,明天回国过年,请原谅无法准时上贴。
预祝大家新春快乐,万事胜意!
雪球儿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8
精华: 0
发帖: 10644
注册时间: 2010-09-19
最后登录: 2016-01-15
板凳  发表于: 2011-01-26  
歌儿大作家好,
你要回国度春节啊,叫人羡慕得要S,
在此,给你拜个早年
遥祝你旅途愉快,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雪球儿/球球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地板  发表于: 2011-01-26  
回 1楼(闻弦歌) 的帖子

俺在这里祝闻作家回国省亲之旅快乐顺利、兔年美满!
盼望你早日归来!续写幸福《更在斜阳外》的美好篇章!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4楼  发表于: 2011-01-26  

看罢这一章(21章),为斯羽终于松了口气了。这个曾经没长大的人,经过生活挫折的磨砺,到底也是变得成熟、懂事,能担待了!看到她身边始终都有好人在帮助她,也令人倍感欣慰!

这一章的内容很丰富,也相当精彩,十分好看。陆家豪由英国回来看望斯羽的行为令人感动。两个追求者友好相处一个晚上的场景也令人温暖。王海洋的表现很可爱。牧歌为斯羽考虑得内心活动很有趣。可是,已经在坎坷中完成了人生一次最重要兑变的斯羽,“已决意将感情之事束之高阁。”

斯羽这个人物越来越丰满有型,小说中的王海洋,牧歌,陆家豪等人物也是越来越有血有肉,令人印象深刻。这些都说明作者功底深厚,在驾驭纷繁的故事和众多的人物创作中游刃有余,才情洋溢。因此,也令读者越来越感觉到,作者的思维是相当深刻犀利的。在为这些故事情节不断地感动、感慨的同时,也被作者的能力所折服,无法不敬佩!

这部小说写到这里,像是写完了。因为就在“昨夜,”斯羽“确实已经向她的过去告别。”可是,我们却更加感觉到那份斜阳之外的美好,是那么得绚丽,那么得引人入胜,令人欲止还休,欲罢不能。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南明离火 离线
级别: 中级士官
UID: 338
精华: 1
发帖: 18
注册时间: 2010-12-14
最后登录: 2012-06-06
5楼  发表于: 2011-01-26  
我顶!

秋雪一路顺风!春节快乐!
雪球儿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8
精华: 0
发帖: 10644
注册时间: 2010-09-19
最后登录: 2016-01-15
6楼  发表于: 2011-01-27  
引人入胜,读得津津有味,
关注斯羽和王海洋,陆家豪之间发展。。。


歌儿春节快乐!!
雪球儿/球球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7楼  发表于: 2011-03-06  
看这章,心情大好啊,前几章实在纠结:)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