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爱情,只在黑夜里(十四,十五,十六)
南明离火 离线
级别: 中级士官
UID: 338
精华: 1
发帖: 18
注册时间: 2010-12-14
最后登录: 2012-06-06
楼主  发表于: 2011-02-08  

爱情,只在黑夜里(十四,十五,十六)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爱情,只在黑夜里(十四)  

周一的清晨,小默在茶水间里碰到了康南,他只是礼貌地向小默颔首一笑,就像是窗外秋阳,不冷也不热,却把昨夜的邂逅悄悄地蒸腾在空气中,就仿如叶上的露水,消逝无痕。

小默神不守舍地走进了细胞培养室,心中一缕怅然,郁郁地纠缠不去。

“小默,你昨晚去哪儿了?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孙薇坐在无菌台前,透过口罩,瓮声瓮气地问。

“噢,我去逛街买衣服了。”小默漫不经心地说。

“你要小心呀,我们住的地方不是很安全,一个女孩子,那么晚回来,出事可就糟了。我看下次你还是叫周海平陪你去吧。”

“周海平?”小默猛地抬起了头,不满地望着孙薇,“为什么又是他,就不能是别的男生陪我吗?”

“别的男生?”孙薇眼中泛起坏坏的笑意,“你想谁陪你?”

“我……没想过,总之未必是周海平吧。”

“不是他还能是谁?小默,我跟你说,男生当中有个潜规则,如果一群朋友中有谁说了要追某个女孩,那其他的男生就会自觉的置身事外,横刀夺爱是很不仗义的。所以呀,如果你喜欢别的男生,就赶紧找个机会跟周海平说清楚,拖得越久就越麻烦。”孙薇一面摇着试管,一面喋喋不休地说。

“是吗?原来是这样。”小默喃喃自语,她早已察觉康南因为周海平而对自己的疏离,只是,却没想到,男人们会真的把女人当成可以预购的货品。

小默决定跟周海平好好地聊一次,不是为了康南,是为了自己。

周海平却不合时机的去了苏州出差,周五才回来。接下来的四天,康南每天都给小默一个不温不火的微笑,小默则每天回他一个不明不白的白眼。日子就这么轻飘飘地滑过,波澜不惊,只是,小默有意无意的冷淡,却让潘玥煞费苦心的热情变得日渐鲜明起来。她每日都打扮得娇俏可人,一双美目左顾右盼,全公司的男人都被她电得神魂颠倒,只有康南,他仍旧淡然而自如地应对着潘玥的妩媚与热力,微笑如常,不冷不热,不近不远,不可捉摸。

周五,男生们照旧邀请女生聚会,潘玥,郑佳,金茗这样的小女生自然是欣然应允,小默也颇怀期待,因为她总算是有个时机跟周海平谈谈了。

这天晚上,潘玥玩得很疯,到了临走的时候,她已经醺醺然有了七,八分的醉意。

“很晚了,我要走了。”潘玥望着时钟说。

“我送你吧。”宋家玉摩拳擦掌地站了起来。

“不要,要康南送。”潘玥大声地说。这突兀而断然的拒绝,让屋子里的空气蓦地僵凝。宋家玉满面通红,窘迫地低下了头,手足无措。

“噢……你别生家玉的气了,他其实没偷拿你的加样枪,家玉这么好的人,怎么会偷拿你的呢……我看你也是有点儿醉了,来来,我送你回去吧。”康南说着,起身开门,不由分说地把潘玥拉了出去。

“原来你拿了人家的加样枪,难怪她不理你了。”小默心领神会地继续着康南的圆场。

“我没有呀。”宋家玉满脸无辜地申辩着。

“准是拿了就忘了,再好好想想吧。我还有点事,也要走了,不如,你也送送我?”小默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转向了周海平。

周海平一愣,随即眼睛里放出兴奋的光芒,刷地站了起来,连声应着:“好,好。”


爱情,只在黑夜里(十五)  

不深也不浅的夜色,因远离尘嚣而清新可人,几不可觉的雨点在风里若有若无地飘洒着。周海平小心翼翼地走在小默身边,他没有话说,只有紧张的呼吸声起起伏伏。

“我跟你说说我过去的事好不好?”小默说。

“嗯,好。”周海平傻傻地回答。

“是我暗恋的故事。”小默说着,略有些羞赧地眨了一下眼睛,“我上高中的时候,班里有一个男孩,高大,英俊,聪明,女孩们都喜欢他,我也不例外。我真的很想跟他在一起,所以我……我每天写一封情书,悄悄地放在他的抽屉里。”

“啊?真的?他一定高兴死了吧。”周海平说。

小默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接着说:“刚开始他不知道是我,后来有一天上体育课,他回来拿足球,正好撞见我往他的抽屉里放情书……他把我约了出去,跟我说,很谢谢我,还说他已经跟另一个女孩子好了,让我以后别再给他写信,他会觉得很困扰。”小默说到这里,顿了顿,转头望着周海平,“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明白……那个男生真没眼光。”周海平迟疑着说。

“嗯,他的确是很没眼光。而更重要的是,这件事给我上了一堂感情课,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但也要看对方是不是喜欢你,如果不是两情相悦,那我们所认为的那些爱的表示,就可能给彼此带来伤害和困扰。你说是不是?”

“噢……我……我明白了。”周海平说着,停住了脚步,低下了头,“小默……我……我是很喜欢你,可是……可是你不一定要喜欢我,你那么好,追求你的男生一定很多,你放心,我以后……以后不会骚扰你了。”

“谢谢你能这么说。希望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小默一面说,一面上下打量着周海平,她忽然发现,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家伙也并不是一无可取。

夜,不为谁停留。在另一条通往静安新城的路上,漫天的落叶在昏黄的灯光里起起落落,细雨的轻抚,在叶脉间催发出柔弱的呢喃,弥散在耳边,惹人情思,有意无意。

“怎么办?”潘玥望着眼前的水泊,无所适从地问康南。先前的一场大雨已在坑洼不平的路上聚成了截断往来的泥塘。

“绕回去走另一条路吧。”康南说。

“啊?那还要走好远,我走不动了,你想想办法嘛。”潘玥娇嗔地说。

“办法?有一个,你准备好了没有?”康南说完,不等潘玥回答,已经俯身把她抱了起来。



水塘其实并不深,刚刚漫过康南的脚踝,逆着他的步伐,汩汩地向后流淌。那水里闪烁的微光,就在波漾之间,映入潘玥的眼眸,碎成一片目眩神迷。



“好了,下来吧。”康南喘了口气,对潘玥说。转眼之间,宽宽的水塘已经被他抛在身后了。

“不。”潘玥拒绝。

“为什么?”

“就不。谁让你抱我的,抱了就别后悔。”潘玥探过头,在康南耳边轻轻地说。

“我替你跋山涉水,你不但不感激,反而赖上了。我跟你说,你不下来,我手一软,你掉地上了可别怨我。”

“那就等你手软了再说。”

“可是……我有个东西送给你,你不下来,我拿不着。”

“是什么?在哪儿?我帮你拿。”

“在左边的裤子口袋里,你也拿不着,快下来吧。”

“那……好吧。”潘玥犹豫了一秒,不情愿地跳了下来,“是什么?快给我瞧瞧。”

康南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一块的硬币,递给潘玥,“喏,就这个。”

“就这个?”潘玥嘟哝着,狐疑地接过一块钱,翻来翻去地审视着,“这有什么特别的?噢,你就是骗我下来。”

“那可不能怨我。”康南笑嘻嘻地说:“你要是不耍赖,我也用不着骗你了是不是?”
“你太坏了。”潘玥说着抬手要打,康南却已拔腿跑开,潘玥不依不饶地追去,两人一前一后,在雨后的长街上绽开了一路水花……

爱情,只在黑夜里(十六)

康南离开女生宿舍的时候,正赶上小默和周海平来到门口,他仍旧是不冷不热地朝小默笑了笑,然后快步离去。只不过他并没走出多远,周海平已经赶了上来。

“怎么样?还算顺利吧?”康南问。

“别提了。”周海平垂头丧气地说,“她已经明明白白地拒绝我了,我没戏了。”

“是吗?”康南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没关系,好女孩多着呢,满街都是。”

“是啊,满街都是,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轮到我一个。对了,你跟潘玥怎么样?”

“我们从来就没怎么样啊。”

“得了吧,还装呢,盲人都看得出她喜欢你。你就好了,漂亮女生上赶着追你,真是同人不同命。”

“是吗?”康南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回头望向小默的宿舍,那里灯火闪亮,在薄薄的,变幻不定的雨幕后。

星期六的夜晚,小默又来到了一九六一,是刻意还是鬼使神差,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当留声机里的唱针悠悠地划过黑胶碟上的某个音符,她的心中才怦然一动,忽而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在期待某个声音。

那个声音,会不会来?

如果他来了,是心底的灵犀还是冥冥中的天意?

留声机里黑胶碟换了一张又一张,那个声音却一直没有响起。


小默怅然地跨出了门口,仿古街的两头都已经绝了人迹,只有那些雕像,一成不变地伫立着,提醒着人们那些曾经的存在。那些东西,真的存在过,只是,仅仅存在于那时,那刻。

两周后的周末,实习生们要返校办手续了,潘玥临走,要康南去送行。

“你要等我回来。”月台上,潘玥恋恋不舍地说。

“为什么?我不等。”康南回答。

“你不等?”潘玥瞪大了眼睛,“那……那你为什么抱我?”

“噢……那个……”康南笑了笑,“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什么故事?”潘玥一脸的委屈。

“有一天,船山和尚和一个朋友走在一条泥泞的路上,天正下着大雨,路边一个美丽的姑娘因为身上穿着绫罗而无法跨越泥路,船山和尚就说:‘来吧,姑娘,我抱你过去。’于是上前抱起那个姑娘,跨过泥路之后,把她放了下来,然后继续赶路。这一路上他的朋友都很纳闷,后来终于按捺不住,问他:‘船山和尚,你们僧人不是讲清规戒律,不近女色的吗?你怎么能抱那个漂亮的姑娘呢?’船山和尚听了,笑着说:‘啊哟,你还抱着那姑娘呀,我当时就把她放下了。’”康南说到这里,转头望着潘玥迷惑的眼睛,接着说:“其实,同样的话我也想跟你说。啊哟,你还在我怀里呢?我当时就把你放下了。”

“什么呀?”潘玥愣了一会儿,不解地问:“你又不是和尚,什么近不近女色,放不放下的?”

“我……其实我就是想说,我对你并没有别的念头,我……我喜欢的是另一个女孩子。”
“啊?你……”潘玥吃惊地退后了一步,两只眼睛刷地红了,她咬着嘴唇,努力忍住盈眶的泪水,一句话也没再说,转身登上了南下的火车。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沙发  发表于: 2011-02-08  
夜,不为谁停留。在另一条通往静安新城的路上,漫天的落叶在昏黄的灯光里起起落落,细雨的轻抚,在叶脉间催发出柔弱的呢喃,弥散在耳边,惹人情思,有意无意。——文笔真美!佩服!

给才子拜年了,祝新年快乐!大展鸿兔~~~~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板凳  发表于: 2011-02-08  

淡淡地叙述,波澜不惊的故事。几个青年男女,青春直面,期待难掩,却又性情各异,景色不同。
潘玥的热烈大方,敢爱敢言。小默的含而不露,矜持慎重。孙海平的茅塞顿开,幡然醒悟。康南
的风流倜傥,却又把握有度。都令人印象深刻。其中,主人公小默被刻画得性格鲜明,层次丰富,
尤其令人爱怜有加,甚有读者缘!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韵依依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9254
注册时间: 2010-08-07
最后登录: 2018-01-19
地板  发表于: 2011-02-08  
很有情趣的故事,好文笔,好构思。。 欣赏!给南明才子拜年!新年快乐,万事吉祥!!

韵依依
南明离火 离线
级别: 中级士官
UID: 338
精华: 1
发帖: 18
注册时间: 2010-12-14
最后登录: 2012-06-06
4楼  发表于: 2011-02-09  
谢过红尘,点缀和依依。

祝新春快乐!心想事成!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