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22)新生活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1-02-14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22)新生活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中秋的第二天,斯羽踏上了回英之旅。这个中秋的月亮虽圆,他们一家却无未能团圆。

 

宋茹经过全面身体检查,查出患有糖尿病,且尿糖指数高得惊人。这段时间她总感到口渴饥饿,一日日渐瘦,但她一颗心根本没放在自己身上,从未在意这些异常。如今,安行章坚决要与她离婚,又经过一次以死相争,她好像重新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她除了严格按照医生开的药治疗以外,也非常严格地控制饮食,以前她喜欢吃油腻甜咸的东西,现在完全杜绝了,不吃任何荤腥,一律瓜菜代。天天收听收看有关健康的讲座,不厌其烦地搜集各种治疗糖尿病的新药和营养药的资料,每顿饭之前吃各种药片就要花一个多小时。还买了个测量血糖的电子测量仪,早晚测量。

 

她晚上常常回来得很晚,斯羽问起时,她不是说去锻炼,就是说在单位学习。斯羽乐得她有事可做,期望她的心态会因此健康积极起来。

 

王海洋为安行章找了一个有治疗中风祖传秘方的老中医开了药,牧歌托人请中医学院的中医每天来给他扎针灸,做专业按摩恢复。短短两个月,王海洋交还给斯羽的十万块所剩无几,经济压力迫使斯羽想尽快将王海洋在英国开公司的计划付诸现实。平生第一次目标如此明确,她心中却充满惶然,对即将做的事没有丝毫把握,也清楚地意识到如不成功,未来堪虞。

 

她不由慨叹从前的自由,尽管烦恼重重,毕竟没有负责这条绳索牵制。可现在所慨叹的从前,她曾认为是深渊。其实因为有明天,现在永远不会是难以逾越的天堑,不过是当局者迷,错觉插翅难飞罢了。想通了这一层,她心中增添了些勇气和力量。

 

王海洋交给斯羽两万镑作为注册租办公室等的初步活动经费,不久,集旅游,留学,商务考察,投资指导等一体的公司很快在陆家豪的帮助下成功注册了。斯羽没想到在英国注册一个公司如此容易,只要通过网络交几百镑注册费即可,根本不需注册资金,但身为留学生的斯羽虽然可以做老板,却不可以为自己的公司工作,必须雇佣在英国有合法身份的人。斯羽得到王海洋的认可后,在报纸上招聘了一个PART-TIME会计和业务员。

 

斯羽将联系到的学校名单和收集的资料等报告给王海洋,王海洋建议斯羽最好邀请一两所学校对外招生的负责人到沈阳一行,一切费用由公司负担,以便显示公司实力,增强公司开发布会、展览会并招生会的号召力和可信度。这样一箭双雕的好事当然大受欢迎,斯羽也很高兴这么快就可以回去看望父母。

 

宋茹已经瞒着斯羽私下求王海洋为她找图书馆馆长,争取到在职党校研究生的名额,她激动地象斯羽报喜。斯羽对母亲又去麻烦王海洋心里不舒服,已经欠他够多的了,这样下去如何偿还他的人情债,但事已至此,她不忍扫宋茹的兴,只好随声附和。宋茹心中充满喜悦,一周只需去上一天课,两年读完所有课程,考试通过,就给研究生的文凭。以后评职称大可抬头挺胸地争取了,她对王海洋不仅充满感激,更加刮目相看。斯羽每次给她挂电话她都在她耳边叨咕王海洋的能力及能量,话里话外希望斯羽能尽快接受王海洋。

隔着千万里,斯羽不好意思不忍耐地听,只能瞅空打个岔将话题转移。回到家可就难逃了,她刚要补个觉,宋茹就过来坐在她房间椅子上,语重心长地劝,“人海洋不仅有钱,对你、对咱家还一百个好,他可跟我表示就差你一句话了。这么好的人,你要不抓紧,就被别人抢走了。”

 

斯羽闭着眼睛,不胜其烦地说,“妈,你能说点别的话题吗,三句话不离他,烦死人了。”

 

“不说他,那说啥呀。这不是你终身大事啊,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你要是能赶快嫁给他,我不也彻底完成任务了嘛。”

 

斯羽打了个哈欠,“哎呀,妈,求求你,让我清静一会,我困死了。再说我也不是你的任务,你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你自己。”

 

宋茹站起来,但不肯轻易罢休,“你要是没个好归宿,我再照顾自己,不也放不下心吗?告诉你啊,咱绝对不能找没家底没能耐的,吃苦受罪不说,将来有个病灾的,连药都买不起。有点事都求告无门。你看我,省吃检用一辈子,到头来怎么样——被人象破抹布一样扔掉了,没人待见你吃过什么苦,吃苦活该。你要是嫁给海洋,我还用挤公共汽车,倒好几次车,跑到专销点买药啊,买十盒蜂胶花五六百块心疼得要命,人家有钱的都一箱箱买了放轿车里拉回去,还有折扣。也不必一毛钱都想省,以防万一我不在了,多少能给你留点存款。”

 

斯羽坐起来,拍了下被子,“妈,你思想有问题。我跟你说过了,我这辈子不嫁人,自己过。以后别老跟我提王海洋,我这就给他挂电话,明确告诉他赶紧找别人。你也千万别再省着,也别为我攒钱,那不是让我有负担嘛!”

 

宋茹着急地虎起脸,“不许你给他打啊,说那话多让人家伤心。再说,孤家寡人一辈子不寂寞死,别人也会讲究死你。行了,咱不说嫁不嫁海洋,那你以后好好干,公司做大点,做个女强人,多挣点钱。到时候可要把钱给妈寄回来,妈帮你存上,省得在你手里都花光了。”

 

斯羽没好气,“妈,你怎么就知道钱。”

 

宋茹反驳,“我不知道钱行吗,这房子要分期付款,我一个人工资又要付房费,又要买药治病的。我月月光,能不提心吊胆吗?”

 

除了钱和根深蒂固的怨气,她似乎决心把安行章完全置之度外,对他的近况不闻不问,但安行章单位给开的百分之五十工资,她却全部收归囊中。

 

斯羽投降,“好,我服了你了,妈!”斯羽将手举在耳边发誓,“我,安斯羽,保证将来给母亲宋茹挣很多很多钱,让她买得起药,付得起房费,出入有车,荣华富贵地安享晚年!行了吗?”斯羽抿嘴瞪着母亲。

 

宋茹还想说什么,斯羽捂住耳朵,宋茹摇摇头,嘟囔着走了。斯羽目送她,短短几个月,她的背陀了,走路也有点蹒跚,斯羽不禁难过,决定以后不再和母亲较真了。斯羽很快听到门响,知道宋茹又出去了,她有些疑惑,秋天黑得早,这时候不在家追看《大长今》,出去干什么呢?来不及多想,她已抱着被子一角陷入梦中。

 

快圣诞的时候,王海洋亲自带领第一批学生和更多的流动资金来到了英国。斯羽租了两栋连体三层小楼给学生住,并大致给他们讲解了伦敦生活交通等情况,让他们如有疑难,可以找她。出门后脑中闪出个主意,决定将伦敦生活起居交通旅游购物和租房资料等信息以公司名义在中国印刷成小册子,附送给所有到他们公司办留学和考察的人,公司的影响一定也会因此举扩大。

 

王海洋来了之后只与学生们住了一天,就让斯羽帮他找个条件好的公寓,斯羽只得放下手头大堆事务出去找公寓,最后在离陆家豪的住处不远的地方找到了。王海洋请求斯羽也搬到同一公寓,费用由他负担,因为他不谙英文,寸步难行,斯羽只好搬离原先的住所,住到他隔壁。斯羽很怀念那条绿树阴阴的老街。下了公车七拐八拐过去,都是窄窄的街巷,红砖老房子爬满常青藤,隔壁人家小小的前院里繁花似锦,邻居整理花园的时候见到她总会顺手送她一束小花,有时也会闻到谁家烤的蛋糕香,从半敞的窗户飘进来,到处充溢着一种动人而活跃的生活气息,而这种全封闭的新型公寓虽安全舒适,可就是少了那么点情调和性格。

 

圣诞节前一天,斯羽领学生们去了伦敦西区最著名的一个旅游景点考文特花园。无论从建筑风格还是功能上讲,考文特花园在伦敦是独一无二的,石柱、庭院和宽大的广场,无不渗透着浓厚的古罗马遗风。圣诞节之前的考文特花园,尽管寒风凛冽,却阻挡不住节日前的热闹气氛。商店和摊位挂满了五颜六色彩球和彩带,中央建筑物的周围广场上搭起了白雪皑皑的小木屋。不时地还可以看到圣诞老人带着尖尖的红帽子来回走动和街头艺术家们做各种表演。

 

中午在唐人街吃完饭,他们去牛津街(Oxford Street)和邦德街(Band Street) 的百货商店买减价商品,再转到骑士桥(Knightsbridge)的哈洛兹百货商店 (Harrods) 。然后趁天未黑之际,斯羽和王海洋先回公寓,斯羽把火鸡放进烤箱,然后又赶回到学生的住处帮他们把火鸡放进烤炉,还教他们调了圣诞红酒和吃火鸡的酱料并炒了几个中国菜给它们,这伙年轻人感动得一直把她送出门口。

 

带着满身寒气匆匆赶回公寓,王海洋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最初几天出国的新鲜劲过后,他觉得伦敦简直就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太没意思了,真不知道这些英国人怎么能在这么闷死人的地方生活。国内过圣诞比伦敦热闹多了,至少商店通宵达旦,灯火辉煌,饭店里推杯换盏啊,可圣诞夜的伦敦早早的街上连行人都难见一个。要在这待上几年还不跟蹲监狱差不多嘛。

 

屋子里暖气很热,斯羽脱下自己的薄外套顺手搭在落地窗旁的靠背椅上,只穿着短袖白色T恤和牛仔裤。

 

“烤箱闭火了吗?”斯羽问他,她嘱咐他三个小时后关火。

 

王海洋一拍头,“哎呀,忘了。”

 

斯羽赶忙抢进厨房,将火关掉,火鸡肯定已经烤得象芦柴棒了。不过反正谁也吃不了几口,应景而已。王海洋跟在斯羽后面亦步亦趋,斯羽嫌他碍事,指使他摆碗筷,端出火鸡。她在中国城早已订好几样菜请陆家豪开车帮着去取。她抬腕看表,快六点了,陆家豪还没过来。正在纳闷,陆家豪到了。

 

陆家豪将塑料袋递给斯羽,“不好意思,路上塞车,市中心的交通简直没办法。”

 

“怎么不架立交桥呢,这么有名的伦敦,市中心的路那么窄小,太没名了,跟我们沈阳差远了,我们那不管是否市中心,差不多的路全能跑四辆车,这伦敦市长不怎么想的。”

 

陆家豪将深米色帆布外套和格子围巾挂在衣帽钩上,“谁敢动那些老古董一根毫毛啊,那跟英国皇室一样都是伦敦一景,全指望着那些增进旅游收入呢,再说,如果真象你说的那样推倒重来,那也不称其为伦敦了。伦敦的特色除了曲径通幽,就是进入任何一栋建筑都有上百年历史在里面。这是他们压人的地方,也是他们的骄傲。大英帝国的荣光怎能轻易抹杀。当然塞车也是伦敦一大特色。”

 

王海洋撇嘴,“嗯,没看到什么荣光,就是看哪哪都憋屈,连唐宁街十号首相府的门也不大点,还黑门,都比不上我们的区政府办公楼气派。”

 

斯羽一边将简易饭盒里的菜倒进盘子里,一边说,“拜托有点品味好不好。才来几天呀,那么多牢骚,中国的城市因为大兴土木,求大求新,以至全无特色,千城一面,跟机器加工出来的一样。可伦敦是用时间手工精雕细琢出来的,独一无二。而且白金汉宫不够气派吗?海德公园,办公室旁边的摄政公园不够大吗?该大的地方自然大。伦敦啊,是要整体有整体的典雅高贵,要细节有细节的精致独特。你要细细体会才行。对,还有那些散落英国各地的古堡呢,那可是以幽灵著名的哦,去抓几个回国,包你发财,哈哈。”

 

王海洋搔着头皮也嘿嘿笑,“向你学习啊,赶明你带我好好体会体会。嗯,幽灵见到你这个美女肯定争先恐后地现身。”

 

“我要有时间就好了,谁象你呀,闲的只剩牢骚了。”她转向陆家豪,“咦,怎么没带章敏过来?”

 

陆家豪去机场接斯羽的时候,章敏也随行左右,斯羽乍看到她心里很不舒服,章敏对人太不厚道,可一转念就释然了,作为朋友,陆家豪要找谁做女朋友她无权干涉。后来陆家豪有意无意地对斯羽提起带章敏去机场是因为她说也要接个朋友,但这个朋友最终并未出现。

 

陆家豪含糊地答,“她啊,没找到她。”

 

斯羽瞟陆家豪一眼,耸耸肩,“真遗憾。”心中奇怪,难道两人闹别扭了?

 

饭吃到一半,陆家豪的手机响了,他抱了声歉,接起电话。听到那头的声音脸上不由现出不自然。

 

他踌躇地说,“对,我在外面。——不好意思。——什么,你走回去太远了,那你怎么来的?——噢,那我看看,这就过去送你回去。”

 

斯羽立刻猜到是谁,“是章敏吧?陆家豪点头。

 

王海洋热情地接道,“你朋友啊?让他过来一起吃,热闹热闹。反正这么一大桌子菜,多几个人吃才不浪费。”

 

斯羽似笑非笑,点头附和,拿眼睃着陆家豪,陆家豪支吾,“她可能吃完了。”

 

王海洋说,“吃完了可以来喝点酒,聊会天啊。还犹豫什么,去接她。”

 

陆家豪只好对着电话告诉章敏马上接她过来吃饭。章敏的到来真的让饭桌热闹起来,她谈笑风生,左右逢源,吃完了四个人一起玩扑克,玩到深夜方罢手。

 

斯羽第二天很晚才醒,外面没有阳光,浓厚的灰云正在劲风的推动下急速地向东流去,如同一条一望无际奔涌的大河,恍惚间,似乎可以听到哗哗的水声,斯羽觉得自己的床仿佛变成了一叶轻舟,顺流而下,浪花打湿了她的头脸和衣袂,她在被子里缩了缩身子,很想继续睡觉。然而,学生们挂电话来喊闷,想请斯羽带他们出去逛逛。这些学生只有十八九岁,大都是王海洋朋友或朋友的朋友的孩子,斯羽无法推辞。

 

圣诞节哪有好玩的地方?年轻人的地盘,斯羽脑中灵光一闪——那充满了青春活力,并带有梦幻色彩的伦敦露天滑冰场(Ice Rink)。这种类型的滑冰场在伦敦有十来家,不仅可以在市中心的大理石拱门(Marble Arch)和自然历史博物馆(Natural History Museum)旁边看到,也可以在离滑铁卢桥北端不远处的苏牧萨特庭院(Somerset House)里找到。就连伦敦塔(London Tower)和汉普顿宫(Hampton Court Palace)以及皇家植物园凯欧花园(Kew Garden)里都在今年同时开辟了这种广受欢迎的露天滑冰场。这些滑冰场都是临时的,来去匆匆,每年的十一月底出现,到第二年的一月底就逐步地消逝了。

 

她带他们去了伦敦塔附近的滑冰场,前古堡城墙和护城河之间原先的草地上。一边是白色的现代风格的制冷房和冰场,一边是由灰砖块砌成的,每一条夹缝里无不渗透着历史沧桑的旧城墙,形成了极其鲜明的时代对照。

 

看着几个年轻人在冰上滑动,斯羽的眼前浮现出George在冰上矫健的身影,这个地方还是George去年这个时候带她来过的。从中国回来后她只去了一趟学校办休学,并没碰到George,也未与他联系过。马蒂尔德从亚马逊河流域回来倒给她挂过电话,约她出去喝咖啡,她没时间,马蒂尔德就跑到她办公室,说起去亚马逊河探险的经历。斯羽盯着她一头DREADLOCKS暗自想这个发式真是最适合野外探险,否则几个星期洗不到澡,头发的打理是最麻烦的。

 

新年除夕晚上斯羽拒绝了学生们请她一起去去特拉法尔加广场听钟声的邀请,独自在家看电视直播,她想起George,想起他在特拉法尔加广场上那迷惑深重的吻,不禁拿出手机,可她最终略过George的电话,打给马蒂尔德。

 

马蒂尔德不等她询问George的近况就沉重地说,“SYLVIA,刚听到一个坏消息,正想告诉你。”

 

斯羽一愣,“什么坏消息?”

 

PHEOBE昨天晚上自杀了。”

 

“什么?”斯羽的脸霎时发白,“真的吗?”

 

“我怎么会随便开这样的玩笑。”

 

斯羽喃喃,“怎么会?为什么?”她仿佛看到PHEOBE美丽的脸庞,那样一个花一般的生命到底为什么选择自行了断?

 

“听说她得了产后抑郁症。”

 

斯羽难过地说,“这真是个悲伤的消息。”尤其是新年将至的时候。她的父母该多伤心,还有George,到底PHEOBE是他旧日女友。忽然她想到一个问题,“PHEOBE的孩子是George的吧?”

 

“应该是。”

 

George也真是,不负责任。”

 

“你让他怎么负责呢,他又不爱PEHOBE了,勉强跟她在一起,两人也不会快乐呀。”斯羽无语,马蒂尔德问,“下星期举行葬礼,你去吗?”

 

“我恐怕没时间。我到时买束花,你帮我带去吧。”斯羽叹了口气,生命如同后浪推前浪,总有扑倒不起的,而爬起来的人,一定要义无反顾地向前。

 

马蒂尔德接着说,“George非常自责,现在闭门不出,谁也不理,你有时间给他挂个电话安慰他一下,他最听你的话了。”

 

George一定是内疚于跟PHEOBE分手后,对PHEOBE无数次要与他复合的请求表现冷酷。斯羽放下马蒂尔德的电话就给George挂,George的手机却关机,她只得留言。她并不知道如何安慰他,不过简单说声保重而已。George没给她回话。

 

然而斯羽无暇多想其他,新公司事务繁多,两个PARTTIME员工一天只做几个小时,学校,律师楼,租车公司,房屋出租代理公司,银行,税务等等,都需要她亲自去打交道。幸好她最痛恨的表格她尽量推给她们填写。英国的表格名目繁多,琐细异常,她检查的时候都觉得不胜其烦。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沙发  发表于: 2011-02-14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板凳  发表于: 2011-02-14  

风驰电掣,目不暇接。这一段日子,斯羽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现在又急匆匆赶回英国,除了继续学业,更要紧的是把王海洋的公司开办了起来,紧接着一系列的业务活动也开始了。看起来颇为顺利,可是相信这里面的艰辛与付出也一定是相当可观的。

如今的斯羽已经由昔日单纯幼嫩的小女生,锻炼成了一个沉稳干练的新女性。在生活中锐意进取,努力耕耘着。她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先还清家中的债,再为父母提供一定的生活资助。所以,她必须赶快读书毕业,同时也要竭尽全力地帮助王海洋把公司办好,从而也能多少偿还一点儿王海洋的人情,同时这个公司的效益,也可以成为自己在经济上的一个支持。

由于王海洋公私兼顾地全力以赴,更由于有陆建豪的帮助,斯羽的目的应该能达到。所以,看起来事情是上了轨道了。小说的主人公在经过极端的挫折之后,终于可以昂首挺胸的站立起来了。

经过一段志同道合的并肩拼搏之后,如果斯羽接纳了王海洋,那也不是不可以,而且看起来,还是理所当然般的水到渠成呢!只是陆建豪与心爱之人失之交臂,会痛楚之极。生活就是这样,有得着的人,就一定有更多的没有得着的人。期待,总在下一站。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韵依依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9254
注册时间: 2010-08-07
最后登录: 2018-01-08
地板  发表于: 2011-02-15  
哇,扬扬洒洒一长篇,欣赏!! 节日问好歌儿!!

韵依依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4楼  发表于: 2011-02-15  
雪M回来了~~~哈格哈格~~~

给你拜个晚年,祝兔年大展鸿兔~~~~吉祥如意!!佳作多多!

还是喜欢陆家豪~~~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5楼  发表于: 2011-02-18  
谢谢小点一如既往的点评,也谢谢依依和红M的支持!
雪球儿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8
精华: 0
发帖: 10644
注册时间: 2010-09-19
最后登录: 2016-01-15
6楼  发表于: 2011-02-22  
活动结束了,来读歌儿的小说了。。

新的一年。期待你佳作连连。。

问候大作家

雪球儿/球球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