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23)爱情是怎样来临的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1-02-17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23)爱情是怎样来临的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春节的时候,王海洋回沈阳过年,回来后,他就要尽量呆在英国了。根据陆家豪对移民政策的介绍,他办了一套假硕士生学历证明,计划走英国针对高科技技术人员移民所制定的移民政策。政策要求有高等学历,有工作经验,有专业领域的突出表现。如果资料审查通过,必须每年报不少于年薪三万镑的税,呆在英国五年以后可以申请永久留权。 

 

这对王海洋来说是个苦差事。过惯了声色犬马,灯红酒绿的生活,英国千篇一律的生活就象经常多云阴雨的天气一样让他郁闷。可是,他因为与澳门赌博被双规的副市长关系密切,担心早晚被牵连,刻意借助这个公司将所有财产转移国外,所以只能委屈自己了,虽然他觉得他就象一块蛋糕,等身份下来那天,也就长毛变质了。

 

斯羽给他报了个ESL课程学基础英文,一周一次,他当做社交坚持去了,但依旧百无聊赖,班上多半是已婚女人,一个个灰头土脸,初来乍到忧虑甚多,难免露怯,长的好点也被脸上的失落埋没了风采,他的学习劲头提不起来。

 

因为无聊,又对斯羽教他的电子游戏不感兴趣,除了看看影碟,他只能坐在办公室里巴巴等着中午的饭点拉斯羽陪他吃饭。

 

斯羽陪王海洋去中国城吃过几次吃饭,再不想那么周折。虽然王海洋已经买了辆车,但伦敦城里不仅行车难,找位置泊车更难。地铁倒是四通八达,但因为世界各地游人众多,日夜拥挤不堪,如同沙丁鱼罐头。双层公共汽车宽敞人稀,可又象老牛车,如果没有时间和闲情坐不了。

 

“要不以后还是带三明治吃,省时省力。”

 

王海洋连连摆手,“你饶了我吧。我宁可饿着也不吃那玩意。”

 

斯羽被他的表情逗笑了,“入乡随俗,你懂不懂啊。中国人全被吃耽误了,一顿饭做几个小时,再吃几个小时,一天倏忽做没了,一辈子哗啦吃完了,多少比吃有意思的事来不及做,肉身已经变土。”王海洋苦笑,拿眼睛看她,意思是那你要我干什么,斯羽不耐地一挥手,“不如先领你去健身中心报个名,没事你就去健身嘛,留得青山,以后回国准比你那帮狐朋狗友柴火多。也没见过你这么大人整天就知道缠人的,公司附近有多少有趣的地方不知道去,象楼下的摄政公园里的玛丽皇后花园(Queen Mary's Garden),每年夏天玫瑰花盛开的时候,那里会有3万多株、400多种珍品玫瑰争奇斗艳。比一辈子能见到的玫瑰花都多,公园里还有个露天剧场(Open Air Theatre),听说今年演莎翁的《仲夏夜之梦》。附近还有贝克街福尔摩斯纪念馆和图索德夫人蜡像馆,再走远点可以到大英博物馆,伦敦有名的地方多了,走一年也不带重样的,你一大男人,没人拐没人骗的,自己拿地图在伦敦城转悠去呗。多照几张照片,当练摄影了,然后统统寄回去,你那些朋友保准嫉妒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多幸福的生活啊,让你弄得跟世界末日似的。”经理教训董事长,哈,这世界颠倒了。斯羽心中好笑。

 

王海洋不以为忤,他坐到斯羽的桌上,“我不是没人陪吗,要不你陪我?”

 

“王大老爷,说你缠人你马上装儿童是不是,我倒愿意象你那样悠哉悠哉,我有那福气吗?你没看我一天忙的团团转,恨不得是三头六臂的哪吒啊。”

 

王海洋伸过头去,“不如你嫁给我得了,公司咱找人干,咱俩专负责给伦敦,不,给世界摄影,寄回去让他们眼馋。就当提前退休了。”

 

斯羽噗哧笑了,拿笔点他的额角,“你这么黏人,我嫁你早晚还不被你缠得七窍流血而亡?!”她明亮的眼睛炯炯有神地注视着他说,“本人郑重宣布:独身一辈子!”

 

王海洋跳下地来,夸张地将手放在心脏部位,“哎呀,你可不能,你要独身得多少人伤心致死啊,不行,干嘛呀,看不上咱不要紧,这世上就没你看上眼的,独身多浪费资源。”

 

“这世上有心人越来越少,都变得刀枪不入。包括我。”斯羽哈哈笑了。

 

王海洋也跟着笑了,他不懂这个女子,越接近越不懂。也许对于他,她永远是可望不可即的。他无计可施。因为他对其他女人的优势在她眼里并不值什么,他有些后悔当初太想收她的心,没把她及时拿下,错失良机。但真拿下了,公司会有今天的局面吗?他和她的关系会这样和谐吗?世上永远没两全其美的事。

 

“没事去找章敏陪你玩,她时间机动。人家都表示过多次愿意为你效劳了,别辜负人家的好意嘛。”

 

“那是人老陆的女朋友,老陆那么够意思,怎好夺爱。”陆家豪一直帮斯羽出谋划策,王海洋打算给他一些费用,但他拒绝了。

 

斯羽啼笑皆非,“你真花痴!谁让你夺爱了,朋友正常交往不行啊?再说章敏与老陆学历相当,年貌般配,根本没你什么事,你别自作多情。”

 

陆家豪曾在斯羽问他何时与章敏结婚时,郑重声明他与章敏仅是普通朋友,但章敏对陆家豪的亲昵态度,还是让斯羽觉得他俩也不一定就是落花与流水的关系。斯羽其实为陆家豪遗憾。章敏不是不好,就是有些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的感觉。如果王海洋愿意,章敏百分百投入王海洋的怀抱。

 

“这你就不懂了,有些女人啊,还真当自己是花,时刻准备着招蜂引蝶。你说,老陆也是哈,怎么找了这么个女人呢?虽说有学问,但和那些社会女人没啥区别呀。别说,也有区别,她会用脑子,除了钱,还要其他。”王海洋早看出陆家豪喜欢的是斯羽,但他故意提章敏,成心误导斯羽,他可不想给自己树个情敌。

 

斯羽奚落道,“老兄,知道你阅女无数,尺寸样式都装这了吧。”她拍了他的大肚子一下,点点头,似乎表示检验合格。来英后王海洋又发福了,脑满肠肥的大老板自然不乏女人青睐。斯羽始终把他当作一个不可交心的朋友。也许熟络亲近,但无法欣赏和交流。谁让她说的东西他都不懂呢。“要钱又要人,表示人家除了把手放你口袋里,还把心放你身上了。多好的事!”

 

王海洋两手一摊,“我哪有无数啊,这辈子就想阅一个,人家却不待见。”斯羽瞪他,他赶紧半躬了身子,伸出手,“吃饭去,安总请。”

 

斯羽白他一眼站起来,“不如以后晚上把第二天的午饭做出来,中午在办公室里热热?”

 

“你得了吧,我就这么点宝贵的和你出去遛遛腿的时间,你就别残忍地剥夺了。”

 

由于实在没别的事可做,王海洋很快就照斯羽的建议挎着相机走伦敦,逍遥自在,实在烦闷,就回国待两周,斯羽独力支撑全局,因为又增加了针对在英中国人的境内旅游一项,从订大巴,订机票到订酒店,讨价还价,行程路线选定,事事都要亲力亲为,她不得不夜以继日,废寝忘食。

 

陆家豪见她如此投入,只能尽量帮她多分担一点,但还是眼见她愈加瘦了,他苦于分身乏术,无能为力。她做的太晚的时候,他会去给她送自己做的宵夜。现在他练出了一手熬各种粥的本领。

 

这一年来斯羽的勤奋颇有成绩,公司走上正轨,逐渐树立了信誉,她依照前言给母亲月月寄钱,并支付父亲的所有费用,欠牧歌的钱用年底分红一次性归还了,她自己每月倒所剩无几。好在除了吃饭,她没时间花钱,忙碌也消弭消费的欲望。不过,那种成就感是前所未有的。

 

又一年的夏天即将来临的时候,公司已经正式雇佣四个工作人员,尽管都是小时工,但错开时间,一天都有人工作,斯羽感觉轻松了不少。王海洋建议找个地方去度假,斯羽立刻赞同,两人敲定利用这个长周末去温布顿看网球赛,然后去看皇家赛马。斯羽建议邀请陆家豪一起去,费用由公司出,算作给他无偿奉献的一点回报。三人行虽然不是王海洋期望的,但也不得不表示赞同。

出发这天他们并没提前起床,既然是度假,当然要放松,各人都睡到自然醒,然后吃了简单早餐才上路。车子刚开出他们所住街区,斯羽接到刘娟的电话,她非常意外,同时觉得有些愧疚,自己的个性实在不够热情坚定,稍遭冷遇即疏远了患难之交,这么长时间都没尝试与刘娟再联系过。

 

刘娟与她寒暄一阵,声音忽然转为漂浮,好像冷得哆嗦的感觉,不停打喷嚏。

 

斯羽关心地问,“娟姐感冒了吗?”

 

刘娟的声音愈加颤抖,“嗯——没有,鼻子不舒服。”她抽鼻子。

 

“去没去看医生,是不是花粉病啊?”

 

“可能是,——没事——吃点药就好了。”她忽然呻吟一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哎呀,小安,别见笑,嗯——最近身体不太好。我想求你帮点忙。”

 

“是吗,是不是打工累的?娟姐不用客气,只要我能帮得上的都没问题。”

 

“嗯,可能是,一直没歇过。你——能不能借我点钱——看医生?”

 

“看医生不花钱啊,娟姐,你是指开药吧?”斯羽心里奇怪,英国是公费医疗制,任何人到这里都可享受,一张药方不过六七镑而已,不贵,照理刘娟一直打工,这点钱不会没有。

 

“对——开药,我最近手头紧张。你能借我点吗?”刘娟声音里充满了乞求意味。

 

斯羽虽疑惑却依然爽快地说,“行,需要多少?”

 

“嗯——一百镑,嗯,如果不行,五十镑也行。老板一出粮我就还你。”

 

斯羽猜刘娟一定有难言之隐,她不便追问,立刻答应。“不急,你什么时候需要?”

 

“现在——现在好不好?我急需。”

 

斯羽沉吟片刻,要来刘娟的地址,让王海洋转向,去刘娟的住处。这是一条狭窄的小街,房间里因为狭小和不勤于打扫,散发着浑浊的气味。站在刘娟面前,斯羽吓了一跳,体形圆润丰满的她竟然变得形销骨立,脸上长肉的部分全部塌陷,颧骨和腮骨高高的支棱出来,眼皮松懈,厚厚的嘴唇都似乎干缩得菲薄了。

 

不等斯羽开口,刘娟无神的眼睛一亮,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小安,你真好,谢谢你。进来坐。”

 

斯羽心中充满疑问,短短两年,刘娟无论是外表还是精神都判若两人,她摇头道,“不了,娟姐,我还有事,赶时间,这就走了,钱在这。一百够吗?不够,我这还有一百。”

 

刘娟用手捂着鼻子,忙不迭地点头,“好,好。谢谢。”斯羽将两百镑放到刘娟手里,刘娟牢牢地抓住。

 

“娟姐,你怎么变得这么瘦,是不是病了,最好去看看医生。今天没时间,改天我再来看你。”

 

 在路上,斯羽又不放心地给刘娟挂电话,想提醒她也许她得的是糖尿病或甲亢。可是电话无人接听,她只得留言。

 

每年温布顿网球赛的时候英国都下雨,今年也不例外,但小雨并不影响运动员在球场上驰骋。斯羽喜欢雨水浸润后青草与树木散发出的清香。陆家豪给每人买来浇了奶油的草莓吃,并负责打伞。如果晴朗,可以一边喝茶一边吃奶酪蓝莓蛋糕欣赏,那真是无限惬意。斯羽如愿以偿看到了费德勒的英姿,他再次赢得温布顿网球赛冠军。王海洋只管拍照,不关心到底谁赢了,他似乎真的迷上了摄影。

 

看了一场网球赛,他们转道去一向盛况空前,在爱斯考特赛马场 (Royal Ascot racecourse) 举办皇家赛马会。爱斯考特赛马场坐落在温莎堡 (Windsor Castle) 不远处,赛马场主楼的建筑极其豪华现代,在休息的地方,白色的帐篷搭建在绿荫之中,草地的尽头是奶白色的庄园别墅。

 

斯羽示意王海洋和陆家豪看左边,“理查德·布兰臣,最富冒险精神的亿万富豪,男人榜样。看他女伴的帽子,是面英国国旗。”

 

陆家豪也说,“瞧那个女士,头顶巧克力冰淇淋。”

 

王海洋不亦乐乎地拍照。斯羽很遗憾自己没时间买顶帽子戴,在这个场合,女士不戴帽子很另类,摘点树枝编一个圈戴头上都好过没有,反正场内充满千奇百怪的造型,她感叹,“真不愧是全球帽子盛会。”

 

陆家豪听到她的感叹,挤出人群,一会举着一顶大草帽进来,草帽沿上堆满白色小雏菊和黄色蒲公英,一把把青草被塞到帽箍里,显然是陆家豪的创意,斯羽惊喜地叫出声来,跳起来情不自禁地给了陆家豪一个拥抱,立刻将帽子戴在头顶,将帽子上两条宽宽的白色缎带系在下颏。

 

王海洋在心里艳羡陆家豪会讨好女人,后悔自己怎么没想起去买顶帽子给斯羽,急忙举起相机。斯羽穿着碎花蓬蓬裙,笑容灿烂,冲他摆手,阳光在她脸上涂了层淡淡的金色。真美!陆家豪白色T恤深蓝粗布裤子,与她不配,他略掉陆家豪,只对着斯羽不停地按动快门。他心中沮丧,现在他和斯羽的关系越发象合作伙伴,而不是追求与被追求者了,他在国内的优势在英国丝毫无法体现,反而,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在某种意义上讲,他都不得不完全倚重斯羽,女人怎会爱上比她们弱势的男人呢。这点陆家豪比他强太多,斯羽非常重视陆家豪的意见,不止一次对他说过从陆家豪那获益良多。王海洋特意让陆家豪为他和斯羽拍一张,他的手轻轻揽住斯羽肩膀。斯羽兴致高昂,招手将陆家豪也叫过来,请人为他们三个照一张留念。

 

三人都各自选了一匹马去下注,斯羽选了乘风,因为喜欢这个名字,王海洋的马赢了第一,他的马名是冠军。果然名副其实,不辱其名。

 

三人尽兴而返,斯羽尤其开怀,自从到英国来,还从未如此痛快地玩过。他们约定下周去逛位于伦敦东城区的斯毕塔菲尔德(Spitalfields Market),陆家豪是那里的常客,他业余时间喜欢淘古董。斯羽觉得生活一定要有这些内容才令人回味,否则当牛做马一生实在了无生趣。是了,她依然喜欢享受,最好不必干自己不喜欢的活,闲来读书画画弹琴,散步喝咖啡,然后找一些有趣的地方和有趣的事,唉,真是脱胎换骨难。那些不着边际的梦想怎能把生活继续下去,而不劳而获更要以牺牲尊严为前提,没有尊严的生命与行尸走肉无异。所以,只能生命不息,工作不止。

 

斯羽放心不下刘娟,多次抽空给她挂电话都无人接听,这天她与陆家豪在办公室做完一个签证申请材料,看天色还早,就特意跑到刘娟住处看她。敲门无人应答,他们正想转身,斯羽的手袋扫到门上,门吱呀一声自动开了。斯羽探头叫刘娟的名字,见床上躺卧着一个人,走近一看,竟是刘娟蜷缩着,面色青白,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手边赫然是个针管。斯羽吃惊,细看刘娟的手臂,手臂上密密麻麻布满针眼,她不由恐惧地啊了一声,捂嘴倒退几步。陆家豪见状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握住她发抖的手。

 

“别怕,她是瘾君子。”陆及家豪的手温暖厚实,斯羽的心安定下来,庆幸这时候有陆家豪在身边。

 

斯羽忍不住洒下泪来,“怎么会这样呢?娟姐怎会吸毒呢?她不会这么傻啊。”在她的印象里,刘娟是个勤劳朴实的女子,一心为了女儿和家庭含辛茹苦,和毒品根本不可能搭界。

 

陆家豪镇定地说,“我们最好送她到医院,看医生怎么说。”

 

医生建议刘娟去戒毒所,所有的戒毒所都是私人的,斯羽决定帮刘娟支付费用。对刘娟的吸毒,她百思不得其解。象刘娟这样谨慎勤恳的人,即使毒品摆在面前也会当作洪水猛兽,速速逃离,绝对不会沾染的。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不顾一切?啊,生活真无常,人生充满变数。

 

第二天斯羽起的很早,由于为刘娟的事困扰,晚上没睡好,她决定不开车去上班了,王海洋还在睡懒觉,她塞了一张纸条在他的门里,自己出来。这天的天空微云,晴朗,是伦敦成功申奥的第二天。

 

深入地下一百多米的地铁里照例拥挤不堪,而且躁热异常,让人汗流浃背。斯羽背着一个大公文包,尽量靠一边站着。她要在国王十字站下车。想起自己自己那年差点露宿地铁,她庆幸终于摆脱了那种走投无路的日子。她又想起陆家豪在危难时对她的援手,后来家里发生的种种,与王海洋的机缘,继而她又想到刘娟。过几天要抽时间去戒毒所看看她,真希望她能早日康复。不知为什么,在拥挤的人群里,她觉得很孤单,这种感觉很久没出现了。

 

陆家豪来电话问她有无睡好,与她聊起刘娟,巧的是他的车送去车检了,也没开车,坐的跟她是一个线。两个人心里隐约荡漾起一团温馨。知道在这拥挤的陌生的人群里,有个亲爱的朋友就在不远处,真好!

 

斯羽仿佛看见陆家豪穿着白衬衫深色西裤的身影,挺拔干净如白桦树,“今天晚上我们聚聚吧,把章敏也叫来。她能干,人多也热闹。”

 

“也是啊,就我去老王是不是会嫌我不仅老蹭饭,还太晃眼啊?”陆家豪也微笑着以其人之道回应。

 

斯羽知道他多心了,但也不解释,“老王这人就怕冷清,巴不得有N多人陪他共进晚餐呢,不过恐怕他会嫌你度数不够。他喜欢贼亮贼亮的,越晃眼越好!”斯羽轻声嘻嘻地笑,瞥见自己在玻璃窗里的脸,那是一张光彩照人的脸,眼睛闪闪发亮。她不禁一愣。

 

“没想到老王意识超前。那我就争取把电充足点再去。”陆家豪也笑着说,“对了,你不反对的话,我带一瓶威士忌过去。”

 

“当然不反对,就是别象圣诞那次喝得酩酊大醉就好。王海洋不上班可以,你我可不行。”斯羽提醒。

 

陆家豪不好意思,“不会了,我甘拜老王下风了。小酌而已。”他感受到斯羽的关切,想起平安夜的晚上,朦胧中斯羽忙前忙后地为他喂水清理呕吐物,第二天又为他照菜谱做酸辣汤解酒,给他熬粥...他的心中泛起阵阵热流,神情更加温柔起来。

 

爱情对于年轻人是烈火,他们不是在烈火中永生就是在烈火中毁灭。对中年人来说却只是涓涓溪流,它滋润着干涸的心田,然而缺乏爆发力,需要日久天长的品味浸润,是一种心领神会的等待。尤其是陆家豪,他一向崇尚的就是两情相悦,水到渠成。认为刻意和勉强对感情都是损害。他和斯羽几乎天天见面,研究工作也好,吃饭喝茶也好,谈谈说说,倒也其乐融融,这让他满足与现状愉快的平衡,更加裹足不前。

 

两人道了再见,播报器里响起了前方是国王十字站的预报,车子即将从黑暗的隧道钻出来,斯羽挪到门口。就在这时,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猛地响起,车厢几乎跳了起来又摇晃着落下,明亮的灯光立刻熄灭了,紧急信号尖利地响起,浓烟滚滚,一股硝烟味和胶皮烧着味道混合着充满了车厢,所有的人都不由惊恐地叫了起来,顿时乱成一团。有人哭喊着拍打窗户,有人不顾一切地向门口挤,还有人在不停地尖叫哭泣着不想死,蹲在地下瑟瑟发抖。斯羽被挤得贴在门上动弹不得,她的心在剧烈地跳动,脑中刹时闪过无数猜想。死亡难道这样近在咫尺吗?啊,她再也见不到父母亲人了!刚才与陆家豪的谈话竟是永别!

 

车门开关已经失灵,有人在拼命地撬门,但是徒劳无功。绝望和恐惧的气氛如浸了水的牛皮绳越来越紧地勒住人们的身心,有人晕过去了,有人过去救护,安慰依然在哭泣尖叫的人,人们自动握起了手,抵御心中益发沉重的恐惧——那是莫测的危险在人们心中投下的巨大无比的阴影,它正在一点点地妄图吞噬人们的意志和神经。

 

不知过了多久,两名警察打开了紧闭的门,人们象堵塞的泥沙石块一样呼啦涌出来,斯羽被推倒在地,她身后的人也接二连三多米诺骨牌一样压在她身上,她觉得自己快被压迫得窒息了,眼前发黑。她叫了声,“陆家豪!”就失去了知觉。

 

等警察伸手将她拉起,给她罩上氧气罩,她才慢慢苏醒,依然感到天旋地转,四肢无力。不久,感官恢复灵敏,手掌和膝盖的巨痛袭来,让她的眼泪飞迸,浑身颤抖。警察将她扶到站台上,交给救护人员。她咬着牙,冷汗涔涔,任救护人远清理她的伤口,茫然地看着乱哄哄的人群依旧拥挤推搡着。转头看身后的车厢,车身已经变形,不远处的车厢里冒出浓厚的黑烟,惊慌失措的人们络绎不绝地从各个车厢门口如受惊的黄蜂一样涌往地铁出口。有人似乎脸部受伤,满面鲜血,衣衫褴褛,被人扶着或坐或躺,大声呻吟,地铁工作人员和赶来的医护人员在忙乱地救护,担架陆续抬进抬出,流着鲜血的脸庞被盖上纸面膜。到底怎么回事?“陆家豪,你没事吧?”她在心里喊。

 

“安斯羽!”有人冲过来一把抓住她的双臂对怔忡仓皇的她大声喊道。

 

“陆家豪!”她迟钝的目光落在陆家豪白一块黑一快,然而格外惊喜的脸上,依旧有些发呆,“陆家豪,陆家豪,是你吗?”她忽然从恍惚中惊醒,忽地站了起来,凝视着他,不相信地将双手放到他的脸上。

 

“是我,斯羽!”陆家豪猛然将斯羽抱在怀里,热泪盈眶。从生死之间的夹缝里走出来,他觉得眼前这个女子是他今生绝对不能再错过和放弃的人!

 

“爱情是怎样来临的,是象灿烂的阳光,是象纷飞的花瓣儿,还是由于我祈祷上苍。”斯羽泪盈于睫,全身凝滞的热血似乎象解冻的小河在响亮地汩汩地欢快地流动,盈盈春风夹着沁人心脾的醉人花香围绕了她,她薰薰然地闭上眼睛,这一刻,世间所有存在似乎都远去消失了,只有她依偎的这个宽大而坚实的怀抱真实而亲切,温馨而永远,只有响彻心扉的两个人共同的心跳,象小小的电火花,一串串在体内爆响,令他们的心灵颤栗。爱情就在这样一个混乱的时刻井喷一样喷薄而出,不可阻挡地俘获了他们。

 

这却是一个英国历史上最悲哀,最沉痛的日子之一。2005年七月七日清晨,上班高峰期,一系列炸弹在伦敦地铁车厢内爆炸,爆炸涉及到利物浦街站(LIVERPOOL STREET),罗素广场站((Russel Square)、国王十字站(King's Cross)等七个站点的地铁车厢同时被引爆,爆炸造成七百多人受伤,几十人死亡。地铁公司开始以高压线事故停运,稍后苏格兰警场正式承认伦敦发生“连环爆炸”。 当时的英国首相布莱尔称这次连环袭击事件为恐怖袭击,这起事件是英国本土自1988年洛克比空难以来,单次伤亡最为惨重的一次恐怖主义袭击事件。英国政府关闭了整个地铁并向伦敦市民发出警告,要求市民尽量不要上街,于伦敦市外的民众如无必要不要前往伦敦。英国医院系统也进入应急状态。

 

是不是每段爱情都要靠一个契机来成就,这是一个很微妙的问题。一见钟情靠的是目光的碰撞,情感散发的气场瞬间融合,一般的爱情成因各种各样,不一而足。张爱玲曾经写过一个倾城之恋,在那个故事里,让一切算计和计较天翻地覆,尘埃落定的是危急的局势。生命因朝不保夕而显得短促,一切自身以外的东西都飘渺难定的时候,爱情终于变成了人生唯一能够取暖和依靠的家园。可惜很多爱情成为家园后,爱情也就花般凋谢了。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沙发  发表于: 2011-02-19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王海洋到了英国一年了。
斯羽为他经营的公司也运作了一年了。斯羽
欠牧歌的钱一次性的还上了,还每月给母亲
寄钱,并支付爸爸所有的治病开销。听着真
是令人欣慰。斯羽终于从困境中走出。开始
在伦敦有了相对稳定的生活,并可以有能力
帮助人了(如刘娟)。

一年来,王海洋能够与羽斯羽相安无事,实
属是个奇迹。说明王这个人,还是一个识大
体顾大局之人,还是个有良知,有诚信,在
人格上可以信赖之人。她的心理活动被作者
写得非常生动,又很贴切和真实。例如在说
到他同斯羽的关系时,作者是这样写的:

“王海洋也跟着笑了,他不懂这个女子,越
接近越不懂。也许对于他,她永远是可望不
可即的。他无计可施。因为他对其他女人的
优势在她眼里并不值什么,他有些后悔当初
太想收她的心,没把她及时拿下,错失良机。
但真拿下了,公司会有今天的局面吗?他和
她的关系会这样和谐吗?世上永远没两全其
美的事。”

在说到他到去基础班学英语时,作者是这样
交代的:“他当做社交坚持去了,但依旧百
无聊赖,班上多半是已婚女人,一个个灰头
土脸,初来乍到忧虑甚多,难免露怯,长的
好点也被脸上的失落埋没了风采,他的学习
劲头提不起来。”

在这一节里,有许多情节也非常有趣,比如
斯羽与王海洋交谈,当说到张敏的话题时,
就更精彩了:“斯羽啼笑皆非,‘你真花痴!
谁让你夺爱了,朋友正常交往不行啊?再说
章敏与老陆学历相当,年貌般配,根本没你
什么事,你别自作多情。’”

然而王海洋是这样回敬斯羽的:“‘这你就

不 懂了,有些女人啊,还真当自己是花,时

刻 准备着招蜂引蝶。你说,老陆也是哈,怎

么 找了这么个女人呢?虽说有学问,但和那

些 社会女人没啥区别呀。别说,也有区别,

她会 用脑子,除了钱,还要其他。’王海洋

早看出陆 家豪喜欢的是斯羽,但他故意提章

敏,成心误 导斯羽,他可不想给自己树个情

敌。”

接着作者又作了这样的补充,“陆家豪曾在斯
羽问他何时与章敏结婚时,郑重声明他与章敏
仅是普通朋友,但章敏对陆家豪的亲昵态度,
还是让斯羽觉得他俩也不一定就是落花与流水
的关系。斯羽其实为陆家豪遗憾。章敏不是不
好,就是有些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的感觉。如果
王海洋愿意,章敏百分百投入王海洋的怀抱。”

这一系列的描述,张敏的人品便一目了然、可
想而知了,同时也表明了王海洋不糊涂,而斯
羽更是识人有术,洞若观火,同时又很潇洒,
大气面对。令读者也有身临其境之感,似乎感
觉到斯羽与王海洋就是自己身边的朋友,他们
所谈论的也是自己关心与感兴趣的话题。

这一节的后半部分,涉及到伦敦地铁连环恐怖
爆炸案这一历史事件。令这部小说更具时代感
与现时感。这也是这部小说的一个重要亮点。
小说的人物与情节均与现实生活有密切联系,
令作品具有相当的真实性与可信性。这一节提
到了刘娟的近况,也令这部小说在结构与故事
的多样性上,更趋丰富与丰满。

无法再回避的问题到底有了答案,在遭受恐怖
袭击之后,大难脱险的斯羽终于情定陆家豪。
这看上去是个与情与理都说得过去的结局,可
是王海洋怎办?看来最后的大赢家,不是斯陆
王,而是章。章敏可以如愿以偿,乘机达到目
的了。

凭心而论,对斯羽帮助最大的不是陆,而是王。
没有王,斯羽的父亲一定会进监狱的,没有王,
斯羽也不可能在英国能迅速有所作为。陆家豪
在公司注册与开办方面的作用,可以找相关经
纪人代替,但是王海洋对于斯羽家的帮助,是
没有人可以取代的。

从沈阳到伦敦,王海洋始终没能得到佳人的芳
心,这是王的悲剧。但是因为斯羽的帮助,他
的资金才可以转移到英国,并创建了新的生意,
这也是非常难得的。感情与金钱不能两全其美,
他毕竟还是得到了一个,所以也不算全盘皆输。
又由于他败在陆家豪的面前,也是虽败犹荣,
并不算败。这么想想,也觉得王不亏。

闻作家的小说很折磨人呢!
  

[ 此帖被点缀在2011-02-20 17:41重新编辑 ]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板凳  发表于: 2011-02-19  
都是作家呀,写得真好!~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地板  发表于: 2011-02-20  
是不是每段爱情都要靠一个契机来成就,这是一个很微妙的问题。一见钟情靠的是目光的碰撞,情感散发的气场瞬间融合,一般的爱情成因各种各样,不一而足。张爱玲曾经写过一个倾城之恋,在那个故事里,让一切算计和计较天翻地覆,尘埃落定的是危急的局势。生命因朝不保夕而显得短促,一切自身以外的东西都飘渺难定的时候,爱情终于变成了人生唯一能够取暖和依靠的家园。可惜很多爱情成为家园后,爱情也就花般凋谢了。——真是精辟!

危难才能让真爱彰显!陆家豪和斯羽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顶雪M好棒的文笔和精彩的故事!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4楼  发表于: 2011-02-21  
谢谢小点如此精道的点评,辛苦了!
也谢谢粉忆MM——粉红色的回忆和红尘的鼓励!
雪球儿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8
精华: 0
发帖: 10644
注册时间: 2010-09-19
最后登录: 2016-01-15
5楼  发表于: 2011-02-22  

引用
引用第3楼红尘于2011-02-20 11:06发表的 :
是不是每段爱情都要靠一个契机来成就,这是一个很微妙的问题。一见钟情靠的是目光的碰撞,情感散发的气场瞬间融合,一般的爱情成因各种各样,不一而足。张爱玲曾经写过一个倾城之恋,在那个故事里,让一切算计和计较天翻地覆,尘埃落定的是危急的局势。生命因朝不保夕而显得短促,一切自身以外的东西都飘渺难定的时候,爱情终于变成了人生唯一能够取暖和依靠的家园。可惜很多爱情成为家园后,爱情也就花般凋谢了。——真是精辟!

危难才能让真爱彰显!陆家豪和斯羽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顶雪M好棒的文笔和精彩的故事!

是的,我也很喜欢歌儿这样精辟的语句。。

雪球儿/球球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6楼  发表于: 2011-03-07  
是不是每段爱情都要靠一个契机来成就,这是一个很微妙的问题。一见钟情靠的是目光的碰撞,情感散发的气场瞬间融合,一般的爱情成因各种各样,不一而足。张爱玲曾经写过一个倾城之恋,在那个故事里,让一切算计和计较天翻地覆,尘埃落定的是危急的局势。生命因朝不保夕而显得短促,一切自身以外的东西都飘渺难定的时候,爱情终于变成了人生唯一能够取暖和依靠的家园。可惜很多爱情成为家园后,爱情也就花般凋谢了。

写得好!~~大赞!~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