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24)重遇故人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1-02-21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24)重遇故人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一切在沉浸在爱情里的人都会散发出与众不同的光彩,他们即使在乌云下和阴雨中相偎相依而行,都是一种动人的风景。斯羽与陆家豪从地铁爆炸那天之后常常不顾细雨迷蒙,相携漫步街头。

斯羽一夕间恢复了对时装的热爱,每天出门前至少在穿衣镜前流连片刻才匆忙奔出门,因为每天早上陆家豪都来送她上班。浏览柜子里自己的衣服,她才发现除了上班穿的西装套裙,其他衣服似乎都过时了,过去的一年多,她除了西装套裙,也并无时间穿其他衣服,偶尔不上班出门购物就顺手套上家常运动衫裤。她决定抽时间去斯毕塔菲尔德(Spitalfields Market)买些衣服,那里不仅有陆家豪喜欢的古董,还有伦敦名不见经传的本地新晋设计品牌,斯羽去过一次就留下了深刻印象。

王海洋对陆家豪和斯羽的相爱已经从开始的不相信到无奈接受了,可两人到底是如何突然走到了一起他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伦敦自杀式炸弹爆炸那天早上王海洋是在斯羽赶到公司后才知道的。他没想到自己到公司的时候斯羽还没到,给她挂手机又不通,不禁暗自纳闷。其实办公楼里人们到处都在议论这事,可惜他听不懂。等他知道事件始末后震惊莫名,伦敦还有这样的惊险,真让他始料未及。斯羽简单给他讲了讲伦敦关于爆炸方面的历史,二战后大多是北爱共和军(IRA)制造的,这次则是恐怖分子,这起连环爆炸案是有史以来最大伤亡损失最严重的。

王海洋惊异地发现,虽然他在斯羽的讲述里胆战心惊,但斯羽对这场亲身经历的爆炸却似乎怀有特殊的感情,讲的时候脸色红润,眼睛熠熠发光。他不由连连追问斯羽怕不怕,斯羽却表示当然害怕。王海洋看着她满脸的笑意迷惑不解,他当然无从想象斯羽和陆家豪的爱情因爆炸而喷薄。他想的是斯羽果然胆略过人,竟然能对刚刚度过的危险谈笑风声!他从心底对斯羽产生了一种五体投地的敬佩之情。这也是后来他看到斯羽和陆家豪相爱后并未试图从中阻挠破坏的原因。

周日去斯毕塔菲尔德市场之前,斯羽想去探望刘娟,车子开到半路,她接到戒毒所挂来的电话,说刘娟想要回所交费用一半,不再治疗了,但因为斯羽是签字及缴费人,要斯羽过去商谈。斯羽连忙叫王海洋改道戒毒所。可他们赶到的时候还是迟了一步,刘娟已经偷偷走了,斯羽不禁自责。如果早点去,和刘娟谈谈,她或许不会轻易放弃这个重生的机会。陆家豪建议去刘娟住的地方看看,但不出斯羽所料,人去楼空。斯羽蹙眉闷闷不乐,陆家豪不断开解她。到了市场,汇入人流里,斯羽沉重的心情才稍微开朗一些。

斯毕塔菲尔德市场是伦敦时尚人士最喜爱的一个市场, 它集合了时尚、美艺与家居等小店,还有为数不少的美食店,很多年轻人也在这里玩奏不同的乐器,这使整个市场如同在过节。

王海洋好奇地在一个卖中国小商品的摊子上驻足,斯羽转头提醒他别掉队,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她的名字,她定睛细看,黄丽丽在摊子后面向她招手。“小安,真是你呀。”

斯羽惊讶,“黄姐,是你啊,你好!”

黄丽丽胖了一些,笑容满面。她热情地说,“我不错,你怎样?好久没见了,还以为你回国了呢。”

斯羽笑笑,简单道,“还好。”

黄丽丽拉过旁边一个照顾摊子的英国人,“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马克。”

马克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英国人,穿着随便,头顶已秃,蓄着大胡子,斯羽愣了几秒,随即问好。仅仅一年多,黄丽丽已经离婚再结婚了,真是时移势易。

“再瞧瞧我的小宝贝。”黄丽丽抱出一个小婴儿。

斯羽睁大眼睛,更加惊奇,连孩子都有了,以前那个家就这么被取代了,她想起黄丽丽的前夫和儿子。粉嫩的小婴儿见了斯羽立刻舞动手脚,呀呀有声,斯羽不由露出笑容,“真可爱,是女孩吧?”

“是啊,生的时候太大,差点难产。”黄丽丽的眼风瞟到望着她们的王海洋,见他仪表堂堂,一身名牌,断定他是有钱人,神情不觉妩媚起来,“哟,这是你朋友吧,不好意思,光顾说话,忘了打招呼了。”

斯羽给黄丽丽介绍王海洋,黄丽丽这时也看见了陆家豪,一眼就看出他和斯羽关系亲密,陈宣果然被带了绿帽子,黄丽丽在心中冷笑。

 “你们俩个先随便看看,我和小安聊两句。”黄丽丽拉斯羽到一边与她耳语,“你现在干什么呢?”

斯羽不愿多说,“打工啊。”

黄丽丽穷追不舍,“打什么工?”

斯羽只得答,“在一家公司做职员。”

“是吗,你真厉害,我说一打眼你的精神面貌就和以前不一样嘛。具体干什么?”

斯羽笼统地答,“跑腿打杂什么都干。”

“你知道陈宣的消息吗?”斯羽摇头,她没兴趣知道,但黄丽丽拉着她不放,“你走后不久我们那个店就被移民局查了,可能是另外一家中国店举报的,我们比他们生意好,他们嫉妒,举报我们店有黑工,移民局来查,幸亏我跑得快,要不非被遣送回去不可。不久我碰上了我老公,就跟他结了婚。哎呀,黑工的噩梦总算过去了。”她得意地说,“我的绿卡申请已经递上去了,相信很快就批下来了。”

斯羽由衷地说,“那多好。”

黄丽丽咧嘴,“陈宣可惨了,他上了法庭,被判了很多罚款,所有投资都泡汤了,包括我的,不过他可能现在还欠债呢,打工的钱一半要用来还债。”黄丽丽说完仔细观察斯羽的表情。

斯羽为陈宣可惜,但陈宣这个名字她真觉得已离她非常遥远。“运气真不好。”

见斯羽无动于衷,黄丽丽换了话题,“那个王先生是国内来的吧,到这干什么?”

“他是我公司老板。”

黄丽丽双目放光,“是吗,看着就不一般。”斯羽笑笑,不一般,看来她有眼不识王海洋这座泰山?斯羽向黄丽丽告辞,黄丽丽不舍地问,“真羡慕你们,守个小摊子真绑死人了。你们还上哪去?”

“我们去南岸文化中心( South bank centre )。”

黄丽丽拉着斯羽不放,“我也跟你们去行吗?”斯羽眨眨眼,看看她身后的摊子,还有摊子后面的婴儿,黄丽丽明白她在想什么,“没事,我老公可以看摊子和贝贝,我跟他说一声就行。”

斯羽见黄丽丽跟她老公连比划带说,她老公频频点头,不禁莞尔,这个英国人还真聪明,竟然能听懂中文夹杂几个英文的句子。

南岸文化中心坐落在泰晤士河的南岸,滑铁卢桥一带,从那能看到一颗新近冒出的橄榄球(Gherkin Building)建筑商务楼,全玻璃外墙,在阳光的照耀下,十分刺眼。斯羽不太喜欢这个男性宣扬本能力量的造型,它像个尚不知羞的小男孩,在光天化日之下亮出冲天炮。可见有的男性多么幼稚,如此昂扬而积极地把自己最软弱的隐私部件当作强大展示。

 

他们在一个酒吧买了啤酒,坐在酒吧外面的椅子上欣赏一场免费四重奏,一首《土耳其进行曲》被演奏的格外诙谐和欢乐,陆家豪与斯羽听得眉飞色舞,王海洋忙着拍照,黄丽丽则心不在焉地东张西望,搔首弄姿,保持自己认为是最美的笑容,希望王海洋能注意到她,给她照几张相,可王海洋只顾拍乐队和行人,并没朝她看一眼,倒是趁斯羽不注意给斯羽照了几张,惹得黄丽丽妒火中烧,然而她的笑脸始终未变。

 

欣赏完街头演出,他们漫步到皇家庆典剧场,剧场前面摆放了不少座椅般大小的立方体,这些立方体正在实况演奏马勒的第五交响乐的第四乐章,如歌如诉,时而高亢时而低语。原来这些立方体是高保真立体声喇叭。每一个喇叭代表一件乐器,完全按舞台上乐团的秩序排列。 

 

黄昏时他们在一家名斯特拉达(Strada)的意大利风味快餐厅吃了晚饭,黄丽丽兴奋得脸颊绯红,香槟酒的泡沫在口腔中细腻甘醇,没咽下去已经让她醉了。来英多年,她觉得今天自己才有生活在异国的感觉,逛街,喝酒,吃饭,简直太美妙了,今后她的生活如果总是这样该多好。她真希望今天永不结束。

 

晚饭后斯羽和陆家豪想去看电影,王海洋跟他俩去看过一次电影,苦于听不懂,再也不没兴趣了,他提议去酒吧,斯羽的大眼睛波光潋滟地看他,既不拒绝,也不同意。

 

王海洋明白她不想迁就他,只好挥挥手,“好好,你们去吧,我回家。”说完无聊地叹气,心里的酸气和冤屈上涌,分外难受。

 

黄丽丽觉得机会来了,“我可以陪你去酒吧,我还没去过呢。”王海洋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地唔了一声,黄丽丽已经迫不及待地拿出电话给她老公挂电话说要晚点回去了。

 

“哎,要不我们回去打麻将,正好四个人。”王海洋还想争取斯羽和陆家豪。

 

斯羽冲王海洋调皮地眨了眨眼,“不好意思,我不会打麻将。”她挽住陆家豪挥挥手走了。

 

斯羽和陆家豪虽然天天见面,如胶似漆,但除了亲吻,还没有过多的肌肤之亲,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延长这段甜蜜的恋爱时光,把灵与肉彻底融合的时刻留到结婚那天。虽然他们都不是定义上的处男处女,但过去种种,譬如昨日死,爱情就是他们过去与现在生活的分水岭,他们都有新生的感觉。在陆家豪的心里,斯羽是冰清玉洁的;在斯羽的心中,陆家豪也是纤尘未染的,所以他们对未来的结合都怀着神圣敬畏的心情,那将是圆满而完美并一定会走向白头偕老的婚姻。

 

两人不约而同地决定舍弃地铁坐公共汽车。这个时间车上几乎没其他人,他们跑到顶层依偎着十指交缠,窗外的灯火如同闪亮的河流在他们眼前流过,一瞬间他们感觉生生世世都可以这样过下去。陆家豪的鼻端传来斯羽发丝上洗发水的香芬,不禁低头吻了吻她的头发,斯羽搂住他的腰,他们像是回到情窦初开的少年时代。他们做过了站。

 

虽然斯羽和陆家豪午夜才返回寓所,但斯羽一大早就醒来,淋浴梳洗,穿上金色丝质衬衫,合体的黑色西装上衣腰间扎一根金色腰带,同色铅笔短裙。斯羽神清气爽,脸上带着阳光般的笑容。陆家豪简直舍不得将眼睛从她脸上移开,斯羽不得不跟他换位置,亲自开车,左手不时与陆家豪的手紧紧相握。

 

斯羽意气风发地到了办公室,打开电脑看到牧歌帮她在自己的学校联系了一批学生的电邮,斯羽迅速回复了牧歌,让牧歌将每个学生的资料发过来,并告诉她会给她提成。公司已经与牛津大学合作建立了寒暑期英文学校的业务。斯羽正在忙着整理资料,黄丽丽不请自到。斯羽叫人给她倒了杯茶,让她先坐。

 

黄丽丽笑容可掬地说,“你忙你的吧,我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你。”她今天穿得很隆重,蓝底小白花的长裙配银色小外套,因为个子高,显得婀娜多姿。

 

斯羽笑笑,没时间和她闲话,自顾埋头做事,心里明白她恐怕并不是为她而来。她没给过她名片,也没说过自己的办公地点,明明是王海洋告诉她的。这种善于见缝插针的女人,敬而远之最好。

 

做完手头的事,斯羽伸了个懒腰,黄丽丽见状上前,“哟,小安,你这身打扮真帅。”

 

斯羽敷衍,“谢谢。你穿得也很漂亮。”她站起来,“我要去银行一趟。”

 

黄丽丽看表,“都十二点了,你还办公啊。”

 

斯羽将桌上的资料放进柜子里说,“我们一点才午休。”

 

“哦,那我在这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吃午饭。我请客。”

 

斯羽不好意思逐客,只得点头。回来的时候在楼下遇到刚刚下车的王海洋。斯羽忍不住

挪揄,“王董,有人可等你一上午了。你也太晚了点吧。”

 

王海洋好奇,还从未有人找过他,“谁,谁找我?”

 

“哈,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王海洋看到黄丽丽大模大样地坐在那一怔,没料到她打蛇随棍上,紧跟不放。他从不把

这类女人放在眼里,何况长得那么不吉利,笑起来比哭还难看。他轻慢地招呼了一声就径直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黄丽丽讪讪地看着他的背影,没想到自己陪他喝了半夜的酒,竭尽讨好之能事,他竟然这么不待见她,枉费她今晨特意去商店买的这身衣裙,好几十镑呢,能买多少吃的东西呀,平时她买一镑钱以上的食物啥的都要核计半天。她现在没工作,全靠周日摆小摊子赚点活动钱,她老公一直是吃救济人士,住政府房,没事爱钻小酒吧,救济的半数都让他喝肚子里了。孩子小,她又不能去打没日没夜的中国外卖店,下半年她还计划把儿子申请过来,本想求王海洋给她一份工作,看来是痴心妄想。她的鼻子酸酸的,几乎落下泪来。

 

斯羽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有些不忍,招呼她一起吃饭去,又把王海洋叫出来。王海洋晃晃手里的车钥匙,“开车?”

 

斯羽活动活动发酸的肩膀,“走去,我需要换换脑筋。忙得都没时间看看夏天的摄政公园(REGENTS PARK)什么样了。”

王海洋从柜子里拿出一袋松子,“你忘了给你的宠物拿这个了。”

 

斯羽接过袋子,“哈,真的。好几个月没去喂它们了,它们恐怕都不认识我了。”

 

黄丽丽听不明白,怎么公园里能有斯羽的宠物,斯羽看出她的疑问,笑着说,“一会园你就会看到我的宠物了。

 

进了公园,斯羽分了一些松子给黄丽丽,然后将松子托在手里等着,几只灰松鼠很快闻风而至,轻盈地跳过来取松子,也许时常有人喂食的缘故,它们并不怕人,一袋松子很快就被蜂拥而至的灰松鼠拿光了。

 

斯羽拍拍手,对黄丽丽说,“这就是我的宠物。”

 

黄丽丽艳羡地在心里叹气,真有闲情逸致,真有钱,真会玩,欢乐她,她宁可自己吃松子。多有营养,给松鼠吃都白瞎了。

 

穿过摄政公园,到一家寿司店。王海洋叫了牛肉饭,斯羽拿了两客三文鱼寿司,要了一碗有金针菇的酱汤。黄丽丽开始不知要什么好,她没吃过日本餐,就照王海洋的样要了牛肉饭,又伸手在传送带上拿了几个寿司。

 

斯羽酱汤喝到一半,王海洋已经吃完饭了,要斯羽分点酱汤给他。斯羽不给他,“你自己再要好了。”

 

“一碗你也喝不了,浪费。”王海洋不由分说,拿过斯羽的汤碗倒了一些在自己的空碗里。斯羽习惯了他这种有些无赖的不拘小节,不以为意,看在黄丽丽眼里只觉暧昧。

 

“大老爷也学会节俭了,真不容易。”斯羽转向黄丽丽,“黄姐要不要汤,很好喝的。”

 

黄丽丽有些拘谨地答,“嗯,好啊。”

 

黄丽丽的汤来了,她问王海洋,“王董要不要分一半?”

 

王海洋摇头,冷淡地说,“我吃好了,你自己喝吧。”

 

黄丽丽心中愤怒,这明明是给她难堪,抢着与斯羽分食,自己上赶子巴结都没用,但她不敢发作,忍气吞声将汤喝进去。如果他能让她去他的公司做,什么样的委屈她都愿意受。看王海洋对斯羽情意绵绵的样子,莫非他也被这臭丫头迷住了?也许可以求这臭丫头出面说和。怎么事事都有这个狐狸精在里头挡道呢?

 

黄丽丽在回去的路上问起斯羽公司的账由谁做,听到斯羽说交给财会公司,就说,“中国人在这做生意谁不偷税啊,英国的税那么高,都老实交了,能剩多少钱啊。就说那些外卖店老板吧,还不都是给中国人开的会计师楼交费用后,由会计师给酌情报税,哪有报实税的。”

王海洋在国内的公司确实偷税漏税,但那是因为税务局有人,而且他老爸在那罩着,出点事不怕,在英国他可没敢想过,听了黄丽丽的话就问斯羽,“你觉得可行吗?”

斯羽一口否决“不,绝对不行。公司的宗旨是稳步发展,慢慢做大,遵守英国法律和税务政策是前提。何况,税务局对象我们这样的新公司收税极其优惠,不过是象征性的。”

“哎呀小安,你就是谨小慎微。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再说,移民局都是查外卖店和餐馆,再查也查不到你们公司去。”她又转头问王海洋,“你说呢,王董?”

王海洋答道,“我不知道也不管这些事,公司由小羽全权负责。我只管吃喝玩乐。”

原来如此,竟然是这丫头负责公司,怎么没看出来呢,黄丽丽立即拉住斯羽的手,“小安真能干!那你黄姐可要求你帮点忙。我现在孩子小,打不了外卖店的工,能不能让我也到你们公司?我在国内的时候做过会计的,出入明细账我都会做。”

斯羽没料到她要到公司工作,她看看王海洋,“这。。。你别相信王董的话,我只负责跑腿,你都看见了,大事还需王董拍板。我说了不算。”

黄丽丽转向王海洋,“是吗,王董?”

王海洋成心逗斯羽,故意说,“哪里,我真的是甩手派。小羽决定,她说要你,我没二话。”

斯羽瞪他一眼,停下脚步,认真地说,“黄姐,不是我不想你来公司,但你知道我们都要用英文上报,每年的利润,员工的工资等都需与税务局用英文信件来往。我都看不太懂那些专业信函。”

黄丽丽沮丧地点头,“我明白。”

黄丽丽的黯然神情引起斯羽的同情,她安慰道,“不如你先去学英文,你这种身份在COLLEGE学英文都是免费的。学会英文找工作就容易了。”

黄丽丽忽然掉下泪来,她用手掩住脸,斯羽再次狠狠瞪了王海洋一眼,也替黄丽丽发起愁来。“黄姐,别着急,你肯定能找到工作。”斯羽拢了拢头发,“对,也许可以去中国超市问问,他们那白天上班。让王董开车送你去。现在就去。”

这回轮到王海洋冲斯羽瞪眼了,斯羽冲他做了个鬼脸。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沙发  发表于: 2011-02-22  

爱情就像窗户纸,一旦被捅破之后,所有的爱意与心态就像春日的阳光倾泻而来,无法遮拦,也不能遮拦。斯羽现在就是这样,如沐春风,如浴芬芳,就像换了一个人。爱,真正回到了斯羽心里。斯羽的幸福,感动了身边的人,其中最数王海洋了。王能够坦然接受这个变故,真是令人敬佩!看来王是真心爱着斯羽,斯羽高兴的事,他也高兴。这个男人脱胎换骨了。对于感情,没有占有,只有挚爱了。这是多大的进步啊!

陆家豪到底是怎样的陶醉与喜乐呢?正面着墨不多,应该也是很有戏的。黄丽丽出场了,这个人物比章敏更不堪。如果这部小说还有个坏人的话,这个人就是了。她俗不可耐,又拼命钻营,如果她以前没有那么多的劣性,还真是令人可怜,可是,这就是咎由自取了,怨不得命运不济,只能说是她自作自受,自甘堕落,自取其辱。

看来小说要接近尾声了。会是一眼看到底的结局吗?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雪球儿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8
精华: 0
发帖: 10644
注册时间: 2010-09-19
最后登录: 2016-01-15
板凳  发表于: 2011-02-22  
大作家的语句就是精辟
ZT: 一切在沉浸在爱情里的人都会散发出与众不同的光彩,他们即使在乌云下和阴雨中相偎相依而行,都是一种动人的风景。

雪球儿/球球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地板  发表于: 2011-02-24  
黄丽真是俗不可耐!希望陆家豪和斯羽能一直走下去!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4楼  发表于: 2011-02-24  
小点的点评每次都让我受益匪浅呢,不过,别想偷懒别想逃跑,还有很长呢,呵呵。
谢谢小点,雪球和红M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