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25)生命的起承转合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1-02-24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25)生命的起承转合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牧歌联系的交流学生终于来了为期二十天,斯羽一直全程陪同。学生回家后斯羽舒口气,这才意识到夏天已经过去了。英国的夏天美丽而轻盈,象蜻蜓的翅膀,在阳光灿烂的时候更显出剔透的明媚。莎士比亚最著名的一首十四行诗就把心中的恋人比作夏天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可见伦敦的夏天是多么让人流连沉醉。然而,斯羽更喜欢英国的秋天,那绵延不绝的色彩的交响盛大华丽,所有的植物仿佛都成了音乐家,在天地间齐奏各自独特的音韵。

 

下班时她刚要走,王海洋叫住她,“等我一会。晚上干什么,不是又跟陆家豪约会吧?你也行行善,可怜可怜我这个孤家寡人。”

 

“谁不带你了,是你不去。我们准备去皇家阿尔伯特大厅 (Royal Albert Hall) BBC 逍遥音乐会( BBC PROMS ),有肖斯塔柯维奇的降 E 大调大提琴协奏曲作品 1 号和拉赫马尼诺夫的 E 小调第二交响曲。”

 

王海洋摆手,“别老整交响乐什么的行不,成心不愿带我玩。”

 

斯羽斜睨他,“那你想干什么,天天晚上泡酒吧好玩啊?”

 

王海洋试探,“我们去赌场玩会?”

 

斯羽没好气,不去。你最好也不要去。亏你想得出,那是销金窟,有多少钱也不够填的。你有钱没地儿花给黄丽丽好了,她需要。”

 

“小赌怡情,大赌倾家荡产,我都明白。”

 

“大赌小赌一概免谈。”斯羽侧头想了想,“要不,明天陪你看音乐剧?”

 

王海洋挠头,“你饶了我吧,太高雅了,俺这老粗不适应。你说这么大个伦敦咋就没好玩的地方呢,夜总会,KTV咋都没有呢?!哪天我让老陆带我到男人专去的地方见识见识,你别拦着啊。”

 

斯羽瞪他,“咄,不行,你这脑子里怎么都是低级趣味啊。你电脑里那些魔女还不够你喷鼻血的。幸亏你没去荷兰开公司,否则还不精尽人亡。”

 

王海洋悻悻地盯着斯羽的背影。真听够了她的教训,他妈的,跟教训儿子似的。还精尽人亡,我呸,我他妈的这精多得要决堤了。回家待两周去,真受不了这破地方,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按摩店里全是又老又丑的大妈,给他洗脚他都膈应。

 

斯羽出去转一圈回来,黄丽丽已经走了,王海洋也不在,她的桌上放着让她帮着订飞机票的纸条,她嘴角翘起,这是又忍无可忍回去补充能量了,她当即挂电话改日他订机票,然后收拾桌上的东西准备早点去与陆家豪会合。走到门口时手机响了,她取出接听,竟然是章敏。

 

“小安,我想和你谈谈,你能出来吗?”

 

斯羽意外,听说她访问学者到期已经回国,怎么又回来了呢,她不想与她面对面,“我一会还有事,有什么话现在说好了。”

 

“我已经离婚了。”

 

斯羽听陆家豪说她老公是她大学同学,一所大学实验室主任,一表人才,还有个儿子,这样的家庭还不够完满?也许家家有本难唱的曲。现代社会的婚姻真是稻草搭的房子,一个喷嚏就能吹散了。

 

可章敏告诉她这个消息是什么意思呢,斯羽静静地问,“这和我有关系吗?”

 

“当然有,我离婚是为了家豪,相信你知道我们俩的关系。”

 

原来如此,给她下通牒来的。她觉得可笑。“不,我不知道。无论你俩过去怎样,陆家豪告诉我他已与你结束了。”

 

自从与陆家豪恋爱以后,他们都互相讲述了自己过去的故事,算是坦城的互相了解交代,其实也是表明一种明确而坚定的态度。斯羽早猜到陆家豪与章敏曾经是情人,所以并没震惊,此后她并没见过章敏,也从未想再追问陆家豪是否已经与章敏一刀两断了。她有她的矜持,也愿意相信陆家豪。

 

章敏哈地笑了一声,声音充满讽刺,“他是这样告诉你的吗?他说的不是实话。他知道我已经转读博士,回去离婚,他也说过他会跟我结婚。”

 

斯羽依然镇定,她不相信章敏的话,“既然这样,你还找我干什么,去找他跟你结婚好了。”

 

章敏一怔,被这丫头抓到破绽了,她深深叹了口气,“我当然要找你,他现在不见我,移情于你了,可我——可我。。。她低低饮泣。

 

斯羽心软了,也叹口气,“你要爱他,就去告诉他吧,如果他也爱你,我会走开。”

 

“你——能不能主动离开他,省得他觉得对你有愧。你知道陆家豪不是个有决断的人,我不想他患得患失影响我们将来的感情。反正你还有王海洋,他条件比陆家豪好啊。”

 

斯羽没再出声,收了线,回转办公桌前坐下,望着灰色的天边出神。办公室太静寂了,她推开窗户,傍晚的市声扑面而来,如奔流有序的河水,并不象国内那样喧嚣。远处黑灰色的云朵象泥泞的泥土,其实地面是极干净的,没有灰尘,虽然这是个总显得湿漉漉的晕染着青灰色调的城市,然而地下的草一年四季长青,绿盈盈的似一首安静清明永不止歇的乐曲,无论何时,抬眼总看得见绿树和枝头的花,使得这个城市再下雨阴天也很通透,很柔曼,像一幅水彩画。可是斯羽怀念那个尘嚣的城市,冬天出去染一身烟气,夏天手指甲不及时清洗就无故变黑。地板常驻一层薄薄黑灰,肉眼看不出,脚踩上去就留下足印,像犯罪证据。。。——那是她的故乡!

 

接待员下班走了,陆家豪来电话问她出来没有,她抑制心中酸涩,动身去与他会合。陆家豪脸上并无异样,斯羽不知该不该和他提起章敏,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如果他有困扰他自会与她说,而不是她主动追问,她按约和陆家豪一起去了皇家阿尔伯特大厅。

 

当他们听完出来时,陆家豪很奇怪斯羽没象往常那样紧紧挽着他的手臂,也没时而活泼,时而深情地与他喁喁细语,她的目光放得很远,似在沉思默想,陆家豪以为她累了,握住她的手,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开车送她回家。斯羽下车的时候告诉他明天早晨自己要睡多一会,让他自己先上班,不用等她。陆家豪没多想,只嘱咐她记得睡前喝杯热牛奶。

 

斯羽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有些无精打采,又不小心碰洒了咖啡,她心烦气躁地将盒子里的纸巾全倒在桌上吸水。

 

王海洋看出她有些神思不属。“是不是看我回家,也想家了?”

 

斯羽抢白,“都象你那么逍遥,就天下大同了。”

 

“你又不是没条件逍遥,是你不要。”斯羽横他一眼,他无辜地笑笑,仿佛在说不是吗,却也改变了话题,“明天我就走了,你不出去给伯父伯母买点什么带回去吗?我陪你出去逛逛?”

 

出去逛逛也好,分散注意力,“去泰特艺术馆。”

 

王海洋的头立刻耷拉下来,愁眉苦脸,拉长声音,“艺术馆啊。”看斯羽斜睨他,他无奈地说,“好好,听你的。一个小时,然后去牛津街。”

 

斯羽点头,交代其他人几句应该做什么,将自己的的电脑关上,先去了卫生间。她看见镜子里自己的眼睛布满红丝,就用冷水洗了洗眼睛和脸,将盘在头上的长发放下。“你在担心什么?”她问自己,是不是太过多虑了,应该相信陆家豪能处理好,她给自己打气。可是,真的很厌烦这样的情形,觉得自己好像无意又成了第三者。为什么她的爱情总是不够单纯,总不得不牵丝攀藤?唉,她是因为章敏而迁怒于陆家豪处理感情拖泥带水,还是她对爱情已经缺乏信心了?

 

从卫生间回来,斯羽赫然见一个衣冠不整,长发披散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正直瞪瞪地朝她望,她吃了一惊,不禁看向一头金发的接待员。

 

一脸紧张的接待员刚要开口,坐在沙发上的人忽地站起来,“你好啊,安斯羽!”这人竟然认识她,斯羽定睛细看,心头一震,“怎么,不认识我了?”

 

“陈宣?”

 

那人笑了,“哈哈,还认得我这个人,谢谢你记得我。谢谢!”他如江湖客一样拱手。

 

陈宣与以前的斯文样貌判若两人,脸色熏黑,胡子拉碴,形销骨立,象街上的流浪汉一般风尘仆仆。眼镜的一只镜片上有道裂纹。

 

看来陈宣的生活非常落魄,斯羽示意接待员倒茶,接待员松了口气,如果不是他没敲门就进来了,她绝对会把他拦在门外。因为答案显而易见,斯羽省却惯常问候,暗自揣测他来找她干什么,她和他之间的账似乎早已结算清楚。

 

陈宣一口喝干了杯中的茶,抹干嘴,斯羽注意到他的指甲是黑的,难道他真的在流浪?如果真是那样就太可惜了。他毕竟不是坏人,曾经对她很好,不过狭隘一些罢了。又时运不济,就此沦落,十多年寒窗苦读付之东流。可一个人既然活着,总得好好活着,无论什么打击加诸于身,不可轻言放弃。既然砍下头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那么跌倒了爬起来,挺胸昂首继续向前,不是不必等二十年就可以成为一条好汉吗?!

 

陈宣见斯羽不语,自以为是地问,“你在想我怎么能找到你吧?”

 

斯羽眼里流露出怜悯,顺着他的话答,“对。”

 

他凝视她,她的美丽中多了笃定与干练,坐得离他这样近,却不止隔着千山万水,而是天上人间,他感慨万千,思绪霎时回到与她相处的日子,久久无法开口。

 

斯羽被他的目光盯得不自在,与他同居的那段日子虽然已经在记忆里模糊,但想起来依然觉得尴尬,她叫接待员再倒了杯茶给他,将装着饼干的碟子向他推了推,“找我有事吗?”

 

陈宣从回忆中醒转,“嗯,对。”他低下头,像是自言自语,“有些人总能碰面,有些人永远不会。真没想到能再次看到你。”

 

他的语气凄楚,斯羽不禁恻然,“人生何处不相逢。但是,人还是要往前看才好。”

 

陈宣缓缓摇头,“我没有前方了,我完了。失败,彻底的失败!”斯羽刚离开他的时候,他还憋着一口气,幻想有一天能以出人头地报复斯羽的背弃。可命运对他太残酷!

 

“你还年轻,何必给自己盖棺定论。为什么不回国找个工作,从头开始呢?”

 

陈宣抬起头,眼中射出奇异的光,“除非——除非你能跟我一起回去。”斯羽目瞪口呆,直至今日,他竟然还想跟她复合?陈宣看懂了她的目光,眼中的光芒熄灭了,“我真痴心妄想!”他抬手呼噜了一把脸,似是换了张面具,“听说你发达了,混得不错。”

 

斯羽皱眉,“你听谁说的?”

 

陈宣抬高下巴,颇为傲慢地说,“对不起,恕我无法奉告。”

 

斯羽对他的变化无常莫名其妙,“没关系。你还有别的事吗?”

 

陈宣勃然大怒,“你问这话的意思是逐客吗?怕我影响你什么,还是怕让人知道你的秘密?哈,听说你前有陆家豪,后有大老板,忙得不亦乐乎。啧啧,瞧瞧,这脸蛋越发诱人了,看来这两人把你伺候得挺好的。”

 

原来时过境迁,陈宣还没放弃侮辱她,斯羽对他的同情霎时消散了,她霍地站起来,打开门,“请你马上出去,否则我就报警。”

 

这时,在办公室里给国内朋友挂电话的王海洋在接待员的报告下,放下电话出来了。“怎么回事,谁闹事?”他晃着身子走出来,轻蔑地乜斜了陈宣一眼,“你谁呀,走错门了吧,给我出去!”

 

陈宣的眼里射出嘲弄,“你就是那个老板吧,你今天撵走我,你会后悔的。告诉你,谁碰上这个女人都要倒霉,我就是被他害得一无所有。一无所有,你知道吗?”陈宣脖子上的青筋暴跳。“为了让她高兴,我献出我的一切,可换来的是什么?绿帽子!”

 

王海洋搡了他一下,“你瞎说什么呢,神经病吧?”

 

斯羽低头按999,陈宣一个箭步过来抢下她的手机,斯羽吓一跳,王海洋急了,使劲推他一把,陈宣跌倒在地。

 

斯羽连忙说,“王董,别动他,犯法。”

 

接待员在一边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看到陈宣抢下斯羽的手机,几个人脸色不善,眼疾手快地挂了999

 

陈宣从地下跳起来,“好,好,好,”他指着王海洋哈哈大笑,笑出了眼泪,“你愿意做活王八,好!佩服!”王海洋被他激怒,举拳要打,他忽然止住笑,伸臂扼住斯羽的脖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子抵住斯羽,对王海洋喊,“别动,动一下,我就和她同归于尽。”

 

王海洋瞪大眼睛,拳头僵在半空,“你——你别乱来啊。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她,可惜她不跟我。我要五万镑,现金,去拿吧。”

 

正在这时,警察冲了进来,一声喝令,陈宣拿刀的手一哆嗦,刀子在斯羽的脖颈划出一道血痕,鲜血如一条小蛇蜿蜒流下脖颈。高度紧张的斯羽并没感到疼痛。警察举枪命令陈宣放下刀子,陈宣的目光霎时变得狂乱而恐惧,拿刀的手不由自主用力一按,鲜血喷涌,斯羽啊地叫了一声。

 

王海洋面如土色,举着银行卡慢慢向陈宣靠近,“你别冲动,有话好说,我给你五万,喏,这是银行卡,上面不止五万,都给你。你要是伤了她就啥也没有了。”

 

陈宣扭头对王海洋歇斯底里地大叫,“别过来。”

 

警察趁陈宣注意力分散,举枪瞄准,斯羽不禁喊道,“别开枪,他不是歹徒。”

 

陈宣闻言脸色突变,手一松,刀当啷一声掉到地下。他用力推开身前的斯羽,踉跄倒退到窗前,泪水夺眶而出,眼前好似涌起浓浓的黑雾,吞噬他,压迫他,突然,他伸手打开窗户,合身扑了下去。房间里所有人都被这突变震荡得惊骇莫名,一名警察迅捷地冲到窗前查看,另外一名飞身下楼。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9
精华: 0
发帖: 174
注册时间: 2010-09-21
最后登录: 2014-08-20
沙发  发表于: 2011-02-24  

我的玛雅,
原来生命的起承转合是这样的啊。。

XUEQIU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板凳  发表于: 2011-02-24  
好惊险啊!~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地板  发表于: 2011-02-24  

王海洋最有看头。他的话,他的性格,都让人印象深刻,并产生一种好感。所以,王海洋与斯羽的对手戏也非常好看,他们之间的对话,很有趣。而且,从中明显地的看出,王海洋到了英国是不一样了,身上的霸气没有了,甚至大有虎落平阳的感觉。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就看出来了,最爱斯羽的还是王海洋。陈宣要五万,他能把信用卡都给他,为了救斯羽什么都可以舍得。这样的人百里才能有一啊!怎么给我的感觉,最终王海洋还是能够美梦成真的?生命的起承转合,一定有更深层、更广泛的意义。

很明显,小说来到了关键的时刻。所有的人物都要被重新的亮相一次。值得庆幸的是,靓丽的更加靓丽,丑恶的更加丑恶。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4楼  发表于: 2011-02-26  
陈宣的极端,令人感到恐惧!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5楼  发表于: 2011-02-28  
谢谢大家!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