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28)幻灭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1-03-07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28)幻灭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斯羽送牧歌夫妇的结婚礼物是邀请他们到英国游玩,牧歌夫妇在英国呆了十天,斯羽开车陪他们玩遍了伦敦,又给他们安排了旅行团去苏格兰、爱尔兰和威尔士。


在蒙蒙细雨中,斯羽与陆家豪送走了牧歌夫妇,陆家豪握着斯羽的手再次向她求婚,斯羽凝视着他,牧歌甜蜜满足的样子浮现在眼前,她不禁点头答应。陆家豪高兴地给了她一个热烈的拥抱。


他们决定在英国注册结婚,不举行任何仪式,然后去巴黎度一周蜜月。王海洋强烈要求同行,他们只好同意带着他。其实穿着层层叠叠如堆雪似碎玉的白纱礼服,站在教堂的穹顶下凝视着爱人的眼睛宣布我愿意是斯羽对婚礼的梦想,但父母亲人都不能来,那样的仪式也就失去了意义。


注册的前一天晚上,斯羽睡不着,陆家豪并没按照英国人习惯去庆祝最后一个做单身的晚上,两个人通了电话,道了晚安,斯羽还是睡意全无。她没告诉父母,对母亲来说,先斩后奏似乎更奏效,对父亲来说,现在女儿的终身大事并不那么重要,他的生活很充实,不需要儿女情来填补。诚然他看到陆家豪也表示高兴,但他并没象母亲那样当成自身的事来关切。也许是疾病让他无暇他顾,或者,是他的红颜知己充满了他的生命。


她走到阳台上,月亮象大而白的银盘,那样明净湛然,又如盛满光的镜子,仿佛可以随时对镜贴花黄。她忆起自己刚来英国的那个夜晚,那天晚上的月亮似乎比今天的更加低垂,更加温暖,可那时她的心境却是凄惶的。可现在,她终于要有个属于自己的家了!凝望着月亮,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正在羽化,正在飞升,向着那澄澈的月光飞去,心中的烦扰,人世的沉浮,都落尽涤清了。


车子的马达声惊醒了她的陶醉,她认出是王海洋的车。这家伙,才回来,一定又是去赌场了。王海洋锁上车,晃着膀子往楼栋走,抬眼看见斯羽坐在阳台,冲她摇摇手里的钥匙,开玩笑说,“等我呢?”


斯羽做了个鬼脸,“你想吧。”


“一会我要找老陆出去喝一杯,你不反对吧?要不要一起去?”


“你俩去吧,别喝多了,你还是证婚人呢。”


王海洋走近仰头,作出愁眉苦脸的样子,“唉,明天你就是别人的新娘了,我惨遭滑铁卢啊。”


斯羽噗哧笑了,滑铁卢战役还是斯羽在领他去参观滑铁卢时给他介绍的,“你倒活学活用。”


“告诉你啊,说好了,照你这样帮我找一个,可别忘了。我待会要好好告诫老陆,如果以后对你不好,我这个做干哥哥的可饶不了他。”斯羽冲他吐了下舌头。


王海洋听说斯羽要和陆家豪结婚后,就一定要认斯羽做干妹妹,斯羽看他诚恳,就答应了。斯羽笑道,“嘿嘿,大哥,别以为我这个妹妹是吃干饭的,你等着挨管吧。听着,以后不许踏赌场一步,违者剁手示众。快进去吧,别在这扰民。”


斯羽也转身回房间,拿了一本书上床。看了一会正要朦胧睡去之际,传来敲门声,斯羽在格子棉质睡衣外披上件长及脚踝的白色起居服,系上腰间的带子,先在猫眼上看了看,打开门。


王海洋神情严肃地问,“我能进来吗?”


斯羽拢拢头发,“我要睡了。干嘛,不是说去喝酒吗?”


“我有事跟你说。”王海洋坐到椅子上,神色复杂。


斯羽打了个哈欠,“大哥,请说。”


王海洋挠挠头皮,踌躇道,“我不知该不该说。”


斯羽嗔道,“你看你这人,怎么婆妈上了,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


“不说怕你委屈,说了怕你生气。”王海洋叹气。


斯羽以为他故弄玄虚,挑眉戏谑道,“发现你越来越深沉了。谢谢大哥为我着想哦,你就说吧,我才不生气呢。天大的事不还有你顶着嘛。”


王海洋满腹不安地注视她,“你要真这么想那我就说了啊。”斯羽点头,“刚才我给老陆挂电话时是章敏接的。”


斯羽眨眼,象是没听懂,“什么,你说什么?”


王海洋皱眉重复,“章敏现在在老陆那。”


斯羽终于反应过来,脸色大变,“不可能。你胡说。”王海洋怜惜地望着她,斯羽连连摇头,“绝对不可能。我——我这就给他挂电话。”


惊慌失措的斯羽按了好几次才按对了号码,电话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她的心也跟着悬空,似乎在以一种忽快忽慢踉踉跄跄的速度向前冲去。


一个柔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斯羽的心猛烈地一抖,象是睡得正香的时候猛然听到了刺耳的闹钟铃声,又象是最珍贵的一个瓷器被打碎了,一地碎片,收都收不起来。


电话里传来章敏有些恼火的声音,“谁,说话呀。”斯羽象被火烫了似的手一抖,电话掉在地下。


王海洋拾起电话放回去。斯羽的身体一会冷一会热,仿佛同时被寒冰冷冻和烈火灸烤,胸中也仿佛突然被塞进了几团污糟糟的抹布,窒闷而肮脏,恨不得用刀划开胸口一把掏出来扔得远远的。她咬住嘴唇,揪住胸口的衣服,面无血色。


王海洋拍拍斯羽的肩膀,安慰道,“天还没掉下来呢。”


斯羽全身一震,似是被他拍醒了,她一跺脚,转身冲出门去。走到半截又折回,摘下墙上挂的车钥匙,噔噔地跑下楼去。她不相信陆家豪和章敏藕断丝连,他和她浓情蜜意时都能把持住澎湃的激情和冲动,他绝对不可能是那么动物性的人!她要亲自去看看。


章敏在斯羽气急败坏的敲门声里开了门,斯羽一看她的打扮就如雷轰顶。章敏松松地穿着浴袍,露出脖颈和大半个丰满的胸口,头上包着大毛巾,满面绯红。


“哟,小安,怎么是你啊。”章敏惊奇地睁大眼睛。“你找家豪啊,他在浴室洗澡,呆会就出来了。”斯羽瞪着章敏,喉咙发干,说不出话来。“早跟你说过他不会要你,你还不信,你看见了吧,明天说要跟你注册,今天还跟我在一起。你还相信他能跟你结婚吗?”她怜悯地摇头,“家豪就这点不好,像个孩子,耐不住寂寞,身边没人陪不行。也怨我,我这半年来太忙,忙着换身份,申请博士学位,冷落了他。”她嘲讽地盯着斯羽呆滞的眼睛,慵懒地靠在门框上,摸着自己耳朵上的耳环,“他需要一个能体贴包容他的女人,恐怕你做不到这点。他本来说明天一早给你挂电话通知你取消注册,既然你来了,我让他洗完澡就给你挂电话,怎样?”她的手指在胸口的皮肤上打着圈,见斯羽的目光似乎穿过她,投向不知名的地方,对她的话没丝毫反应,撇撇嘴,“要不你进来等他?”


她走到浴室门口,敲敲门,“家豪,快点啊,有人找。”转头对斯羽嫣然一笑,“嗯,他还没洗完。他一向这样,完事之后爱泡澡解乏。”她对如木雕泥塑一样的斯羽招手说,“哎,你怎么还在那站着,快进来吧,待会让他亲自跟你说,省得你恨我。”


她过去拉她的胳膊。斯羽这时才打了个冷战,甩开章敏的手,倒退了几步,猛然回身没命地向楼下冲去。


王海洋没追上斯羽,只得回到自己的住处,倒了杯酒,边喝边在窗口守望。他也没想到陆家豪有这一手,看起来挺老实一人呢,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来,还是在结婚前一天,也太对不起斯羽了。肯定是章敏主动投怀送抱,他的眼前浮现出章敏丰满的上围,款摆的腰肢。嗯,哪个正常男人也挡不住女人主动献身。可陆家豪为什么让章敏接电话呢,有可能是章敏故意抢着接,他点点头,一定是这样。这有文化的人不知啥叫花天酒地,猛丁见个把女人就把持不住,还真不如他这老枪,啥炮都点过,也就不稀罕了。如果斯羽跟他结婚,他绝对不会再找别的女人。他升起一线希望,也许他还有机会。


他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对斯羽,王海洋本来已经彻底放弃原来的想法了,他不是痴心汉,他明白有些东西注定不属于自己,强求也无用,尤其是斯羽这样的女子,个性太强,懂得太多,又太高雅,很难打动,更难征服,自己纵然是千般喜欢,也只能算了。还是靠斯羽相帮赚钱争取尽快拿到身份才是正章。有钱就不愁找不到个把象斯羽这样知书答礼的女人生儿育女。可是没想到,陆家豪竟然背叛了斯羽。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见斯羽的车子呼啸着开回来,斜斜地停在车位上。他急忙放下酒杯,开门下楼。


车子静静地泊在那里, 王海洋走过去,见斯羽伏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他试探地敲敲窗子,斯羽依然没反应,他开始叫她的名字并弓身去拉车门,车门开了,她还是伏在那不动,王海洋慌了,将手放在她的背上轻轻拍她。


“小羽,怎么了,没事吧?”


斯羽觉得自己所有的血肉,思维和情感仿佛都被榨干了,如秋风中一片被季节丢弃的干树叶,挂在粘粘的蜘蛛网上,想挣扎,却没有力气,只能任自己挂在上面。


王海洋扶起她的头,“小羽,说话呀,别吓唬我。见到陆家豪了吗?”


陆家豪这个名字从斯羽混沌的脑中如锋利的刀片划过,让她忽然觉得心痛如搅,她的眼泪猛然飞溅出来。


王海洋抱住她,“小羽,唉,小羽。”他替她难过,“咱上楼去,有什么委屈跟大哥说,大哥给你出气。”


斯羽死死抓住他的衣角,王海洋动弹不得,只能紧张地拥住斯羽,他感觉到自己的衣服渐渐湿了,他心疼不已,陆家豪这个王八蛋,他心中涌起一股冲动,真想马上去狠狠打陆家豪一顿,“想哭就哭出声来,别憋坏了。咱还是上楼吧,在这呆久了,有好事的人一会来问了。来,我扶你。”王海洋握住斯羽的手,立刻皱起了眉头,这双手冰冷得好像一点活气都没有。


王海洋的话听在斯羽的耳里不仅如同隔着一层棉被般模糊,而且除了陆家豪的名字外,还被分解得毫无意义。她依然呆呆地望着王海洋,王海洋只得弯腰将手臂放在她的腋下,将她自车座上架起来。斯羽软软地靠在王海洋胸前,一缕幽香绕上王海洋鼻端,他深吸一口,不由双臂紧了紧,有些意乱情迷,几乎忘了自己要做什么。这时院子里开进另外一辆车,把他的旖念打断了。


他认出这辆车是陆家豪的,不由怒目而视,对走下车的陆家豪叱道,“你还来干什么?”


“我是来向斯羽解释的,她误会了。她——没事吧?”陆家豪趋前想从王海洋的手中接过斯羽。


王海洋伸手挡住他,冷笑道,“误会,哼哼,这个慌扯得不高明。”


“我说的是事实。先不说这个,斯羽怎么了?斯羽?”陆家豪有些心慌,斯羽一直伏在王海洋的肩头一动未动。他绕到王海洋背后去看斯羽的脸。但斯羽的脸埋在王海洋的肩窝,他看不到。


知识分子真不懂进退,王海洋不耐地说,“你认为事到如今小羽和你还有关系吗?你要是觉得对不起她,你就走远点,别再出现。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陆家豪并未留意王海洋在说什么,他心急如焚地说,“斯羽,别生我的气,章敏和我现在一点关系都没有,不管她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能信。她是故意气你的。”


斯羽的泪干了,如果她没在他住的地方看到章敏穿着浴袍,她会毫无条件地相信他的话,她不明白的是,他干嘛还要继续骗她,她抬起头,集聚起全身力量,站直身子,目光象刀一样向他眼里刺去,同时也在她自己的心里刺出了一个个深深的血洞。她恨他,然而,她更痛恨的还是自己,她恨不得拿刀划开自己的血管,让自己身上所有糊涂愚蠢的血液流尽。


陆家豪被她的神情震惊了,“斯羽,我——你要相信我。”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结束了。”斯羽一字一句地说完,步履维艰地向楼栋走去,她的脚步似有千斤重,但她的脊背却挺得直直的。


王海洋乜斜了陆家豪一眼跟了上去。斯羽缓缓地上楼,万念俱灰。她的手不好使,钥匙插不进锁孔,王海洋接过钥匙替她开了门。斯羽的力气在进门的一霎从脚底忽地流走,她扶着墙,感到头晕目眩,王海洋眼疾手快地从后面扶住她,与她一起跌坐在沙发上。


王海洋站起身说,“大哥给你倒杯水喝。听大哥的,没啥大不了的,睡一觉啥都过去了。”


“我不要喝水,我要喝酒。”斯羽蜷缩在沙发上,长发覆了一脸,“给我喝酒。”她似个小孩子一样哀求。


“好好,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拿去。”他出门回自己的房间。


王海洋拿来了他的轩尼诗XO,给斯羽倒上一杯递过去,她一口就喝干了杯中的酒,“再来一杯。”她举起杯子。


王海洋担心地说,“慢点喝,最后一杯,然后去睡觉。”


斯羽仰头如喝水一般饮下,眯着眼,睫毛眨动如蛾翅,“还要喝。”


王海洋拒绝,“不行,不能喝了,再喝该醉了。”


“讨厌,你凭什么管我,我就要喝,给我喝嘛。”斯羽嘟起红润如玫瑰花瓣般的嘴唇,声音中带着无限娇柔,酒精融化了她眼中的空洞,她的眼波盈盈流转,如桃花潭水。


王海洋觉得自己薰薰欲醉,不由自主给斯羽又斟了一杯,他自己则索性对着酒瓶灌下几大口。一醉方休算了,否则他真怕自己抵抗不了斯羽眼波的荡漾,红唇的吸引。


斯羽有些昏昏然地闭上眼睛,脑际好像有千只蜜蜂嗡嗡地飞舞,而她是被蜂群追逐的笨拙的熊。她呻吟了一声,四肢舒展,姿态优雅地躺在沙发上。王海洋又喝了半瓶酒,目光仿佛变成了追逐蜂蜜的蜜蜂,从斯羽粉红的脸颊飞到白皙的脖颈,起伏的胸口,浑圆的臀部,修长的大腿。他情不自禁地坐到地下,抚摸斯羽纤细的足踝,斯羽的皮肤细腻柔滑微凉,让王海洋炽热的手掌说不出的受用,他心荡神驰,不禁将自己的嘴唇贴在上面,与手一起向上游走,一寸寸碾转流连,如同细雨滋润禾苗,种子播进土壤。一股热流仿佛燃着火苗的酒精火辣辣地从小腹冲出,他真想立刻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但他深吸了口气,克制住自己的冲动,温柔地噙住她的舌头,手插进她的身下解开胸罩。娇小的乳峰傲然弹出,他全身的血液顿时燃烧起来,他一口叨住。


斯羽觉得自己象一片花瓣落在了流水里,既有深陷感,也有漂浮感,轻飘飘地旋转,旋转,柔丝般细细的麻痒----薄冰被震动后的纹理,放射开去,如连绵延伸的线路,转眼铺遍了全身,根须般生长,又在各个敏感部位伸出芽尖,开出了花朵。那是类似罂粟类的花,妖艳诱人,有麻醉作用,又象热带雨林里食肉的花,让贪嘴的昆虫从甜蜜的诱惑里滑进毁灭。斯羽随波逐流地沉浸在这样的麻醉与下滑里,不愿自拔。她似乎正变成一根轻巧的羽毛在呼吸间飞舞,微风从身体里吹出来的,湿润,柔软,把她弹拨成淙淙流水一般的琴弦。她要攫住这阵微风,她抱紧了王海洋。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沙发  发表于: 2011-03-07  
完了,又变成这样了。越菜鸟越被电脑欺负,555。。。
雪球,下次你要教我怎么拨乱反正呀。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板凳  发表于: 2011-03-07  
没事,歌儿别着急,我都等了你一天了,终于看到了。是网站的事吧,一样看。强烈建议拍成电视剧更好看哈~~~~~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地板  发表于: 2011-03-07  
太好了,跟我猜想的一样,我喜欢斯羽嫁给王海洋!~~哦也也!~~~~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4楼  发表于: 2011-03-07  

不管真相如何?陆家豪继续让章敏在他的身边出现,本身就是咎由自取。
做为一个旁观者,我相信陆是清白的。可是更希望汪海洋抱得美人归!
结尾处的情节写得真美!“斯羽随波逐流地沉浸在这样的麻醉与下滑里,
不愿自拔。她似乎正变成一根轻巧的羽毛在呼吸间飞舞,微风从身体里
吹出来的,湿润,柔软,把她弹拨成淙淙流水一般的琴弦。”令人心醉
神迷的是,“她要攫住这阵微风,她抱紧了王海洋。”这一抱本来应该
是在几年之前的事,可是鬼使神差地延迟到今日才发生。不能不说是造
化弄人。但还是要表扬一下王海洋!怎么突然间就出手了呢!非常果断,
非常神速,又非常有条不紊。真是酒能乱性吗!第二天斯羽应该会更痛
苦,至少会很忐忑、很自责!

故事越到了后面越引人入胜,难道人物关系真的是峰回路转、别有洞天?
作者已经完全是出于一种得心应手的状态。在人物的安排与刻画上,更
是随心所欲、游刃有余。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5楼  发表于: 2011-03-08  
点大师分析的很有道理呀,我也相信陆是清白的,嘎嘎,不过,我还是希望王海洋跟斯羽能在一起。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6楼  发表于: 2011-03-09  
回 5楼(粉忆) 的帖子

谢谢粉粉的表扬!重要的是我们想得一样。
可是要是作家能这么想那才是好呢!哈哈哈。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雪球儿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8
精华: 0
发帖: 10644
注册时间: 2010-09-19
最后登录: 2016-01-15
7楼  发表于: 2011-03-09  

引用
引用第1楼闻弦歌于2011-03-07 16:48发表的 :
完了,又变成这样了。越菜鸟越被电脑欺负,555。。。
雪球,下次你要教我怎么拨乱反正呀。

歌儿好,在帖框的右上方有

Wind代码
如果你有打勾,你就再打一下。把它取消。。这样就可以了。
谢谢
雪球儿/球球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8楼  发表于: 2011-03-10  
谢谢粉忆,小点和雪球!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9楼  发表于: 2011-03-11  
陆家豪继续让章敏在他的身边出现,本身就是咎由自取。——严重同意点缀这句话!!!

顶雪M!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