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32)农夫和蛇 by 闻弦歌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9
精华: 0
发帖: 174
注册时间: 2010-09-21
最后登录: 2014-08-20
楼主  发表于: 2011-03-21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32)农夫和蛇 by 闻弦歌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32)农夫和蛇

第二天斯羽一大早就去银行查账,确定二十万镑分别顺利到位,才大大松了口气,回办公室给王海洋挂电话让他立刻赶到公司。

王海洋还在睡觉,听到斯羽的声音觉醒了一半,“小羽,等我睡足了再去不行吗?这些天一直没睡好。”

斯羽不容置疑地说,“不行。我有急事,你必须马上来。带上护照和银行卡。”
王海洋无法,很快不情愿地打着哈欠来了,“小羽,啥事呀?”
斯羽站起来,“去银行以你的名义开个新账户,把十万镑转进去。”
“就这事呀,不是还有两个星期呢吗?”
“银行卡至少要一周以后才能寄出来,慢的话可能两周。”斯羽领先出去。
英国银行的办公效率并不高,两人在银行排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队,才在银行开了个新户。王海洋想回家继续睡觉,斯羽告诉他另有要事向他宣布。王海洋无奈地叹气,跟斯羽回到了公司。
斯羽目光炯炯地注视王海洋,“鉴于你对公司险些造成的重大损失及你对公司不负责任的态度,你被公司开除了。”
王海洋眨眼,“什么意思,不,你什么意思,开除我?你开玩笑?你,一个经理,开除董事长?”他皮笑肉不笑地望着斯羽,言下之意是斯羽说话颠倒了,这话应该他对斯羽说才对。
斯羽挑眉,“很稀奇吗?”
王海洋大剌剌地一拍沙发,“真是天下奇闻。小羽,你是不是受刺激了?”
“如果你认为是的话就是。”斯羽无所谓地点头。
“公司是我的。我是董事长。试问你如何开除我?收购这间公司?那我倒可以考虑。”
斯羽莞尔一笑,“对不起,董事长大人,也许你忘了,这个公司的法人名字是我,而不是你。要不要我找出文件让你看看?”
王海洋的心咯噔一声,他把这茬忘了,当初因为身份问题,公司确实以斯羽名义注册,这几年他养尊处优,万事不操心,根本没想起来换。也许主要原因是他太信任依赖斯羽,从未想过防范她。
他脸色一变,“你想占我公司?”
“我是正本清源。让我说你给听,你有三宗罪:第一,你不仁,你轻易置我于双重危难境地;第二,你不义,挪用公司的钱,不顾客户利益;第三,你不负责任,拿公司当儿戏,如果我不铤而走险,公司也有可能因此次高利贷事件毁于一旦。你说,这公司怎么是我占你的,它在你挪用公司流动资金那天就岌岌可危了,试想,如果我被人告上法庭,公司清盘,那倒闭关门就是最后的结局。现在,它是我以命博回来的,当然应该属于我了。”
王海洋说不过斯羽,恼羞成怒,“你说出天花来也没用,公司就是我拿钱开的,它就属于我,谁也不能霸占。”
斯羽冷笑,“好,你说钱是吧。公司当初的启动资金是三万多镑,虽然这些年我替你赚了不知多少个三万镑,但我还是可以如数再还给你这笔启动资金。从公司开办至今,你对公司从来不闻不问,一切由我打理,我工作的时间常常不止于八小时,尤其是第一年。如果按照一小时最底层白领最低工资六镑钱算,加班加倍的话,好像我的年薪也不止一万多镑。无论如何,撇开这个不谈,可以说没有我,就没有这间公司?你同意吗?”
王海洋针锋相对,“如果当初没有我的钱,只有你,也没这间公司,相信你也同意我的说法。”
“我们不是在论证鸡与鸡蛋哪个先有,而且,关键是先有哪个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对公司太不爱护,不要以为这是我让你走的借口,你自己想想,你都为公司做了什么?”
王海洋梗起脖子,“我是董事长,我用不着为公司做什么,这就是我雇你的原因。”
“董事长可以不做事,但也不能置公司利益于不顾。如果有董事会,相信你也会被董事会换掉。”
王海洋气急败坏,用手指点着斯羽,“安斯羽,真没想到你这么阴呢,我打蛇的倒被蛇给咬了。你以为我是吃素的吗?你走着瞧,你要是强占我的公司,我绝不会放过你。”
斯羽扬起下巴,“不要大声喧哗,也千万不要拿指头指点人,这有损你的身份。”她摇头,“真可惜,在英国待这么多年,你竟然没学到一点绅士风度。我怕你不放过我吗?你以为将你开出去是我心血来潮?”斯羽的目光寒气逼人,“相信我,我经过深思熟虑,我也早预料到你不会善罢甘休。你找人废了我?还是你自己动手?或是回国找我父母的麻烦?搅乱公司?你尽管做好了。不这样做,你还叫王海洋吗?不过,咱们走着瞧,你也会看到你那样做的后果?”
王海洋颓丧地倒在沙发上,“小羽,我怎么对不起你了,我一直爱你,疼你,完全相信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呀?”
斯羽掠了掠头发,“你自己做过什么我不想重复。即使你对我曾有恩情,这两年我废寝忘食地为你工作也该偿还了。而且,既然你说到爱我,怎么还跟我计较区区一个小公司?!难道你忘了曾经说过要把这个公司送给我?当然条件是我嫁给你。你的付出从来都是有条件的,现在我虽没嫁给你,但却救你脱离虎口,以你的公司做补偿条件不为过吧?”斯羽转了转椅子,“其实我本来一心要辞职的,可是,经此事件,我忽然改变了主意,想尝尝主宰一方的滋味。你也不用觉得委屈,也许有一天,我厌倦了,还会把这个公司还给你。”
王海洋痛心地说,“小羽,你变了。你以前不这样,你蔑视权贵,你视金钱如粪土,不贪婪,不虚荣,你洁身自好。”
“谢谢你的赞美。我想我以前当之无愧。可今天我发现如果我视金钱如粪土,我可能一不小心就被变成粪土。我依然不贪他人的金钱,不食嗟来之食,但我不介意自食其力,享受我劳动所得。”
王海洋挺直脊背,眼里闪出一丝希望,“小羽,要不我们把这个公司扩大吧,我再注入新的资金,咱主要做房地产,你还做经理,我分你部分股份?”
斯羽耸肩,“对不起,我没兴趣。我对这个公司有感情。我依然会给你在公司报税,直到你拿到绿卡。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你可以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了。还有,记得最近最好少在唐人街出现,更不要去卡西诺。”
王海洋还想说什么,斯羽摆摆手,拎起手袋出去了,做恶人比做好人消耗心力。恶人,她真的已经变成恶人了吗?!在王海洋眼里肯定是。恶人就恶人吧,恶人能操纵自己的命运吗,不被人任意宰割;有一天能给母亲买得起别墅,让她不再为金钱发愁,有能力关照朋友,周游世界,享受顶级物质所提供的舒适和随之而来的高品质精神生活,创下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前景不是不振奋的。

她需要赏自己一杯现磨黑咖啡提神。虽然喜欢COSTA COFFE,但因为以前总与陆家豪一起去,她现在路过COSTA一律目不斜视。但陆家豪说过的关于COSTA咖啡的话还是每次在CAFE NERO喝咖啡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在她耳边响起:所有Costa咖啡的咖啡豆都以低温缓缓烘焙22分钟。这种方式烘焙出来的咖啡豆比起一般方式烘焙的咖啡豆更能释放出咖啡的天然芳香,口感也更为醇和,尤其是避免了一般高火短时间烘焙出来的咖啡都常有的焦味。这些话简直象自动录音机一般反复播放。可总不能因此戒掉咖啡吧,她只能让叹息随着咖啡流进肚子里。

王海洋的银行卡寄到公司后,斯羽立即去办理了办公室退租,而公司早以最快的速度搬到了另外一个办公大厦。从此,她要与过往的人事一刀两断,发奋图强。她重新整合了公司业务,开通了网上业务,还决定请牧歌停薪留职,在国内办个分公司。

牧歌听了斯羽的叙述吃惊得话都说不连贯了,“亲爱的,你也太——太吓人了,怎么——怎么。。唉,太不省心了。啊呀,吓死我了!”她大喊了一声,舒缓紧张的情绪,“告诉你,可不许有下次了。向我保证,绝对绝对不做这种事了。”

斯羽笑,“我保证!”

牧歌又心有余悸地埋怨,“怎么不早告诉我呢,都过去一个多月了才说。”

“很多事要办,没时间跟你说这事。不管怎么说,这个冒险的代价也还值得,公司现在是我的了。”

“啊,公司是你的了?王海洋送你了,怎么可能?”

“嘿嘿,真受他此等大礼就不得不把自己当筹码了,不,是巧取豪夺,哈哈,血腥的原始资本积累。我双手沾满了王海洋的眼泪和愤恨。他一定认为农夫和蛇的故事在他身上重演了。”

牧歌震惊,“真的?”

“我很少说假话,尤其是跟你。唉,我也是不得已,如果他再这样赌下去,公司早晚要输进去。输进去不要紧,问题是如果公司流动资金再被提空,我可能被告上法庭,进监狱,驱逐出境,即使这样都不能解人家心头之恨。我不愿意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牧歌在想如果她处于斯羽的境地会否做同样的事,“无论如何,我都站在你这边。”

“亲爱的,我要你停薪留职,在国内开个分公司。我分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们联手打造我们的女儿国。”

牧歌有些沉吟,作为朋友,她当然愿意无条件支持她,股份她坚决不能接受,她也知道跟斯羽合作比在学校做老师赚得多,问题是,她所在的学校不接受老师停薪留职,要么辞职,要么留校。而且,她自恃不具商业才华,对能否管理好一个公司并无把握。

“斯斯,你知道我不懂做生意。我能干好吗?干砸了多耽误事啊。”

“嗨,谁懂做生意,我也不懂啊,慢慢学呗。中介公司好做,业务单一,你上次办你们学校学生暑假留学班不是办得挺利索的吗?其他业务都大同小异,不过是有些文件你要拟定,学生材料要审核,有漏洞或是材料不全,对签证有影响的地方帮他们指出来,签证失败的确保一律退还学费。做生意其实跟做人没两样,要诚实不欺,信誉第一,不推卸责任。我们这个公司在沈阳口碑非常好,你不用担心没有生源。”

“那我要跟大志说一声。他那人有点保守,总觉得我在学校上班最好,一年两个假期,将来对孩子也好。”

“我明白,亲爱的,你好好考虑,他实在不同意我也不勉强你。只要你们生活得好就好。晚上还出去讲课吗?”

“嗯,等有了孩子就不去了,现在趁还没有多赚点钱,国内养孩子花费大着呢。各种课外班学费贵得惊人。”

“这也是我让你出来做公司的原因之一。不过,还是听大志的吧。”

“你呢,有没有约会别的男士?”

“我哪有时间。我享受独身。”

“要坚信白马王子终会出现在你面前。”

“呵呵,还白马呢,连黑马都无,乌鸦倒不少。反正我不愁无后,以后如果你有了孩子,就认我做干妈,如果他长大了,我还在英国,就让他到我这来读书。等我想金盆洗手了,他可以继续我的革命事业。”

斯羽也换了住处,搬到她久已向往的诺丁山 (Notting Hill) ,一栋乳白色的巴洛克风格的楼房里的一间,感觉上好像恢复了上学时候的简约。诺丁山因电影《诺丁山》而声名大振,街道宁静而整洁。沿街出门走不远有一些充满个性的艺廊、服装店和咖啡店。斯羽喜欢在周末有阳光的下午闲散地坐在咖啡店外人行道的座椅上,欣赏一些外貌风度酷似休•格兰特(Hugh Grant)那样彬彬有礼的男士经过,这时她就不由自主想起陆家豪。

就差那么一点点,她就和他结婚了。旧欢如梦啊,她把目光放远,一个人的日子也好,孤独也可以很优美。有时她也去诺丁山最著名的旅游商业街波多贝罗大街(Portobello Road)闲逛,这条维多利亚时期风格的大街早在1841年的地图上就出现了,时至今日,街道上依然游人如织,销售民族装饰、木雕制品和银器用品等的特色小店遍布街边,另外还有画室、书店及花店穿插其中。她喜欢老式银饰,没事的时候就去市场淘。

不久,牧歌经过考虑接受了斯羽开分公司的建议,她一是想帮斯羽,二是想多存点钱给将来的孩子。她从学校辞了职,周大志非常生气,几天不和她说话,她也不理他,埋头跑工商税务注册,给公司选址,租房,招聘工作人员等等。几个月后分公司宣告正式成立。她开始了与斯羽携手打天下的生涯。

王海洋听说后,特意回了趟国。他不甘心,他憋气。在英国他不敢拿斯羽怎样,但沈阳是他的地盘,黑道白道他都熟,还治不了小小一个中介公司。他要让斯羽知道,他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他找了一帮人装作办留学去公司闹事。牧歌开始还耐心与他们介绍公司情况,很快发现不对头,牧歌要挂电话给保安。一个混混一把夺下电话,顺手把公司的传真机摔在地下,几个职员被吓得目瞪口呆,牧歌急了,上去阻止他的进一步行动。他转头调戏牧歌,牧歌浊气上涌,放弃与他讲理的想法,施展身手打倒了他,牧歌学过跆拳,比斯羽的花拳绣腿扎实。但其他小流氓一拥而上,团团围住牧歌。牧歌一人独力难支,终于被人踢了一脚在肚子上,跌倒在地。幸亏这时,外面有人叫来保安,保安上来想抓这群流氓,可他们见已达到威吓的目的,迅速一哄而散,逃之夭夭了。

牧歌躺在地下佝偻着身子,只觉腹部剧痛。有人叫了救护车,她被送到了医院。医生告诉她,她流产了。她懵了,眼泪潸然而下。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她和周大志早已盼望的孩子,就这么因为她的疏忽没了。

郑大志赶到医院得知牧歌流产,心痛如绞,“你怎么搞的,怀孕都不知道。我们的孩子呀!”他捂住脸。

牧歌脸色惨白,“对不起。”她伸手抓周大志的手,郑大志甩开了,牧歌的泪水再次落下来。

“不让你去做什么公司,偏去做,告诉过你多少次,我们和安斯羽那样的人不一样,她都认识什么人呢,都是大老板,我们是普通人,过的是平凡老百姓的日子,安分守己最好。咱不挣大钱,挣太多钱不一定有好处。你就是不听。现在可好!让我妈知道孩子没了,还不知怎么数落我呢。”

牧歌擦着眼泪,“我跟妈说,都是我的错。”

郑大志瞪她,“你说有什么用?!你子宫后倾,你知道怀个孩子多不容易。”

牧歌用被蒙住头,无声的饮泣。他关心的只是孩子,根本不在乎她,他甚至都没问一声她身体如何,她一瞬间有些心灰意冷。原以为这个丈夫循规蹈矩,老实可靠,无不良嗜好,可以携手过一生,没想到,他们恋爱一年多,结婚半年多,原来他竟然对她并无感情。她忽然羡慕斯羽,虽然情路多舛,到底痛快地爱过,恨过,放肆过。等老了,至少有丰富的回忆,回忆里的甜蜜和心酸都是一种值得品味的滋味。她竟然辜负了青春,也辜负了人生!

斯羽听到牧歌的不幸,惊痛莫名。她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人指使的,她立刻买机票回国探望牧歌。牧歌正在家休息,见了她紧紧握住她的手,潸然泪下。

斯羽也哽咽了,“牧歌,我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让你出来开公司。唉,我这个朋友总是拖累你。”

“斯斯,跟你有什么关系呢,是我疏忽了,我。。。”

“别说了,你这样说我更无地自容了。我太欠考虑了。”

“斯斯,咱谁也别自责,这个孩子是与我无缘。”

斯羽的眼里射出恨意,“牧歌,你放心,我一定去找王海洋算账。”斯羽说着就站起身要走。

牧歌忙拉住她,“你干什么?还想单枪匹马地闯虎穴吗?哪也不许去,给我待着,既然回来看我,就好好陪我几天。就在我这住。”

“大志恨死我了吧,我都不敢见他了。”

“他——他出差了。”郑大志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牧歌对他也彻底失望了。大难尚未来,夫妻已经各自飞了,看来这个婚姻不要也罢。但她暂时不想对斯羽说这些,怕她更加自责。

“他怎么这个时候还出差,不像话。”牧歌没接话,转了话题。由于怕母亲责备,她也没告诉自己家里。

斯羽到底趁牧歌睡着的时候出去找王海洋了,她简直抱了跟他拼命的心,可不巧,王海洋刚刚回了英国。她转道回家看望宋茹。

宋茹见到她突然归家,哎呀一声,“小羽,你回来了,怪不得我昨天给你挂电话没人接。到底发生了什么?”

“妈,瞧你大惊小怪的,回家来看看也不行啊。”斯羽觉得宋茹仿佛更消瘦了,眼皮松松垮垮地挂下来,将眼睛都扯成了三角形,她原是杏核眼的。“妈,你的糖尿病控制得怎样,怎么这么瘦呢?”

宋茹拿出一盒药让她看,“控制得挺好的啊,我最近又换了这种药吃,电台里说这种药疗效好,又是中成药,比西药好。吃西药胃不好,吃不下去东西。”

斯羽接过药盒看说明,“不能听电台的,要听医生的。”

“你不懂,好多人吃了这药都说好,我也觉得吃了感觉不错。我现在还天天拿苦瓜当菜。一点鸡鸭鱼肉都不吃。”

斯羽担心,“那也不行吧,一点营养没有。”

“糖尿病就得这样,吃点肉尿糖指数就升高。你放心吧,我自己会照顾自己,倒是你,让我担心。”

“我挺好的。”

宋茹不满,“净不跟我说实话。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把人海洋公司给占为己有了。”

斯羽咬牙,这个王海洋果然向宋茹控诉了她,“妈,我的事你别管啊,你不明白。”

宋茹黑了脸,“你忘恩负义,我当然不明白。小羽,你怎么能干出这种缺德事来?人家对我们。。。”

斯羽打断她,“不要再提他,你并不了解他。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这个人。”

宋茹砰地拍了一下桌子,“你心虚了,连提都不敢提。告诉你,回去赶紧把公司还人家,要不你也别认我这个妈了。我可没有你这样狼心狗肺的女儿!”

斯羽霍地站起来,凌厉地看宋茹,“妈,你糊涂了,我是你女儿,他可不是你的儿子。”

“我帮理不帮亲,你必须还人公司。你那样做跟强盗有什么区别,做坏事是有报应的,孩子,你明白吗?妈会一辈子良心不安。”宋茹拍胸脯,痛心疾首。

斯羽长叹一声,她能对牧歌说的话,却不能对宋茹说,她虽是她的母亲,生她养她,却担当不起她那些风雨,更无法理解她的抉择,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沙发  发表于: 2011-03-21  

“斯羽长叹一声,..... 头也不回地走了。”斯羽与母亲有过不止一次的因意见相左,不欢而散过,可是这一次,斯羽做得对。看上去宋茹很厚道,一事当前还能为别人着想,其实不然,她考虑更多的是自身得失,而且她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女儿是多么能干,在女儿与王海洋两人面前,她更相信王。王的财富令她心智不开了。所以,斯羽的感觉是对的,宋茹“虽是她的母亲,生她养她,却担当不起她那些风雨,更无法理解她的抉择。”这是做为人母的宋茹的最大失败!

大志,牧歌的新婚老公,在关键之时却让妻子辛酸的发现,“他关心的只是孩子,根本不在乎她,他甚至都没问一声她身体如何,她一瞬间有些心灰意冷。原以为这个丈夫循规蹈矩,老实可靠,无不良嗜好,可以携手过一生,没想到,他们恋爱一年多,结婚半年多,原来他竟然对她并无感情。她忽然羡慕斯羽,虽然情路多舛,到底痛快地爱过,恨过,放肆过。等老了,至少有丰富的回忆,回忆里的甜蜜和心酸都是一种值得品味的滋味。她竟然辜负了青春,也辜负了人生!”

真是一家不知两家事。情运多舛如斯羽者还有人羡慕,说明人生不如意者十有八九。牧歌,这个多么清纯、朴实、正直的女生,斯羽的闺中蜜友,在婚姻的道路上刚刚起步,就有这么多痛彻心肺的感悟,不能不说生活是多么的实际,也是多么的无情。可见,婚姻中的双方,如果真的不在一个思想层面上,迟早都要同床异梦的。牧歌与大志的婚姻不可挽回的亮起了红灯。

令人遗憾的是,王海洋对斯羽的爱,没有经得起考验。如果真如他所说的,那么真心地爱着斯羽的话,他就不应该这样的气急败坏,甚至采取下三烂的做法把气出在梦歌的身上。说明,他的爱还是太有限了。就算是他不认识斯羽,斯羽救了他的命,他把公司送给救命恩人作为报答也是应该的。况且这只是个中介公司,没有任何固定资产。账面上只有客户预付款。没有实际财产。在这件事上,王海洋彻底变回王海洋了。

要说斯羽的情商不够,也不是冤枉她,可是她的智商如此之高,倒是未曾想到的。她能够奋起反击,把公司收归己有,真是兵出神奇,令人叫绝!她扔给王海洋的那些话,句句都是手榴弹,而且在情在理,无可辩驳。王海洋这次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况且他还不在理上。要命的是又没情没义,赔了夫人又折兵,灰头土脸,颜面全失。

显然,斯羽的身上,充满了能力与神奇,令人瞠目结舌,惊讶不已。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板凳  发表于: 2011-03-21  
真的是世事难料呀,这世界就是变化快,任何一个小的决定,都可能影响人一生的命运,牧歌的婚姻就这么完了。一直看好的王海洋和斯羽估计也不可能了,希望以后的故事还有惊喜,问候歌儿姐姐。感谢领导姐姐的帖,我期待好几天了。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雪球儿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8
精华: 0
发帖: 10644
注册时间: 2010-09-19
最后登录: 2016-01-15
地板  发表于: 2011-03-23  
原来粉MM也是个小说迷啊。。和你一样喜欢看惊喜地故事。。
歌儿写得很曲折迷离。。

雪球儿/球球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4楼  发表于: 2011-03-24  
谢谢知音版主!
也谢谢小点,粉忆和雪球的支持!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5楼  发表于: 2011-03-25  
点缀的点评真详细,佩服!!

斯羽不是一般的女孩,顶雪M的好故事!好文笔!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