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33)节外生枝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1-03-24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33)节外生枝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斯羽陪足牧歌一个星期,每日命令她躺在床上,为她煲汤倒水,像个家庭主妇一样挽着菜篮子去市场,她不知牧歌平常的生活是否就是这样,这样的人生何其琐碎,但如果有个人真心相爱,应该也是幸福的。

眼见牧歌脸色又红润起来,斯羽飞回英国。下了飞机,她就驱车去找王海洋。按了半天门铃都无人应,电话也没人接听,她猜他又去赌博了,只好放弃,转身之际却一眼瞥见了王海洋的车。她拿出手机,再次挂电话给他,依旧无人。她气得踹了一脚王海洋的车,车子的警报器响了,斯羽赶紧走开上了自己的车,这时公寓的大门开了,王海洋身形不稳地举起钥匙对着车按了一下,又脚步趔趄地往回走。

斯羽也不出声,放轻脚步紧跟在他身后,他扶着墙摇摇晃晃地往楼上走,斯羽闻到一阵浓烈的酒气,看来他没少喝。

王海洋进了屋子,正准备一头扎到沙发上,斯羽说,“王海洋,是不是害了人怕做噩梦,才醉生梦死?”

王海洋悚然而惊,回身太猛,脚下一滑,跌倒在地下。他喘息着爬起来,难以置信地盯着斯羽,大着舌头问,“你怎么进——进来的?”

“我是穿墙而过的恶鬼,来向你索命。”

王海洋瞪着血红的眼睛,怒气冲天,“啊呸,我向你索命还差不多,你个骚娘们!你把我耍得好苦,你太会伪装了!我他妈的傻透腔了,把你当成圣女,为了你,我离婚,为了你,我去赌博,差点丧命。你流产,你害得陈宣一无所有,跳楼身亡,又来害我,侵吞了我的公司。这回回去我才知道你流掉的孩子是方楚的。哈哈,连我的哥们都合伙骗我,把我当傻子玩。”他向斯羽伸出手,试图抓住她的肩膀,一张油光锃亮的大脸夹带着酒气压将过来。他这些年在英国养尊处优,变得益发肥硕。

斯羽早已涨红了脸,全身战栗着抬手打在他的脸上。“你混蛋!你才是刽子手。因为你,牧歌的孩子没了。”
王海洋恍若未觉,猛然锢紧斯羽,张开嘴攫住斯羽颤抖的嘴唇,滑腻的舌头如一条带着腐殖质的大虫在斯羽的口腔里搅动,斯羽恶心欲呕,但鼻子被他的脸死死堵住,喘不过气来,斯羽惊怒交加,被王海洋强暴的情景瞬间浮现,她血气上涌,红了眼睛,抬起膝盖用力一顶,王海洋下体吃痛,立刻松开手。斯羽抓起椅子向他扔过去,又将身边所有能够到手的东西统统砸向他。
王海洋醉意顿消,左闪右避,连连摆手,“小羽,别乱来啊。那都是花很多钱买的,冷静点,冷静点,有话好好说。”
斯羽充耳不闻,他退无可退,绊倒在阳台门槛上,仰面摔倒时把阳台上的桌子带翻,一阵头昏,四肢顿失力气,一时爬不起来。
斯羽被他摔倒的声音从狂乱中惊醒,有些惊骇地停止动作,看清自己手里的仿古钧窑大花瓶,多么美丽的艺术品,她的手腕一软,花瓶掉到地下。神经高度紧张的王海洋听到哗啦一声头皮发麻,立即捂住头脸大叫。
“闭嘴!”斯羽吼道,被他的举动弄得啼笑皆非。他近乎滑稽的表现舒缓了她的激愤,理智又回到她心中。她讥刺,“不是总说自己是英雄嘛,怎么成狗熊了!”
王海洋意识到自己并未被砸中,翻身坐起,见斯羽睥睨着他,不由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所谓横的怕不要命的,斯羽同归于尽的劲头确实让他胆怯,“小羽,你看你,把我家当战场了。”他惋惜地看着满地狼藉,“有话咱好好说行不。我刚才喝醉了,你别计较。”
“我不管你是不是借酒撒疯,反正你不要逼人太甚。记住,我并不欠你的,公司已经被你输进去了,是我冒险赢回来的。今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是再让人去找牧歌麻烦,我立刻停止给你报税,还会和你血战到底。”斯羽说完扬长而去。
王海洋垂头丧气地坐到椅子上。又输给这个娘们了,他抱住头,该怎么办呢,一定要另找出路,他不信他离了她就寸步难行,在英国混不下去了。
几个月后,斯羽接到一封中国大使馆商务酒会的邀请信,斯羽有些莫名其妙,中国大使馆商务处怎么知道她的呢?她想起最近她与全英学生联合会联系过,准备在年底的时候设立个奖学金,提供给经济困难,有志向学的留学生。因为刚接手公司,她能提供的奖学金款项并不算太多。也许是学联将她公司的信息提供给商务处的。她不知该不该去。转念又想,为什么不呢,去认识一些能对公司发展有帮助的其他商业人士也好。
她盛装出席。酒会是自助形式,斯羽松口气,如果大家团团围坐,喝酒叙谈,只有她一个人也不认识,局外人一般赔笑,那才不自在。她拿小碟装了几块小蛋糕,站在一个角落,想先看看来的都是什么人。女人少之又少,而且,都穿着职业套装,一副不爱红妆爱武装,横刀跃马的样子,双目炯炯,眉目间散发霸气。男人有穿西装的,也有穿着休闲的,除了她,满大厅的人全部人届中年,三五成群谈笑自若。虽然很多目光不时不经意地从她身上溜过,但没人过来跟她招呼,大概以为她是某人带来的女伴。斯羽也懒得过去主动自我介绍。
这时,门口又走进来两个男子,斯羽正好吃完蛋糕,过去拿了一杯苹果汁,背对着他们。两人却一眼看到了她,不由心头都是一震,不约而同一起走过去。斯羽转身,惊奇地瞪大眼睛。冤家路窄,一点没错。
陆家豪已经从最初的慌乱中镇定下来,恢复了他特有的沉稳,“斯羽,好吗?”他打量她,她几乎没变,只是长发剪成短发,柔弱中多了份飒爽。他一阵心痛,不由双手握拳。
斯羽霎那间有些失神,急忙微笑掩饰,“还好。”她发现陆家豪鬓间已经有了星星白发,岁月无情,她还以为与他相见无期了呢。
王海洋也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小羽,见到你真高兴。这就你最漂亮。”他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自己顺口说的话千真万确,满场就斯羽一个美丽的女子。她穿着的灰紫色的斜肩小礼服,肩带在肩头结成一朵大芙蓉花结。简直就是鹤立鸡群。
王海洋说得这么彬彬有礼,斯羽差点笑出来,其实他恨不得一口咬死她吧,她也公式化地回道,“谢谢。”
斯羽正思忖这两人怎么会走在一起,王海洋已经递上一张名片,不无得意地说,“新成立了一个房地产公司,请多关照。”
原来如此,斯羽看了一眼名片,王海洋终于重打鼓另开张了,这倒令她松口气,不再担心他找麻烦了。难道陆家豪在帮他做公司?
王海洋碰了碰陆家豪的手肘,“给小羽一张你的名片啊。老陆现在是我公司总经理。我们公司都上华商报了,你没看到吗?我和老陆已经买下了一栋废弃的厂房,准备改造成公寓。工程很大呀。”
“祝你们成功。”斯羽点点偶转身离去。
她不禁琢磨王海洋是怎么说服陆家豪跟他一起办公司的,陆家豪这样一个学者型的人,是否能办好一个公司?这跟她有什么关系,要她费劲琢磨,她责备自己。但愿陆家豪没辞掉他在学校的工作,他的博士后应该已经毕业了。一个头发斑白,观察了她半天的男子操着一口广东味的国语过来跟她搭讪,她微笑着应对。不外是交换名片,互相打探恭维。斯羽未等到酒会结束,装了一口袋名片提前离场,没再与王海洋和陆家豪做正式告别。
接下来,斯羽特别留意华商报上的消息,她注意到王海洋的公司不仅在华商报频频曝光,还出现在其他中文报纸上,颇为热闹,连《星岛日报》上也时有他们公司的消息。看来他们的房地产主攻华人。
风平浪静了,牧歌做得兢兢业业,斯羽时常劝她不必那么劳碌,多招几个人去做那些琐事,她不听。勤劳的好处是晚上倒到床上眨眼就熟睡过去,没空闲胡思乱想。斯羽以为她要借此来缓解流产之痛,也就由她去了。没想到不久宋茹来电话告诉斯羽,牧歌要离婚了。
斯羽不信,“不可能,你听谁说的?”
“我碰到她妈了,她妈告诉我的。她妈可发愁了,还让我劝劝牧歌。我这笨嘴拙舌的,怎么劝啊,你赶紧回来跟她好好说说,要不是因为你让牧歌做公司,人家夫妻也没这事。唉,又没有第三者,好好的离什么婚呢。”宋茹不解。
宋茹以为世上的婚姻只要没有第三者,都是好婚姻,至少是能够过完一辈子的婚姻。如果没有苏雨心,谁能说她和安行章不会白头到老?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是祸害,个性不合,观点相左,吵架拌嘴算什么,哪有勺子不碰锅的,现代话叫磨合,磨一辈子,老了死了就合了。一代代都是这样过来的。离婚再婚就叫二婚了,不是原配,没了当初的一心一意,过得心里嘀嘀咕咕,多没意思。
斯羽的心如坠了铅块,让牧歌流产还不够,再加离婚,她真成了千古罪人了。她自己业已是孤家寡人,她可不希望她的好友也是如此,总得让她相信人间有真情,看到一些曙光啊。
她立刻给牧歌挂电话,“牧歌,为什么没告诉我你要离婚了?”
牧歌嗫嚅,“我是——我想办完手续再告诉你。”
斯羽忽然觉得头颅变得沉重,她趴到桌上,正看到窗外的月亮——温暖的夏季午夜的月亮是那样超凡脱俗,清明硕大,仿佛一扇擦得很亮的圆窗,圆窗上透出隐约的阴影。白云象雪山一样散布在月亮周围,将月亮周围的天空围绕成一个深邃的湖泊,让斯羽想起天池。可月亮上的阴影直落进斯羽的心里,那阴影啊,是生活的坎坷,命运的险阻,还是人生的种种变故?
半天没听到斯羽的声音,牧歌追问,“小羽,生气了?”
斯羽叹气,“没有。我只是不明白你们俩好好的,人生大计都历历在目,到底为什么一下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牧歌语气清淡如在说别人的事,“我们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流产事件让牧歌意识到她的婚姻存在着严重的隐患,大难尚未来,夫妻已经各自飞了,看来这个婚姻不要也罢。但她不想对斯羽说这些,怕她认为这是她的责任。

斯羽反驳,“胡说,他人挺好的,对你也不错,你们又不是闪婚,哪来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果因为你出来做公司这件事的话,我可以找他谈谈。大不了你不做了,再找个学校当老师去。这回我帮你找个重点中学。我们这一个小留学生的父亲是教委的。”
“你得了吧,我真的发现我们不合适。还是快刀斩乱麻的好。”
斯羽知道暂时说服不了她,“我敢说这个决定绝不是你人生计划之内的。我订好了明天的飞机票,后天到,你去接机。”
牧歌嚷道,“哎,你不要动不动就往回跑好不好,十来个钟头的飞机真得会杂技的软功才能坐,你那小体格就不能省着点用!再说这事不是你回来就能解决的,大局已定。”
“你放心,我坐商务舱,不会委屈自己。以后你也是,只要是有商务舱的,绝对不做经济舱。否则,这么拼命地干为干什么?”
“好,一个女强人炼成了。回来咱俩去喝酒。”
这晚,斯羽辗转反侧,决心竭尽所能挽救牧歌的婚姻。她自知永远缺乏一双慧眼,注定今生无人相伴,所以退而求其次,才会顶着恶人的名抢了王海洋的公司,誓要做个强大的女人,做自己和命运的主宰。其实,她始终认为只有感情才能让女人内心富饶,金钱与能力创造的只是外在的掌控力和安全感,却无法消除内心的贫瘠。
在机场,斯羽和牧歌紧紧拥抱,如多年未见。两个好友心中都百感交集。物换星移,人事变迁,有时真的无关乎时间长短。
斯羽打量牧歌,“你瘦了。为伊消得人憔悴,还说不可调和。”
牧歌不以为然,“我是为公司消的人憔悴,不是他。他不够资格让我憔悴。”
斯羽轻轻掐了她一下,“嘴硬。”
两人上了别克商务车,这是斯羽以公司的名给让牧歌买的,本想写牧歌的名字,但牧歌坚决不同意,说要公私分明。公司原来聘用了三个人,牧歌也为了节流辞退了一个。
牧歌放下遮阳板,“你先回家,我还要去公司。下班我去接你,咱俩出去吃饭。”
“好。我给你买了副太阳镜,在我手提箱里。遮阳板没用的。喏,现在先带上我的。”斯羽帮她戴上在伦敦机场免税店买的香奈儿太阳镜。
“你自己带吧,我不习惯带墨镜,黑乎乎的。”牧歌伸手要拿下来。
“必须带,我们都不年轻了,防止紫外线照射很重要,我还给你带了防晒霜,不抹对不起我哦。”
牧歌无奈地笑,她历来不像斯羽这样对自己的外貌精心,斯羽从来都散发十足女人味,而她多少总带点男孩气,布衣布裤运动鞋是她惯常的装备,如今做办公室,也不过是衬衫西裤平底皮鞋而已,能不穿裙子不穿高跟鞋绝对不穿。也因为她从很年轻的时候就略有小肚腩,裙装总让她觉得自己的小肚腩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斯羽到家先洗了个淋浴,母亲在冰箱上留了条,告诉她做好的饭菜在冰箱里。是她最爱吃的芦笋炒肉丝,豆角炖土豆,锅里还有小白菜排骨汤。斯羽胃口大开,吃得不亦乐乎。觉得世界最好的餐馆最好的厨子也做不出如此好味道。熟悉的饭菜和口味是过去的记忆,也是让时光倒流的钥匙。吃完饭,斯羽困意顿生,但她不敢睡,她要趁这个时间去找郑大志。
郑大志见斯羽电话也不打一个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愣怔不已,同时敏感地察觉到办公室的人都在暗暗掂量这个穿着不俗,美丽动人的女子,他生怕别人误会,赶忙主动向人介绍这是他妻子的好友,找他办点事,然后有些紧张地带头出了办公室。斯羽心中好笑,原来不做贼也会心虚。真淳朴,斯羽想。这样腼腆的男人在这个大城市毕竟不好遇了,到处都是油腔滑调张口就叫姐姐妹妹美女的男人,以为自己是贾宝玉的传人,一副在女人堆里长袖善舞的样子。
郑大志停在办公楼大门附近,“找我有事吗?”
“当然有事。我们能去那家茶馆谈吗?”斯羽指指不远处的招牌。
“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
斯羽笑,“这地方好像无法谈太严肃和私密的事吧,我想和你谈谈牧歌和你们的婚姻。”
郑大志不自然地挠头皮,“没什么好谈的吧,我和她早已谈清楚了。”
斯羽微笑说,“我特地做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赶回来就为这事,有时当局者迷。请原谅我介入你们的私事,牧歌和我情同姐妹,我不愿意她婚姻破裂,因为我觉得你们挺合适的。”斯羽故意伸手拉他的袖子,“走吧。”
出入大门的人都在打量他们,郑大志沉不住气了,“好吧。”
两人在茶楼坐定,斯羽要了壶枸杞菊花茶,给郑大志斟上,“你能开诚布公地告诉我你和牧歌离婚的原因吗?如果是因为她不做老师了,我这就帮她找个学校重新做老师。”
郑大志升起一丝希望,“你能吗?”斯羽肯定地点头,郑大志一转念脸色又黯然了,他喝了口茶,叹道,“可现在她变了,即使你能给她找到学校,她也不屑做老师了,她钱迷心窍了。你知道吗,是她提离婚的,不是我。我并没想离婚,可她坚持说我们情缘已尽,不想再跟我貌合神离,同床异梦,我才一气之下同意的。我郑大志虽不富有,好歹是国家公务员,不愁找不着老婆。”
斯羽瞪大眼睛,没料到是牧歌提出离婚的,但她对郑大志最后那句话很不满,什么叫不愁找老婆,难道随便什么女人都可以成为他的老婆吗?这么没目标性?男人最没品的就是这样的,广泛撒网,只要能捞个异性就成。她对郑大志的好感减低了,但她不想轻易下结论,也许那是一时气话,做不得准。
斯羽犹豫不决地说,“你——我可以问你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吗?”
郑大志谨慎地说,“那要看涉及到哪方面了。”
“很简单:你还爱牧歌吗?”
郑大志没正面回答,苦笑道,“我对她肯定是有感情的,可能她对我厌倦了吧。”
斯羽正色,“牧歌不是拿感情当儿戏的人。这点你应该了解。牧歌虽然大咧咧的,有时也挺敏感。”斯羽想起因为她借钱的事牧歌与郑大志的别扭,“也许你们之间有误会,我会好好和牧歌谈谈。不耽误你时间了,有好消息我告诉你。”
外面的太阳正烈,又因为喝了热茶,斯羽出了一身汗,索性叫车到市中心,找了家美容院剪发洗澡桑拿按摩,做护肤的时候她睡着了,出来已是华灯初放,急忙赶到与牧歌约好的餐馆。
牧歌早已坐那半天了,见她进来调侃道,“大小姐,你的时间观念还这么差啊。再不来,我就自己点菜自己吃,然后抹嘴走人了。”
斯羽讪笑,“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美容院真如仙山。”
牧歌拍手,“呵呵,原来是仙女落入红尘,怪不得胭脂俗粉都黯然失色。”
斯羽举杯,“酒仙倒有可能。来,先碰个杯。今天不醉不归。”
牧歌抿了一口,“我还要开车呢,肩负护送仙女的任务,再说明天还要上班。”
斯羽一口干了杯中酒,“把车寄存在这,叫车回去。‘人生得意须尽欢’懂不懂,别扫兴。喝到你放下武装,我好审你。”
牧歌晃着酒杯里的红酒,“现在就可以审,我知无不言。”
“那你先给我个具体点的离婚理由,别那么宏观笼统。我想象力差。”
牧歌有些怅惘地注视斯羽,“如果作为妻子感觉不到丈夫的关切和爱护,婚姻是不是很空洞无谓?”
斯羽蹙眉,“他对你不关切不爱护?我以为那至少要十年后。”
牧歌喝了口酒,想起那句:“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能有相思泪流说明感情依然鲜活,可惜,她的愁肠里只有失望。她缓缓说,“不要觉得我这个决定太轻率,我何尝没进退维谷,患得患失,但是,认清一个人有时真是刹那的事,有时候这个刹那可能一辈子也没机会发生,那一辈子蒙在鼓里,婚姻也会长治久安。不幸的是,我凑巧碰上了这个刹那——我这个婚姻的窗户纸被捅破了。”
斯羽心中一动,“难道是因为你流产的时候他出差没在你身边?”
“准确地说是因为流产事件让我发现他并不是我心目中那个能够挽着我一起白头到老的人,我刚被石头绊倒了,他就立刻怨我不看路。斯斯,你知道,我这人不浪漫,也没向往过如火如荼的爱情,其实我就想平淡踏实地与他共度一生,没有炽热的爱情不怕,至少有源源不绝的真情实意。需要的时候,我们要互相借出肩膀,彼此擦去眼泪。”牧歌自嘲地笑笑,“可惜这个要求还是太高了,对郑大志来说。以后我都不再规划任何事了,该来来,该去去,跟着感觉走,象你那样潇洒一点多痛快。”
斯羽连连摇头,“可别象我,我的生活一塌糊涂的。我多羡慕你啊,人生规划得条理分明的。也许事情并没你想得那么严重,是不是他不懂流产对女人的身体损害很大?男人嘛,总有些粗心,这是注定的,不要轻易将小瑕疵上升到思想意识的高度。
牧歌自顾喝干杯中酒,“斯斯,你知道,我不是那么小女人,不会强词夺理,也不喜强加于人。平时是否嘘寒问暖我并不计较,真的,我不知道他是否冷血,但我知道在我需要的时候他不愿意给我温暖,没给我支持和力量。那我要他干什么呢?”
斯羽无话可说,看来牧歌心意已决,她也仰头喝干酒。几轮酒下肚,两人都有些微醺。从餐馆出来,她们没马上叫车,在灯火灿烂的人行道上慢慢往前走。影子忽前忽后,仿佛想扯住她们的脚步。斯羽仰头,满天繁星落入眼中。“如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她几乎落下泪来。
斯羽回到英国后,牧歌的离婚正式提到议事日程,两家人为小两口的和好使尽浑身解数,都徒劳无功,最后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接下来是财产分割,两人存款不多,一人一半,房子郑大志想要,因为房价飞涨,现在以当初的价钱再也买不到同样面积的三室一厅了。他提出把牧歌付的那部分房款加点利息还给牧歌。
牧歌好笑地对斯羽抱怨,“没想到原来我嫁了个铁算盘。”
斯羽说,“随他去吧,好合好散,咱好女不跟男斗,咱跟天地斗,还不行吗?反正年底的分红你就能再买个比原先大的房子,让他好了。哎,不行,我还要跟你商量个事,今年的分红能先存在公司吗?我联系了代办机票业务,需要一笔资金。”
“我早跟你说我不要分红,你一个月给我一万块钱够我花了。”
斯羽歉疚,“牧歌,分红一定要给你。你做的工作何止值一万块,公司稳定发展后我还会给你涨的。”
牧歌推辞,“你可别,我够用了。都没时间花钱。”
“牧歌,再招聘两个人到公司,别把自己当牛马使。而且,再过几个月,机票的业务稳定后,我可能还要考察英国乃至全欧洲的旅游项目。所以,先多招聘几个人作为公司骨干不是损失。”
牧歌惊讶,“天,大展宏图!亲爱的,我真对你刮目相看。”
斯羽苦笑。宏图,未必,也许只是空虚。但愿这样做下去,能填满心中被洞穿的部分,最终会以成就感代替情感的缺失,得到些许满足。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沙发  发表于: 2011-03-25  
歌儿姐姐的小说就是好看,我喜欢!~~~~原来斯羽也换头型了啊,我也长发换短发了,感觉俏皮干练了许多呢,(*^__^*) 嘻嘻……
一开始,我就有一种隐约的感觉,没敢说,斯羽跟牧歌可千万别发展成同性恋啊,就做好闺蜜就好啊,嘎嘎!~~~~这个故事越来越有趣了,另外,真得跟现实生活一样呢,世事难料,今天的朋友有可能是明天的陌生人,所以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好好珍惜我们拥有的一切吧。期待下一章!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板凳  发表于: 2011-03-25  
认清一个人有时真是刹那的事,有时候这个刹那可能一辈子也没机会发生,那一辈子蒙在鼓里,婚姻也会长治久安。——精辟!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地板  发表于: 2011-03-25  

斯羽也是个相当有情有义的人,她为了牧歌连着两次飞回国内,其精神感人。而且她能在报酬上对牧歌慷慨有加,说明斯羽是个金钱上非常能放得开的人。这样的人,一定能成就大事情。相信斯羽的事业肯定会有大发展。

牧歌能够毅然告别与大林的夫妻关系,是眼泪与理智的选择。在斯羽变得老练成熟的同时,牧歌也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个朴素传统的少妇,能够开始从婚姻与人性的本质来考虑人生问题了。

王海洋借助陆家豪开始做房地产生意,是件好事。可是这两个人能走到一起,也是很有戏剧性的。说明世事无常,昔日的敌人转眼就成了合作的伙伴,也是很正常,不再令人瞠目结舌了。有了这个桥段,相信这部小说更有好看的了。

在今年春节前夕,这部小说好像是要收尾了,可是从这以后的故事看,显然作者改弦易辙了,不仅没有落幕的意思,反而越写越大,越写越丰富,其趣味性,丰富性,有增无减,更加精彩!令读者沉浸其中,非常受用。

作者行云流水般的思绪,深入深刻的思考,简捷明快的节奏,生动感性的语汇,大气大量的信息,都使小说熠熠生辉,别具一格。也许不经意间我们目睹与见证的是又一部广受欢迎的宏篇巨制—— 继北京人在美国,上海人在东京之后的,沈阳人在英国的全本清明上河图。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梦江南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1
精华: 0
发帖: 1368
注册时间: 2010-09-20
最后登录: 2017-04-30
4楼  发表于: 2011-03-25  
谢谢精彩分享. 周末愉快!
雪树 离线
级别: 下士

UID: 546
精华: 0
发帖: 13
注册时间: 2011-03-19
最后登录: 2014-04-06
5楼  发表于: 2011-03-26  
ZT: 作者行云流水般的思绪,深入深刻的思考,简捷明快的节奏,生动感性的语汇,大气大量的信息,都使小说熠熠生辉,别具一格。也许不经意间我们目睹与见证的是又一部广受欢迎的宏篇巨制—— 继北京人在美国,上海人在东京之后的,沈阳人在英国的全本清明上河图。

同意点缀兄
期待歌儿的作品能拍成电视连续剧。。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6楼  发表于: 2011-03-28  
谢谢粉MM,红M,小点,江南和雪树的支持!
小点过奖了,真希望小说像你说的那样好。嗯,一定努力!
借雪树的吉言,如果有一天能拍成连续剧,那就梦想成真了,呵呵。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