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34)人事变迁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1-03-28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34)人事变迁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几年后,斯羽的公司以留学,签证中介和机票代理、组团旅游闻名于英国华人中,但始终与王海洋的公司在投资规模和利润上不可同日而语,王海洋的房地产公司在英国华人商界已经脱颖而出,几乎家喻户晓了,他们除了收买废弃破烂的仓库、厂房和老旧的房子重新翻新外,也正在逐步向买地开发方向发展。

 

斯羽每年都会在中国大使馆商务酒会上与王海洋和陆家豪碰面,他们公司年年大手笔做各种赞助,自然是座上宾。王海洋身材越来越横向发展,陆家豪倒是瘦削苍老了很多,斯羽完全可以想象他有多操劳,王海洋肯定还是甩手掌柜,只负责吃喝玩乐。

 

王海洋每次见到斯羽都喋喋不休,吹嘘他的公司和他自己的生活。除了房地产,他还开了个大型超市,在唐人街买了家餐馆,专营韩式烧烤,那是王海洋的最爱。他顺便也不忘称赞陆家豪能力出众,说陆家豪的前妻都闻名而至,找陆家豪买房子,还对陆家豪流露出后悔之意。陆家豪应该觉得扬眉吐气了,斯羽想,不知章敏是否还在默默做他的床伴?如果是,那她佩服章敏,她对陆家豪的爱不求回报,陆家豪真应该珍惜才对。

 

王海洋再婚了,斯羽有一次在酒会上见到了他的妻子,比斯羽年轻,顶多二十多岁,居然是研究生毕业,乍看上去,与以前的她竟有几分相似,同样的苗条,长发大眼,不过眉毛细细弯弯,一看就知道个性很温柔。王海洋将他前妻和孩子也办到英国来了,在自己的隔壁给他前妻买了房子。他的妻子倒也无怨尤,娘家都借了王海洋的光,父母兄弟皆生活无忧,快奔五十的人,早已没什么其他想头,一心抚养女儿,指望女儿将来能给她争口气。

 

每次酒会,人们都争相与王海洋和陆家豪套近乎,陆家豪找不到机会与斯羽说什么。他曾给斯羽挂过几通电话,想约她喝咖啡,但斯羽都借口有事,婉言拒绝了。“从此萧郎是路人”,他已不再是以前那个斯文儒雅的陆家豪了,他眉宇间的浮躁和霸气代替了平和,讲话时手势多样,表情激扬。偶尔与斯羽插空说句话,也是他又贷了多少款,融了多少资,叱咤商界之心表露无遗。她隐约为他担心,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的摊子铺得太大了。

 

这种担心只是个不成型的念头,一闪而过,斯羽以为那是她的女人之短见,她从不贷款,甚至从来不用信用卡,银行一张张寄来,她都扔到抽屉里,根本没开通。旅游的大巴都是租来的,各地导游虽有专业证书,但不属与她公司员工,不拿固定工资,只抽佣金。

 

与斯羽的务实精神相反,宋茹却从2006年八月开始,在同事的影响下一头扎进股票市场。每次和斯羽通话都是股票长股票短,哪只股票又涨了多少,什么AB股,曲线,俨然是股票专家,斯羽听不懂,但乐得她终于找到个有兴趣的事做,不再对她永不厌倦地痛斥安行章与苏雨心。斯羽奇怪的是,父亲并未再向母亲提离婚,两人就这样分居两处,关系似有还无。

 

斯羽对父亲,除了过年过节电话问候,按时汇钱外,心内完全当他属于苏雨心了。她曾提出要为安行章租个条件好点的房子,安行章拒绝了,斯羽没坚持,也许苏雨心不高兴他搬家,也不愿意她过多介入父亲的生活呢。

 

这些年因为生怕宋茹唠叨她,她回家的次数并不多,有点闲暇就怂恿牧歌与她一起到世界各地旅行。她们的足迹遍及希腊、意大利和埃及等地。斯羽偏爱有历史有文化气息的地方,牧歌则喜欢海岛,尤其是加纳利群岛,她俩幻想老了的时候,能在加纳利群岛其中某个小岛上,像三毛那样买所能看得见大海的房子,比邻而居。

 

牧歌一直坚持不拿公司股份,也不要分红,斯羽只能为她买了辆标志车,又买了个跃层式的房子。牧歌离婚后一直没再遇到合适的人,经历过那样一次不知所谓的婚姻,也许她的心底在向往着一次激动人心,死去活来的纯粹爱情吧,可是,在这个物质至上的年代,纯粹的爱情跟四瓣的三叶草一样难找。

 

而斯羽事业虽稳固,但内心的空洞并没因此填满,她依然感觉不到快乐。可无论如何,生活跟斯羽好像暂时和解了,心平气和地露出了一丝微笑,至少是波澜不兴,风平浪静。

 

2007年三月某天凌晨,斯羽被宋茹的电话从梦中惊醒,宋茹兴高采烈地向她报告她凭炒股票成为了百万富翁,而且不是一百万,是几百万。

 

她太兴奋了,除了告诉斯羽,还告诉了关系疏远的父母及兄弟姐妹,险些将这一消息告之安行章。“小羽,我准备继续入市,你就等着你老妈成为千万富翁吧。”

 

斯羽睡意朦胧,但还是强打精神对宋茹说,“妈,我看了国内最近的新闻,说菜篮子都入市了,国内新近入市的股民已达五百万,全国一共1.3亿户,连国外一些华人都出动在国内股市分一杯羹。白热化并不是什么好事,你比我明白股票是怎么回事,都是买空卖空,成全的是那些发行股票的企业,而在股民手中,股票一旦下跌就是废纸。我建议你把手头的股票都抛出去,愿意留可以稍微留一些,千万别再继续入市了。”

 

“呸呸呸,你这孩子怎么尽说不吉利的话,股市一天翻个跟头,这时候抛掉得少赚多少钱啊。现在满版飘红,大牛市,专家预测还要涨呢。我对咱国家的经济形势有绝对信心。行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去交易所了。”

 

斯羽无奈,翻个身想继续睡,却半天睡不着。几百万人民币相当于几十万镑,真不是小数目,难道母亲将自己历年给她寄去的钱都买了股票?她心中不安。她本要宋茹拿这些钱买个别墅,但宋茹说住惯了现在的房子,不愿搬到新地方,左邻右舍都不认识。斯羽自己没买房子,在伦敦位于摄政街以西、海德公园东部梅菲尔(MAYFAIR)地区租了两室两厅的房子,房租相当高,斯羽放置的家具却极其简单,好像随时准备开拔。但她平时消费甚巨,超市只去玛莎或哈罗兹,喝茶要去伦敦瑞兹(Ritz)酒店THE ORANMGERY餐厅,衣服全是顶尖品牌,一年又去几次豪华度假,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储蓄。

 

天亮的时候,斯羽忍不住又给宋茹挂电话,劝她抛股票,宋茹有些不高兴了,“小羽,不是我说你,你这孩子从来不支持我,就知道打击。我特意向你报喜,你都不知道祝贺我一声。”

 

斯羽以朗诵的腔调挪揄,“祝贺你,百万富翁妈妈!我为你骄傲,自豪!我要为你放声歌唱,啊,妈妈,你超级伟大!”

 

宋茹噗哧乐了,“小羽,我是真开心,这么多年我头一次觉得自己挺起了胸膛。我连糖尿病都好了,现在根本不用吃药,皮肤也不痒了,腿也不麻了,也不大汗淋漓了,所有症状一扫而空。”宋茹洋洋得意,“你干了这么多年,也没妈赚得多吧?你等着吧,等妈成千万富翁后给你在伦敦买个房子。到现在还租房子住,没个长远打算。买个房子也是个产业啊。”

 

斯羽没想到母亲把她的夸张都照单全收了,真是走火入魔。“妈,对不起,我还是要说,股市不是聚宝盆。我直觉股市已经到了最高点,就该掉下来了。快点抛吧,否则后悔就来不及了。你知道,我在乎的不是损失多少钱,而是怕你受不了打击。你那么全情投入的。”

 

“这事你就不要再说了,我不会听你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你要是为我好,就再给我寄点钱,我好继续入市。”

 

斯羽叹气,淡淡地说,“对不起,妈,我没余钱。”

 

“那就什么都别讲了。”宋茹径直撂了电话。女儿总是不太贴心,赚多少钱都有点遗憾。但她转头就忘了这点不悦,又去计算以今天的涨幅,明天能赚多少钱。

 

然而,斯羽的直觉很快变成了可怕的现实。2007 530日,中国财政部突然宣布上提证券交易印花税,从原来的0.1%,上提至0.3%。这次上提印花税导致市场骤然冷缩,上证综合指数在随后的一个月时间内下跌了21%,而在2007530日前的5个月内上证综合指数累计涨幅超过50%

 

斯羽得知这个新闻后,立刻给宋茹挂电话,没人接。她心急如焚,找到牧歌,让牧歌去母亲工作的市图书馆找人,宋茹竟然没上班,连假都没请,馆里的很多人都无心工作,人心惶惶,一派愁云惨雾,所有炒股的人无一例外地赔个底朝天。怎么能一夜之间就天翻地覆呢,他们不明白。他们有些物伤其类地议论的是,全国各地都开始有人为此跳楼自杀了。从富翁的美梦到倾家荡产,这个落差恐怕是常人难以接受的。牧歌问不出所以然,不得不开车到斯羽家中去找。

 

她着急地在斯羽家门口给斯羽挂电话,“斯斯,我敲了半天门,没人应,怎么办啊?伯母这时候能上哪去呢?”

 

斯羽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她的喉咙发干,“去股票交易所看看,牧歌,我也不知她平时去哪个,麻烦你多找几家吧。”

 

“跟我还说什么麻烦的话,我这就去找,有消息立刻通知你。”牧歌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出楼栋,不觉间已经出了一头热汗。

 

她父母也有炒股,但炒得不多,所以,她不担心他们的反应,她知道宋茹炒得很大,她父母常挂电话向宋茹取经。每次宋茹看到她,都拉着她说半天股经,还怂恿她也炒,她没时间也没耐心去研究那些曲线走向,随声附和后却并无行动。

 

牧歌先去了市中心最大的交易所,偌大的交易所门庭冷落,今非昔比,没有宋茹,然后她又接着一个个找下去,终于在中街一个交易所看到宋茹,她呆呆坐在椅子上,抻长脖子,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电子看板,如木雕泥塑一般。电子看板上很多只股票已经跌停,一片惨绿。

 

牧歌给斯羽挂电话报平安后,轻轻走过去,坐到宋茹身边,柔声道,“伯母,我们回家去吧。”宋茹恍若未闻,动也不动,眼里一片空茫,仿佛已经魂飞天外了。牧歌紧张起来,她伸手扶住宋茹肩头,“伯母,你没事吧,我们回家好不好?”宋茹终于转过头,皱眉看牧歌,眼前跳动的却依然是那惨绿的下降曲线,牧歌握住宋茹的手,宋茹的手冰凉汗湿,让牧歌吓了一跳,她强自镇静,“伯母,来,跟我回家去。”她站起身。

 

宋茹挣脱牧歌的手,牧歌发现她花白的头发被汗水贴在头皮上,短袖上衣都半湿了。牧歌再次去拉宋茹的手。

 

“伯母,你必须跟我回家。”她半拥住宋茹向门口走。

 

宋茹想往后挣,但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不,我不走,我要在这守着,看板一会就变了。”

 

牧歌哄她,“咱回家看电脑,电脑上一样能看到。”

 

“我不会在电脑上看。”

 

“我帮你弄,很简单。来,伯母,咱们走。”

 

宋茹忽然直眉瞪眼,“你谁啊,我为啥跟你走啊,你想骗我钱吧?我不跟你走。”

 

“伯母,你怎么了?我是牧歌啊,小羽让我找你来的。你好好看看我,伯母。”

 

宋茹如梦初醒,揉揉眼睛,“哎呀,牧歌,是你啊。”

 

“对,伯母,来,我们走吧,这太热了,怎么连空调都没有呢。快进车里去,车里有空调。”牧歌伸手给面色异常苍白的宋茹擦了把汗。

 

 “是哈,真热。”宋茹这才觉得浑身粘哒哒的,她抬脚要走,忽然一阵头晕目眩,脚一软,倒了下去。

 

牧歌眼疾手快,反手搀住宋茹,连声叫道,“伯母,伯母?”

 

宋茹身子软塌塌的,声息全无,意识模糊。牧歌大惊失色,她不敢轻举妄动,将宋茹平放在地下,迅速拨了120。救护车将宋茹送到最近的医院,牧歌的心紧张得揪到了一起,不知是否该马上通知斯羽,她来回在走廊踱步,决定还是等检查结果出来再让斯羽知道。

 

经检查宋茹是低血糖昏迷,医生给她注射了葡萄糖,宋茹很快清醒过来。牧歌这才发觉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医生给宋茹开了药,但宋茹不让牧歌取,说医生开的药不好使,要牧歌带她去她以前买药的销售点去买她吃惯的药,牧歌在路上顺便给宋茹买了糖尿病人可以吃的火龙果,各种蔬菜和一只走地鸡。

 

牧歌炖了鸡汤炒了菜,又陪宋茹一起吃完饭,告辞出来后才给斯羽挂电话报告刚才发生的情况。斯羽听到母亲只是血糖低引起的昏迷,也就没太担心。她很庆幸宋茹一切如常,对股市下跌没表现得悲痛欲绝,呼天抢地,但转念又觉得宋茹这样的镇静很反常,根本不附和她的个性。她不放心地托付牧歌每天下班都过去看看宋茹。

 

宋茹精神上并无异常表现,只是和牧歌聊天时常常走神,心不在焉,但有一天牧歌发现宋茹的听力减弱,牧歌不知是不是糖尿病引起的,想带宋茹去医院做个听力检查。

 

宋茹反对,“牧歌,谢谢你。我不去,一去医院,光抽血就抽好几大管子,没病也抽出病来了,现在的医院就知道变着法地赚病人钱,根本不顾病人死活。你放心吧,我没啥大事。都是些老年病。不怕的。”

 

斯羽听说后去电话劝宋茹,“妈,你就去检查一下吧,以防万一。如果是单纯的听力下降就没关系,如果是别的病症引起的还是抓紧时机治疗的好。”

 

宋茹不耐,“哎呀,你咋比我还唠叨。我说没事就没事,有啥事我能感觉出来。别老来电话了,浪费钱。”

 

“说正经事怎么叫浪费呢?”

 

“行了行了,都说好几分钟了,没别的事我撂了。”

 

可能是把因为把一切不快都压在了心底,冬天来临的时候,宋茹抵抗力日渐减弱,先是出现频繁的上呼吸道感染、发烧、泌尿系感染等症状,然后一只脚趾溃烂,她没在意,照样每天骑车上班,一个月后溃烂蔓延到腿部,她才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到医院一检查,她的慢性糖尿病已经转为糖尿病综合症。

 

斯羽飞回国内探望。短短几个月,宋茹完全脱相了,斯羽惊怔地看着病床上昏睡不醒,瘦得眼窝塌陷,皮包骨的宋茹,震撼不已,不由潸然泪下,心中充满恐惧。她从未想过会失去母亲,她应该一直在那,陪着她,管着她,唠叨着她,直到她老去!

 

牧歌忙在她耳边小声提醒,“斯斯,别哭,让伯母看见会难过的。”

 

斯羽转身跑出病房,头抵住墙,无声地抽噎。牧歌跟出来难过地拥住她的肩头,泪光闪闪。

 

“牧歌,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斯斯,坚强点,来,靠我肩上痛快哭一场,然后擦干眼泪,进病房陪伯母。她需要你的笑脸。让我们陪她度过难关,相信伯母吉人自有天相。”

 

斯羽俯在牧歌肩头,泪如雨下,心象被一只巨手死死钳住一般疼痛无比。生她养她的母亲,她从未承欢膝下,如今再也没有机会了。她真后悔。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她愿意只活一天,这一天她要做母亲的好女儿,陪她说话,逛街,无论她说什么她都愿意听从。

 

宋茹的眼睛已经看不太清楚了,她用手摸遍女儿的脸庞和头发,露出欣慰的笑意,“我的女儿,还是那么漂亮。从小大家就说你是个小美人,可我不敢夸你,怕你只知道美,忘了学习。”

 

斯羽泪盈于睫,她费了很大的劲才将眼眶中的泪水咽下喉咙,喉咙立刻仿佛塞进了一把沙石。“妈,我知道,小时候你在我睡觉时常常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我都知道。”

 

“你没睡着啊?”

 

“没,我在装睡。”

 

“你这调皮丫头。”

 

宋茹神智不清的时候,握着斯羽的手,把她当成了安行章,“行章,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早晚有一天会回到我身边。床头吵架床尾和,我们是夫妻嘛。我做了你最爱吃的夫妻肺片,你多吃点,少喝酒,在外头不得不喝,在家就别喝了。”斯羽听得心酸,紧紧抓住宋茹的手。宋茹接着说,“我呀,高中就喜欢你,这辈子离了你,做什么也不是滋味。你回来我就安心了。我保证以后再不跟你发脾气了。”

 

有时她好像又回到了年轻时代,她的嗓音蓦地变得甜美,悠悠地唱起《乡恋》,“行章,我们一起唱。”她的干枯的脸上竟然显出几分羞涩和天真。

 

斯羽明白到了把宋茹的病情告知安行章的时候了。她给父亲挂了电话。安行章即刻赶来,他的身体竟然完全康复,行动如常,斯羽觉得又是安慰,又是不满。父亲的日子倒蒸蒸日上,母亲却危在旦夕,命运对母亲太不公平了。

 

安行章见了宋茹也大吃一惊,他红了眼圈,心中充满愧疚。他之所以没再向宋茹提离婚,是因为苏雨心的阻拦。苏雨心说他们都不再年轻了,不必执着于形式。他站在宋茹的病床前,为苏雨心的决定庆幸。可宋茹听不出安行章的声音了,她厌烦地赶他走。安行章闻到她呼吸里的烂苹果味,终于掉下泪来,不由自主地想,如果他没提出与宋茹离婚,她是否不会有今天?这个问题折磨着他,让他离去的脚步踉跄不定。

 

宋茹的病情恶化得很快,她不仅全身瘫痪,还出现了精神错乱症状。半夜,她会突然睁开眼睛,指着窗外说看见了黑白无常,让斯羽将他们赶快赶走。斯羽不愿违背她,只能含泪到走廊里走一圈,回来告诉她已经把他们打跑了。

 

在她弥留的前一天,她突然清醒,眼睛虽看不见,却现出神采,斯羽全身肌肉绷紧,牙根咬的发酸,她直觉这是回光返照。她抱住宋茹瘦小的身躯不放,一颗心如在雾中漂浮,脑海中反复回荡一句话:“上泉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宋茹缓缓说,“小羽,妈要走了。别难过,人都有这一天。妈在也是给你添麻烦,你给我的钱我全给赔进去了,一分没剩,你原谅妈妈吧,没听你的话。事实证明,我没有你有头脑。我这个妈做得没资格啊,什么也没给你留下。”

 

斯羽机械地答,“妈,没关系,钱没了还能赚,你别放心上。你生我养我,就是资格。”

 

宋茹断断续续地说,“小羽,有件事——妈要向你说明。我怨你爸——一辈子,其实他该怨我——才是。当初他不爱——我了,我——就该放手,可我自私,舍不得——他,所以,借口留个最后的念——想,非要他跟我——再好一次,要不就当场撞——死,因此怀——了你,你爸不得不——跟我结婚。结果我们都——痛苦了一辈——子。真是悲——剧。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走——后,就让你爸——跟苏雨心结——婚吧,你别反对,他们本——来就应该是一对。是我——不好。”

 

斯羽的泪水慢慢涌出来,她连连点头,想起宋茹看不见,忍泪说,“好,我不反对。”

 

宋茹脸上露出微笑,“还有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妈。”宋茹攥紧斯羽的手,“不答应,妈会走得不——安心。”

 

斯羽哽咽,“你说,我答应。”

 

“把公司还给——还给海洋,那是人家的公——司,咱不能——不能——占。”

 

斯羽毫不犹豫地说,“好,妈,我一定还他。”斯羽感到母亲的手渐渐转凉,她狠命咬住舌头,尖锐的疼痛压倒了胸中即将爆发的悲痛。

 

她的声音微弱下去,几不可闻,“太——好——了,我的——好——女——儿。妈——真——舍——不——得——你。。。”

 

斯羽肝肠寸断,狂拍手边的呼叫铃。护士跑进来,见宋茹陷入昏迷,立即将她推进抢救室。但是,抢救无效,一个小时后宋茹被宣布死亡。

 

这已经是2008年五月了。宋茹的病拖了半年。斯羽一直伺候在侧,牧歌代她去伦敦的公司工作。公司依然运转得正常而井井有条。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沙发  发表于: 2011-03-28  
沙发!~~啥也不说了,看到最后,我都哭了~

支持歌儿姐姐佳作!~~

“从此萧郎是路人”,这句话说得好,真实写照!~~

每一章都能引起读者共鸣,姐姐太伟大了!~~

[ 此帖被粉忆在2011-03-28 06:53重新编辑 ]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板凳  发表于: 2011-03-28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宋茹的临终遗言,说明她的心终于从苦毒与报复中走出,能够反省自己,并能够体谅与理解别人了。虽然为时已晚,可是她的良心不再被审判了,可以安心的离去。

宋茹的一生,始终是个阴错阳差、完全扭曲的一生。自己不幸福,她的亲人也不幸福。什么原因呢?应该是性格使然,也与心态有关。宋茹的过早离去,令人对她深表同情。她的故事,应该是人们的警惕,做人还是不要学宋茹。

王海洋的生意越做越大,并且又能再婚,娶了位青春貌美的女研究生。此时的王海洋,应该是事业感情双得意的时候,可是也能感觉到某种危机潜伏其中,正一步步的逼近。斯羽答应了妈妈要把公司还给王海洋,可能最终能救王海洋的还是斯羽。斯羽的公司,或许能成为王最终的退路与照应。

陆家豪已经乏善可陈了,那个斯羽曾经要为之托付终生的人,已经面目全非,可见命运之神捉弄起人来,真是不留情面。那个昔日才华洋溢的陆家豪已经没有了,留在斯羽心头的倒是这种匪夷所思的疑问:不知那个章敏还是不是陆的床伴?

在这一章里,作者继续挥洒自如,故事流畅,细节生动,描写宋茹最后离去的过程,令人不免泪花闪动。而且,在这一章里,作者还使用了“床伴”一词,不仅形容斯羽的观感和心情非常贴切,也为我们创造了一个非常准确描述某种境况的词语,令人叫绝。  

光阴荏苒,又是几年过去了。女主人公还是孑然一身,难道她真是终生不嫁了?不免令人戚戚然,为之担忧。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地板  发表于: 2011-03-28  
一直不喜欢宋茹的极端和自私,可是宋茹临死前,没忘记成全宋行章,回归自己,彻底地放手了。

如果她早点明白爱是不能勉强的,也许就找到她自己的幸福了!!可是,人就是生活中迷中,执迷不悟!!!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雪树 离线
级别: 下士

UID: 546
精华: 0
发帖: 13
注册时间: 2011-03-19
最后登录: 2014-04-06
4楼  发表于: 2011-03-28  
ZT; 如果她早点明白爱是不能勉强的,也许就找到她自己的幸福了!!可是,人就是生活中迷中,执迷不悟!!!

如此精辟

宋茹的临终遗言很感人,这样走了,就走的安心没有遗憾了

问候歌儿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5楼  发表于: 2011-03-31  
谢谢粉MM,小点,红M和雪树!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