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35)相逢一笑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1-03-31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35)相逢一笑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深林》里说,“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存在的,。。。”即使这句话不是自我安慰,死亡也到底是一种切割——对生的切割,如同断尾的蚯蚓。

 

斯羽伤心欲绝地送别宋茹,将宋茹临终的话转告给安行章。安行章热泪盈眶。他辜负了这个痴心的女人,他竟然以为她一直因为他移情别恋故意折磨他。其实,她是因为爱得太执着而试图保留和争取。如果他早认识到这一点,他们的生活也许不会过得如一团乱麻。现在,再也没有机会弥补过去的千疮百孔了,这千疮百孔将让他余生一想起来就触目惊心。

 

满心萧索哀痛的斯羽回到伦敦,她觉得自己如断线的风筝在半空摇摆,无处落脚,也飞不到高处。不知何去何从。

 

沉浸在丧母之痛的斯羽并没注意到全球经济的变化:20083月贝尔斯登被摩根大通以2.4亿美元低价收购,次贷危机持续加剧首次震动华尔街。这一年注定是个多事之秋,五月十二日,斯羽刚回英不久,中国汶川大地震,死伤无数,全球震动,海外华人踊跃募捐,斯羽的公司也拿出了不菲的捐款。三个月后,29届北京奥运会于88日晚8点在北京开幕,给悲痛中的国人送去一点振奋和喜悦。

9月美国政府宣布接管两房;雷曼兄弟宣布申请破产保护;金融危机全面爆发。930日,美三大股指暴跌,纳指创历史最大日跌幅,道指创单日最大下跌点数。英国伦敦、法国巴黎和德国法兰克福股市主要股指跌幅均超过35%。股市大跌不仅严重影响了投资者的信心,还对企业融资产生了不利影响。而且,通过所谓财富缩水效应,股市大跌还抑制了个人消费开支,使美欧日经济增长缺乏动力。英国各大公司急剧裁员,英镑贬值。不论是房地产还是零售业都一片萧条,破产公司不计其数。其中包括王海洋的公司。 

斯羽立即赶去王海洋的公司。罗门 (Broadgate)是伦敦金融区一个典型的国际商业势力汇集之地,紧邻利物浦街车站,楼群衷心由酒吧、商店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商务区,斯羽尽管曾从这经过无数次,却从未进去过。

 公司的职员已经遣散,只有王海洋与陆家豪愁眉苦脸,颓然相对,公司正在清盘中,他们只有等待清盘结果,然后根据债务情况再做打算。王海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唉声叹气,精神萎靡,陆家豪则胡茬森森,眉头紧锁,一言不发。也许公司破产受打击最大的并不是王海洋,而是陆家豪,王海洋是物质上的覆灭,如果有机会,总还可以东山再起,而陆家豪是精神上的崩溃。他觉得自己的人生至此一败涂地。

 两人看到斯羽走进来,都一怔,不约而同地以为她是特来看他们笑话的。斯羽本来因为生活的平稳脸庞稍微圆润起来,经过这半年对宋茹的看护,却比以前更消瘦了,再加上黑衣黑裙,衬得脸色惨白,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斯羽感到了他们的疑惑,“都瞪着我干什么?两个堂堂大男人,垂头丧气的不怕人笑话?只要努力过,也辉煌过,虽败犹荣。”

两人冰冷的心中都流过一丝温暖,王海洋说,“来,小羽,请坐。谢谢你来看我们哥俩。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落魄了。”

斯羽拿出一叠文件,“这是我公司的一些业务情况和员工名单,注册文件,你先看看,本来想很快就能签字移交公司,但我看还是等你们公司清完盘之后吧,这样这个公司就和你现在的公司债权无关了。不过,还有个问题,一旦宣布你们公司破产,你可能在几年之内没资格开公司,那么公司的法人名字就不能写你的名字。”

王海洋困惑地眨动双眼,“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移交公司,你的公司,移交给我?——你疯了?” 

 斯羽自嘲,“我可不是疯了,你早就说我疯了,你忘了?!我以前说过,有一天我会把公司交还给你。而且,”斯羽黯然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我母亲去世了,临终前嘱咐我将公司一定还给你。”她凄然地抬起头,“明白了?”

“哦,”王海洋还是难以置信,世上有这么好的人,世上有这么傻的人,夺走他的公司,又双手奉还?他机械地点头,“哦,明白,明白。你还我公司。”他的四肢升起一股炽热的气息,通过心脏,直贯头顶,他忽然激动地大叫,“哎呀妈呀,小羽,你太伟大了,伯母太伟大了。”他一把握住斯羽的双手,不住摇晃,眼睛湿润了,“小羽,你可把我救出苦海了。哎呀,你总在关键时刻救我,你简直就是神兵天将!”王海洋语无伦次。陆家豪也惊异地望住斯羽。

斯羽甩开王海洋的手,“嘿,你手上有万能胶啊。”她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皱眉道,“你几天没换衣服了?”

王海洋一摆手,“哪有心思管那些。”他眉飞色舞,手臂在空中大幅度地挥来挥去,“我太激动了,太高兴了。你知道吗,小羽,我媳妇就要生了,我正愁今后怎么养活这孩子呢,你说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在这能干啥?回国也是穷光蛋了。”他手按胸脯,“得,小羽,以后你叫我跪着生,我不站着死。”

斯羽白他一眼,“把我当什么人了,武则天还是希特勒啊?”

“当然是武则天!武则天是女中豪杰。你就是生错时代了,如果在古代,没准也能成个女皇什么的。”斯羽撇嘴,王海洋讨好地继续说,“说实话,武则天也比不上你。你看你,都三十了吧,还那么如花似玉,魅力不减当年。”

斯羽啼笑皆非,“你这是拍我呢,还是提醒我老了?”

王海洋作揖,“岂敢,你永远不老。啥时候一挥手,后面呼啦还是一群。嗯,对了,公司你还是留一半股份吧,要不我也不好意思。”

斯羽促狭地说,“得了吧,别装秀气了。这几年你不恨死我才怪呢。公司是你的,我扮强盗抢来,现在扯平了。以后真的桥归桥,路归路,我不带你一片云彩了啊。”

别呀,你还做经理。”

斯羽调侃,“我再做经理怕你睡不着觉。为了保证你的高枕无忧,我还是退休吧,经理让家豪做好了。”她正色,“不过,国内分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划给了牧歌,她这些年为这个分公司付出太多,她应该得到这些股份。我也希望你能继续留牧歌做总经理,她是个非常出色的人才,不要因为忌讳我而炒她。”

要说刚才还有一丝虚情假意的话,这回王海洋完全感动了,“国内的公司是你一手建立的,是你的,我可真不能要。”

“说实在的,我真想要。”那样的话她还可以花钱如流水。可惜,钱并没让她感到真正的快乐,斯羽想,“但国内的公司毕竟是靠英国公司的盈利起来的,所以,还应属于你。如果你真不要,就把那个公司的盈利放到我建立的一个助学基金上。”

王海洋搓着手,真诚地说,“可以考虑,但即使那样你也应该留些股份啊,我不愿意你再去辛苦打工谋生,真的。”

斯羽摇头,“我还有点节蓄,足够我过一阵子,然后,”霎那间,她有些迷茫,这些年,她一直在寻找生活的意义,可她没找到。人活着到底为什么?尤其是宋茹的去世,让她更觉得生命的空虚。天上没有翅膀的痕迹,可是我们已经飞过。她踌躇地说,“或许,我会去读书。”其实她根本提不起劲,“再然后呢,我可能老了,先你们而去,你们有空去看看我,给我倒杯酒,送个花什么的,告诉我你们过得还是挺有滋味的,不愿到地下找我。”

陆家豪忍不住道,“斯羽,你在胡说什么?你比我们年轻,怎么说这样的话呢。”

王海洋也收起脸上的笑容,“就是,小羽,不能乱说。看我,真该打,都乐傻了,忘了问伯母怎么会去世的,不就是糖尿病吗,应该没生命危险啊。”

斯羽鼻子一酸,眼圈红了,“糖尿病综合症也难以治愈。”

王海洋有些难过,“等我回国一定去看看伯母,向她老人家鞠躬。唉,伯母一直对我不错。”

陆家豪一直注视着斯羽,她眼睛深处的忧伤让他心痛,他也为斯羽的归还公司惊讶,但他并不意外,斯羽这种率性而为的性格,做什么都不奇怪。

王海洋终于意识到陆家豪也坐在一边,他会意地说,“小羽啊,你跟老陆聊会,我先回家去一趟,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媳妇,这些天我心情不好,没少给她气受。”他不等两人回话就走了。

斯羽站起来,“我也走了。你看看公司业务吧,范围不大,效益很稳定,没有任何外债,没受金融风暴的冲击。看来我从不贷款的原则还是经得起风吹雨打的。”她婉转地提醒。“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直接与公司副经理联系。员工大部分是老人,都不错,如果可能,尽量不要炒他们。”

陆家豪站起来,“小羽,先别走,我想跟你说两句话,可以吗?”他多想将她紧紧拥在怀里,揉进心里啊。可咫尺即天涯。即使他能跨越,她却未必允许。

斯羽落落大方地说,“好,我听着。”

陆家豪沉重地开口,“小羽,事实证明当年你不选择我是正确的。本想有一天向你证明我有能力给你富足的生活,可是失败了。”

斯羽抿了抿嘴唇,“家豪,你的话让我明白,当年你并不了解真正的我。没想到我当年一句话对你影响如此巨大,家豪,请原谅我口不择言。我想问你个问题,如果你愿意回答就回答,不愿意就算了。你帮王海洋做公司,是你主动,还是他说了什么话迫使你帮他?”

陆家豪不想说王海洋坏话,共事多年,他和王海洋已结下了友谊,“老王——他——实际上,他需要人,我也想试试。”

当初王海洋告诉他斯羽把他的公司抢去了,求他帮忙再开公司,陆家豪起初不信,但王海洋言之凿凿。他猜王海洋一定做了什么让斯羽激愤的事,斯羽才出此下策。他不想做生意,觉得自己在象牙塔里呆久了,并不懂生意经。可王海洋说如果他不帮她,那他就和斯羽纠缠不休,非闹得她家破人亡不可,反正他什么也没有,光棍一条,他不怕鱼死网破。陆家豪担心他真的说到做到,就接受了他的要求,硬着头皮上阵。没想到后来野心越来越大,殚精竭虑,誓要把公司做成全英最好最大的华人公司,斯羽分手时曾对他说的话是他的主要动力。我知道你对我始终不能原谅。当年,除了章敏的原因,你还说过我不能给你提供富足的生活。所以,我一直想证明给你看我也有能力创造你想要的生活。可我失败了。

斯羽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已经明白了个中原委,“我知道你一定是为了我,谢谢你,家豪。”陆家豪并未因此急急向她表白,说明他的人品是高贵的,不枉她深爱过他。“家豪,振作起来。这并不是你个人的失败,这是整个经济体系的弊病爆发了。不必自责。”

陆家豪鼓起勇气,“小羽,我。。。”

斯羽知道他想说什么,她并不是担心他们的爱已有了裂痕,无法弥补,她担心他们爱的依然是过去的他们,而时移势易,他们都不再是过去的他们了。至少她已经变了。也许这都是借口,她懦弱,没有勇气也没有信心再接受和付出爱。“家豪,过去已矣,我们还是往前看吧。我们曾有过的美好我永远会珍藏在心底,相信你也是。握握手,让我们永远做好朋友吧。”

陆家豪惆怅地点头,伸手与斯羽相握,深深凝视她。她清亮的目光已经变得深邃,面容也充满坚毅,心灵更为自由无羁,她的天地那么广阔,他有何权利去阻挡她展翅飞翔,她一定会找到比他更好的人。“你说得对,不过你最好还是叫我老兄我听着比较舒服。”

斯羽侧头笑道,“老兄,请我吃顿饭吧,我有点饿了。”

回到家时,暮色苍茫。斯羽站在窗前久久凝视在路灯下波光粼粼的泰晤士河,前尘往事一点一滴涌上心头,她的泪水缓缓溢出眼眶。当晚她看了部老电影,《查令十字街84号》(84 Charing Cross Road),电影非常地英国,却不是那个古板的英国,而是温暖的、幽默的英国。战后英国的冬天尽管物质缺乏,天气寒冷,人们仍执拗地乐观,有秩序,温文有礼,乡间阳光灿烂,绿意盈盈。她沉浸在这老式的电影、老式的情感和老式的细节里不能自拔。

女主角海莲最后一封信的最后一句话让斯羽的心为之一紧:“卖我这些书的那个人,上帝保佑,前几个月死了。书店的老板马克斯也死了,但是那个书店还在。你们若恰好路经查令十字街84号,请代我献上一吻,我亏欠他良多……”她落下泪来,想到母亲。

 

斯羽模糊地记起自己刚来英国的时候曾经在中国城附近一个饭店的墙上,看到一个铜牌子,上面写着:查令十字街84号,马克斯书店故址,由于海莲汉芙的书而驰名于世。伦敦的与众不同就源于这些随处可见的铜牌子,好像一抬头,总会不经意与某个名人某个逝去的时代撞个满怀。

 

这个美丽的岛国,好像一直藏在羊皮面的书籍里,永远是莎士比亚的英国,仍然有乔叟的故事,找得到哈代的田野,也能随时拐进狄更斯式的阴湿街道和光线昏暗的书店。她但愿来生的故乡是英国,这样的话,她无论何时回来,都能发现那些熟悉的老地方依然丝毫不差地就在那,由一个小铜牌标示出来,即使那些地方曾在一本百年前的英国小说里出现过。

 

在伦敦度过的全部时光刹时如麦浪滚过心头。啊,前路漫漫!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沙发  发表于: 2011-03-31  

沙发!~~歌儿姐姐的文采令我崇拜,这一章,我一共哭了3次,啥也不说了,一如既往的支持!~~~

[ 此帖被粉忆在2011-03-31 07:11重新编辑 ]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板凳  发表于: 2011-03-31  

很震撼!很感人!斯羽终于迈出了掷地有声的一步,又是那么得及时,雪中送炭,救王海洋于危难之中,就像王当年拯救她和她的父母于危难之中一样。至此,斯羽母亲的心愿达成了,斯羽也完全接受母亲并与之融合了。这是这部小说最令人感动的一章!是故事的高潮与核心!

看似斯羽又回到刚来伦敦时的原点,可是“相逢一笑”,斯羽完成了人格上的还原与升华。今天的斯羽与初来英国的她已经形同两人。经历那么多变故风雨,她成熟了。如今她的身体里又有了母亲的生命,令宋茹的愿望得到延续。她即使孤单清贫,可是她的精神是富庶的。

所以,不必为她担心,尽管往事闪现,“如麦浪滚过心头。啊,前路漫漫!”相信,主人公一定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宁静世界!还有各色各样的幸福等待并环绕着她!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戚小柒 离线
级别: 中级士官
UID: 416
精华: 0
发帖: 35
注册时间: 2011-01-22
最后登录: 2013-05-11
地板  发表于: 2011-03-31  
风雨后的彩虹总是那么美丽,经历后的结局更是铿锵有力,而幸福就在远方。。。。。。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4楼  发表于: 2011-03-31  

世事无常,没有什么一成不变。有谁能想过,在伦敦华人房地产界如日中天的王陆组合,能够一夜之间沦落成被迫清盘处理的悲剧!又有谁能想到,正当斯羽长袖善舞,成功施展经商才华之时,转眼间就把手中的一切拱手交还了别人,一切又要从零开始。

人生就是如此,不断地发展演变,今天成功,明天失败。今天富有,明天一无所有。斯羽的故事,给人太多启迪。《更在斜阳外》所诠释的,都是生活中的大起大落,跌宕起伏。

斯羽从爱上有妇之夫开始,到被迫出走英国求学;从在异国他乡为生活所困,无奈地接受陈宣的追求,到努力失败,离开陈宣;从在陆建豪的帮助下,生活走上正轨,到父亲因为借钱送她出国,而事发东窗;从王海洋的鼎力相助,到度过危机,救出父亲,斯羽再度踏上英伦三岛为王海洋组建公司;

从生意蒸蒸日上,到王海洋滥赌引祸上身,斯羽单枪匹马营救王脱离危难;从斯羽开除王海洋,自己将公司收入囊中,到母亲去世,终于忍痛将公司交还王海洋;从经历过伦敦地铁恐怖袭击的生死考验,到热恋陆家豪,却就在准备登记结婚的前一晚,感情却不幸破裂,斯羽又孑然一身。

斯羽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经历了无数次从天上到人间的人生巨变。从感情上说,与她有过感情瓜葛的四个男人(包括方楚、陈宣、陆建豪和王海洋)和他们的事情,都成为如烟往事,不再有任何意义了。

所以,从感情到事业,斯羽又回到了原点,恢复到了那个在认识方楚之前的斯羽。所不同的是,母亲不在了,父亲也因经过人生重大突变的打击,已经自顾不暇了,而斯羽自己的心里更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岁月重创。

显然,斯羽付出了成长的必需代价。不过,值得期待的是,风雨之后的斯羽,终于应该成熟了。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5楼  发表于: 2011-04-01  
相逢一笑,不是人人都能做到,斯羽做到了,而且做得很洒脱!!

喜欢雪M的文章,不但是文字美,故事吸引人,更重要的是在雪M的文章里,总有一种向上,充满阳光的物性!那就是善良,宽容和勇气!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6楼  发表于: 2011-04-04  
感谢小点将整个故事重新回顾并做精彩点评,也让我对故事的脉络有了更为清晰而完整的印象。小点说的对,成长的代价最终会让斯羽成熟起来。

也谢谢粉MM,小七,红M的支持鼓励!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9
精华: 0
发帖: 174
注册时间: 2010-09-21
最后登录: 2014-08-20
7楼  发表于: 2011-04-07  
这个美丽的岛国,好像一直藏在羊皮面的书籍里,永远是莎士比亚的英国,仍然有乔叟的故事,找得到哈代的田野,也能随时拐进狄更斯式的阴湿街道和光线昏暗的书店。她但愿来生的故乡是英国,这样的话,她无论何时回来,都能发现那些熟悉的老地方依然丝毫不差地就在那,由一个小铜牌标示出来,即使那些地方曾在一本百年前的英国小说里出现过。

在伦敦度过的全部时光刹时如麦浪滚过心头。啊,前路漫漫!
------

问候歌儿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