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36)重逢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1-04-04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36)重逢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不必再为公司的营运殚精竭虑,斯羽感到轻松的同时,也分外茫然空虚。她回国去探望安行章,母亲去世后她发誓每年都抽一段时间陪父亲。安行章并未与苏雨心结婚,两人感情甚笃,但已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爱情。回到英国后,她接到马蒂尔德的电话,邀她去参加她的生日化妆Party。马蒂尔德她大学毕业后曾在伦敦一家服装公司找到工作,却不惯朝九晚五,被大牌设计师压制,惨变小裁缝和打杂的命运,很快辞职不干了,不久她祖父母相继过世,在BATH留给她一个小牧场,她就搬到那去住了。

BATH离伦敦开车一个多小时,她找了家酒店安顿好,先去走马观花。巴斯市被定为世界遗产城市。两千年前的占领者罗马人遵从了土著凯尔特人的信奉,即巴斯的热泉是神圣的,并把自己故乡习以为常的澡堂照搬到了巴斯。除了澡堂的遗址,巴斯还有两处举世闻名的建于18世纪乔治王时代的建筑,象征太阳的圆形广场(The Circus)和象征月亮的皇家新月楼(Royal Crescent)。新月楼由连为一体的30幢楼组成,采用意大利式装饰,共有114根圆柱,非常巍峨。

逛累了的斯羽在酒店睡了一觉才驱车去找马蒂尔德。牧场离市里很近,十多分钟就到了,斯羽远远就看到挂满树篱的彩灯,草地上已经泊满车辆,她的路虎吉普车体太大,费了很大劲才勉强泊好。Cottage的屋檐和门前临时搭起的帆布大棚上彩灯闪烁,人头涌涌,奇装异服,天使与魔鬼亲密地搂着脖子,骑士与猫王正在聊天,这景象让斯羽感觉很奇异。斯羽并没扮成任何人,只把在街上买的橄榄枝发饰戴在头上。她看到大棚下的长条桌上摆满了冷餐,就拿了一个青瓜吞拿鱼三明治,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先填饱肚子再找人吧,也许不必刻意去找,她听到了欢叫声。
 
马蒂尔德奔过来一把抱住她,左右亲吻她的脸庞。“再见到你真好。你看起来棒极了!”
 
“谢谢,你真美!”马蒂尔德扮成古罗马时代妇女,白袍曳地,长发高高盘起。她终于摆脱了dreadlockes,她有些为她庆幸。Dreadlockes总给斯羽一种漂泊不定,风尘仆仆的感觉。
 
马蒂尔德拉着她的手臂,“来,去跳BARN DANCE。”
 
斯羽举举手里的东西,“等会吧,我先吃点东西。”
 
“好,你慢慢吃。”马蒂尔德如穿花蝴蝶似的消失在人群里。
 
这种PARTY非要熟识其中的多数人,有共同的话题和谈资才觉得有趣,要不独自煞有介事地拿着个酒杯晃来晃去,如蜻蜓闯入蜂群,是很异类很无聊的。斯羽吃完东西,远离嗡营的人群,踱到房子后面,发现那有棵粗壮的大树,树上架着了望台。她童心大起,放下酒杯,爬上梯子,极目远眺月光下的房屋和广袤的田野。月亮的清辉并不能将房屋和田野照亮,却给它们涂上了一层柔柔的光芒,那光芒仿佛慈母拍着孩子睡觉的柔软的亲爱的手,将一切人世的坎坷和艰险,都挡在了身外。斯羽陶醉在一片空明中。
 
一声呼唤惊扰了斯羽。树影下,一个人长身玉立,正仰头看来。斯羽看不清是谁,含糊地招呼一声,从了望台上下来,纳闷地看着眼前这个蓄着满脸大胡子的人。

 

正想开口询问,那人说话了,“SYLVIA,是我,George。”

 

George,是你?!”斯羽定睛细看,辨认出George的蓝眼睛。他长高了,也壮实了,宽肩阔背,彻底褪去了青涩和稚嫩,眉宇间流露出一种稳健和专注。

 

SYLVIA,又见到你真是好极了。”GEORGE张开手臂,斯羽与他拥抱,霎时好像回到多年前那个除夕夜,那个令人迷醉的吻似乎又在唇间辗转。她涨红了面庞。

 

George放开手无限感慨,“你好吗?我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

 

斯羽脸上的红润褪去,“我还好,是朋友总会再见面。你呢?”

 

“我也不错。常常想起你。”George觉得斯羽沉静的目光中蕴藏着忧伤,这忧伤让他的心充满柔情,他克制住想再次拥抱她的冲动。

 

斯羽这些年她几乎把George忘了,她有些惭愧地说,“你变化很大。”

 

“你也是。”他伸手揉揉她头顶的发丝,“短头发很可爱。”

 

斯羽莞尔,以前George在她眼里是个大男孩,可现这种感觉消失了,也许是胡子的缘故,她思忖。“你怎么会在这呢?”两人坐到树下的长椅上。

 

“我离开学校就搬到BATH了,今天和乐队一起来的。刚才你在乐队前一闪而过,我就认出你了,赶紧追踪你。”GEORGE的眼睛在黑暗里闪闪发亮。

 

“你——现在专做乐队了?”斯羽记起马蒂尔德说George要去做音乐家的话。

 

George耸肩,“没有,还是业余。我有儿子要养,现在做电工。”

 

“儿子?”斯羽随即想起PHEOBE是产后抑郁症自杀,这个儿子一定是他和PHEOBE的孩子。

 

George低下头,露出难过的神情,“我和PHEOBE的儿子,她。。。”

 

斯羽安慰地拍拍他的手背,打断他,“我都知道。儿子怎样,有好几岁了吧?”

 

“五岁多了,很好玩。花样很多,是我的开心果。”

 

“真好。有时间我去看看他。”

 

“好,他见到你一定很开心。乐队在等我呢,跟我去玩一会吧。”他不容分说拉着斯羽的手就走。斯羽微笑,那个孩子气的George又回来。

 

George对乐队的人说,“伙计们,介绍一下,这是SYLVIA他把话筒交到她手里,“唱个歌?”

 

斯羽抗议地做了个苦脸,脑子一片空白,好多年没唱歌了,她侧头想了想,似乎听到一声微弱的口哨,啊,《离家五百里》,大学时英文老师教的歌,她不由唱到:“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A hundred miles,。。。”这么古老的歌,难得乐队能很快跟上来。

 

难道她又想家了,是,不过,家里已经没有母亲,家的意义不再。牧歌见她不做了,也已经辞职,即将启程到英国来读书。原来以为只是单纯地想故乡,其实故乡不过如一幅画的背景,只有那些给予她关怀的亲人朋友才让她有归属感。斯羽唱完歌后意兴阑珊,就告别马蒂尔德和George回酒店了。George约她第二天晚上去看他儿子。

 

他们父子住在一条安静的小街上,乔治时代的老屋。斯羽发现这座城市很多建筑都是乔治王朝时代的杰作,在夕阳的辉映下如同金子一样发光的蜂蜜色砖石,赋予了巴斯市古色古香的风格和一种难以言传的品质。她也想租这样一间老屋,上面最好爬满常春藤。

 

开门的是个天使一样面孔的小男孩,身后跟着勤奋地摇尾巴的金色寻回犬,男孩与George一摸一样的蓝色的大眼睛闪烁着纯真和调皮,五官则非常象PHEOBE

 

斯羽弯腰跟他打招呼。“嗨, Pierce,你好,我是SYLVIA。”

 

“嗨,SYLVIA,你果然很美,请进来。”Pierce仰脸很老道地回应,大眼睛里充满好奇。

 

斯羽不由微笑,“谢谢。这是送你的。”

 

“谢谢。”Pierce三下五除二撕开包装纸,欢呼一声,“变形金刚,太棒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变形金刚,是不是爸爸告诉你的?”

 

“嗯,我猜的,他还没来得及告诉我呢。”

 

“你真聪明。”

 

斯羽不禁再次微笑,“谢谢。”

 

George迎出来,“Pierce还不快让SYLVIA进来坐。”

 

“来,跟我来。”Pierce自然地拉住斯羽的手,“爸爸已经做好饭了。他说是给你的惊喜。有中国餐哦。特别为你做的,他特意跑到中国外卖店问来的菜谱哦。”

 

斯羽挑眉惊讶道,“是吗,好隆重。那我应该带瓶酒才对,我还以为我们要出去吃呢。”

 

Pierce 小手一挥,“没关系,爸爸已经准备好了。你只管吃,象我一样。”

 

斯羽忍不住去摸他有着自来卷的浅黄色头发,他的发色长大了应该跟George一样会变成亚麻色吧。西方人这点很奇异,头发及眼珠的颜色都会随着年龄变得深起来。

 

George宠溺地说,“就你嘴快,chat-box!”Pierce回了个鬼脸。

 

George给斯羽倒上红酒,蓝色的眼睛一瞬间如大海一般深邃,斯羽有些紧张,连忙举杯,“谢谢你的款待。”

 

PIERCE不满,“嗯,还有我呢。”

 

两人这才发现忘了给PIERCE倒果汁,斯羽连忙拿起果汁瓶子,“对不起,我真差劲。”

 

“不,你很很好,我喜欢你。Cheers!”三人脸上都带着笑举杯相碰。

 

斯羽刚将杯子放到唇边要喝,手机响起来,她道了声对不起,站起来到一边接。重新落座后她有些歉意地说,“George,对不起,这酒恐怕不能喝了。马蒂尔德来电话说要我送她到伦敦的一个Party。”

 

“你不该答应,她是个Party虫,一天到晚的找Party钻。”George摇头。

 

Pierce抗议,“马蒂尔德不是虫,她是我朋友,是个好女孩,她很喜欢和我玩,她也喜欢变形金刚。”

 

George道歉,“对,你说的对,爸爸说错了。她是个好女孩。来,Sylvia,那就吃菜吧,我给你拿米饭。”

 

斯羽睁大眼睛,“竟然有米饭,哈,你真厉害。我自己去拿好了。”

 

米饭做得硬极了,斯羽只好细嚼慢咽,心里却非常感动,“Pierce上幼儿园了吧,你上班,放学后谁看他?”

 

“他去after school club。”

 

Pierce皱眉说,“最讨厌那了。”

 

“等我找到房子,安顿好,我可以接他跟我待着,你下班再接他回家。”

 

George兴奋得脸都红了,“你要留下来,太好了!”

 

斯羽转头问Pierce,“Pierce,你同意吗?”

 

 “太好了。我教你做游戏。007也可以去吗?”

 

“什么?”

 

“我的金色寻回犬。他叫007。”

 

斯羽举起手,“当然,这个名字太酷了!give five!”Pierce跟她愉快地击掌。

 

 George补充说,“我可以付你钱。”

 

“你暂时雇不起我哦。我无价。”斯羽调皮地睒眼,George心内一荡,忍不住想走过去亲吻她的脸,站起来时忽然意识到自己的鲁莽,只好谎称去洗手间。

 

吃完饭,斯羽告别George父子去接马蒂尔德。马蒂尔德的烟熏妆和唇上的黑色唇膏吓了斯羽一跳,她不仅鼻环耳环全部带齐,短得不能再短的衣裙像刚从荆棘丛爬过,支离破碎,钉满闪亮的珠片,随着呼吸如粼粼波光起伏,又像是诱惑的眼睛在眨动,衬得她的绿眼珠如猫眼般闪烁不定,整个人如同一个性感诡异的林妖。

 

马蒂尔德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SYLVIA,破坏了你跟George的聚会。答应跟我去那人变卦了,我实在找不到人。”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聚,去跟你玩玩也不错。”

 

“你真好!”马蒂尔德感激地在斯羽脸上亲了一口。

 

斯羽咧嘴,“小心你的口红。”她急忙去擦脸。

 

马蒂尔德嘻嘻笑,“放心,是不掉色的口红。”她又忍不住眉飞色舞,“你知道吗,是 Rave Party。”

 

斯羽听说过。Rave的发源地是英国,是俱乐部文化(Club Culture)的一种级端表现,始于八十年代。那时进入后工业时期的英国经济萧条,失业青年骤增,他们厌恶其时盛行的Disco文化,他们之中的一些舞蹈家、电子音乐家、俱乐部DJ、行为艺术家、迷恋东方神秘主义的哲学家等先是在伦敦的一些停车场举办为数只得几百人参加的小型Rave Party,自备器材、音乐、DJ,播放最前卫的舞曲(以Techno居多),通宵狂舞至凌晨方散,后来这种令人兴奋的锐舞派对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他们聚集在更大空间下:苏格兰的Glastanbery草原,伦敦的海德公园……继而Rave的浪潮迅速席卷欧美在九十年代中期达到最高峰。 Rave文化强调PLUR(peaceloveunityrespect)

 

不出斯羽所料,Party秉承锐舞的原始精神,在一个巨大无比的仓库举行,强劲的音乐节拍和极为震撼性的音频以及镭射灯光交织出一片飘忽迷离、五彩缤纷,脱离尘世的奇异空间,所有人都在专业DJ的现场混音和打碟表演中疯狂舞动,好像是上了发条的跳舞机。马蒂尔德兴奋地尖叫了一声,脚下如同踩了弹簧一样扭动起来。

 

这里是节奏的狂潮,人除了在狂潮中将自己也变成跳跃的波浪,别无选择。斯羽渐渐忘了自身。音乐如同下山猛虎,而她象个被追逐的羔羊,要逃开,只有跳舞,不停地跳舞。也许是酒精,也许是久已压抑的苦闷得到了渠道发泄,她开始觉得少有的愉快,太愉快了,眼前的一切连同她自己都像是被温暖的阳光融化了,正变成一缕轻烟和光线。

 

恍惚中,她看见George在金色的云团中抱住她,她一定是醉了,她闭上眼睛,脚依然在动,手依然在舞,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境界:她飞舞在无尽的泛着虹彩的肥皂泡中,听到肥皂泡触到皮肤和脸颊时轻轻爆裂的声音。那声音像是父母在她童年时给她的亲吻,啊,童年的自己与父母一起在公园里荡秋千,父亲在后边推她,母亲在笑,多么幸福!

 

真是一个悠长而美好的梦,悠悠醒来的斯羽不愿意睁开眼睛,也不愿移动,但是意识的潮水还是一浪浪卷来,将她带出海面,冲到尘世的沙滩上。她感觉到阳光透过眼脸,洒下透明的红雾,枕边传来薰衣草柔和的芬芳,她张开眼睛,阳光正烈,落地窗外的草地上,几只小鸟蹦跳着啄虫子。她有些惘然,难道尘埃落定,岁月已老,她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不,床头桌上没有凌乱的书,没有那些信手涂鸦的纸片,床褥也不是她最爱的白色,她霍然而起。这不是酒店,这是哪里,她跳下床,看看自己身上,T恤还在,外套和牛仔裤却不见了,只穿着内裤,她出了一头冷汗,抬头看到牛仔裤和外套搭在椅背,慌忙穿好。

 

出了房间,她愣住了。怎么会是George家呢,昨天——昨天晚上跟马蒂尔德去Party,跳舞,喝酒,然后,然后就不记得了。

 

她忐忑地给George挂电话,George若无其事,“你醒了,自己做点什么吃吧。门钥匙放在门口小桌上,你要出去拿上锁门。”

 

斯羽结结巴巴地问,“我怎么——怎么会在你家?”

 

“说来话长,我正在干活,等回去再跟你说。你要愿意就在我家待着,或者出去走走也好,记得晚上回来一起吃饭。”

 

斯羽满心疑惑,接着给马蒂尔德挂,没人接,她只好留了让她回电话的信息,然后返酒店淋浴梳洗。头还是晕晕的,她重新倒头大睡,睡到中午才被手机闹醒。出去找到一家中餐馆,吃了碗海鲜面,就去浏览博物馆。Bath的博物馆多如牛毛,她在邮票博物馆看到了世界上第一张邮票。

 

马蒂尔德一直没消息,斯羽喝完下午茶挂电话告诉George她去幼儿园接Pierce放学。Pierce看到她高兴地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斯羽握住他胖乎乎的小手,听着他稚嫩的童音,不禁由衷地感到愉悦。她给George做了顿中国餐,扬州炒饭,牛肉炖土豆西红柿,鸡茸粟米羹,还特意给Pierce烤了个鸡肉派,让他先吃。

 

George回来后饭也没吃就把Pierce打发到一边玩玩具。斯羽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有些不安。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George脸色严峻,“SYLVIA,你昨天吃了麻醉剂,你知道吗?”

 

斯羽脑袋轰地一声,瞪大眼睛,“什么,麻醉剂?不可能。”

 

“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陷入迷幻状态。”

 

斯羽脸色大变,“啊?怎么会?除了喝酒,我没吃任何东西啊。”

 

“我猜是马蒂尔德给你的,你喝多了,没注意。”

 

斯羽捂住脸颊,“天,怪不得——怪不得我感到特别——愉快,跟腾云驾雾似的。那你——你怎么。。。”

 

“你走后我不放心,挂电话给你们,你们谁也没接,我只好给马蒂尔德的一个朋友挂,他说她去参加rave Party,我就有不好的预感,所以把Pierce临时托付给邻居照看,飞车去找你们。”

 

斯羽有些动容,“谢谢,谢谢你,George!”在那个上千人的Party里找到一个特定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George该费了多大劲才找到她,她想象不出。

 

George的手轻轻抚过斯羽的手,斯羽的手顿时烧灼起来,“以后尽量别跟马蒂尔德去Party。她并不是存心要拖你下水,不过太high,忘乎所以。”

 

斯羽点头,麻醉剂,怪不得人会上瘾,确实让人忘忧。那种无与伦比的愉快和梦想成真的幸福感很难形容,却难以忘怀。可惜,美好只是麻醉剂的画皮,它的实质是引人堕入深渊和黑暗。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沙发  发表于: 2011-04-04  

卸去了忙碌,尽管是轻松了,可是以后怎办呢?何去何从呢?想到这些,斯羽必然会因无法预见未来,而感到茫然不知所措。带着这种心情,她来到一个伦敦边上的小镇会友散心。本来是来看马蒂尔德的,可是却与George不期而遇。往往偶然的邂逅,都是一种命定的因素在起作用。作者是要暗示我们,已经疲倦了的斯羽,最终是要与一直热恋她的George生活在一起吗?已经与斯羽建立了感情的读者,关注她的归宿和以后的生活。

在斯羽交往过的异性朋友中,George是唯一一个令斯羽在第一次接触中就有感觉的人。可是那个时候的Geroge还是太年轻,有着极大的冲动与不稳定性,而斯羽那个时候却根本无暇顾及到George那烈火一样的爱恋。这一对人就这样的擦肩而过了。直到至少五年之后,这两个人的轨迹才重新重叠在一起。

这个时候,两人都成熟了不少。斯羽经历了失去了母亲和感情上一波三折的磨难后,已经从容与淡定了。Geroge做为单身父亲,独立抚养儿子五年,有了为父的心与责任感,为人也更稳重了!他能够敏锐地感觉到斯羽与那些人在一起狂欢,一定会有什么不妥,就说明他是一个道德标准,并会替别人着想的人。

有Geroge前去搭救,斯羽才免除了遭遇更大危险的可能性。吸食麻醉剂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不慎开了头,就是一条不归之路。所以,George乍见斯羽,就立下大功,救斯羽于险境中。仅此一点,斯羽就是用终生来报答他也不过分。当然,此时的斯羽已经不再会感情用事了。她在经济上暂时不需要仰仗谁,她就有条件作出正确的判断和抉择。

小说中早期的两个人物再次回到读者的视野,说明作者善用资源,人尽其用。同时也预示着故事来到了尾声,每个人都有了一个最后的交待。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板凳  发表于: 2011-04-05  
哇!~今天工作比较忙,竟然才发现我期待已久的36章,George给大家的印象一直很好,希望能有个好结局。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戚小柒 离线
级别: 中级士官
UID: 416
精华: 0
发帖: 35
注册时间: 2011-01-22
最后登录: 2013-05-11
地板  发表于: 2011-04-05  
好人终有好报、幸福,就在下一站!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4楼  发表于: 2011-04-05  
雪M,俺还是喜欢陆家豪!!!嘿嘿~~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山雪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279
精华: 0
发帖: 149
注册时间: 2010-11-19
最后登录: 2012-12-31
5楼  发表于: 2011-04-05  
问好歌儿!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6楼  发表于: 2011-04-09  
小点敏锐,确实快结尾了。
红M,俺知道你喜欢他,可惜,他好斯羽有缘无份。

谢谢粉MM,小点,红M和山雪!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