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主题 :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37)每个黑洞里都有一个新宇宙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楼主  发表于: 2011-04-07  

长篇小说《更在斜阳外》(37)每个黑洞里都有一个新宇宙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离雁 从 版主议事 移动到本区(2011-05-28)
Normal 0 7.8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整个夏天,斯羽是和Pierce一起度过的,他的陪伴,让斯羽躁郁的心如浸在温泉里,她的梦里都充满他的童言童语和他无邪的笑脸。

 

George周末在做义工,负责带几个老人家购物,斯羽不久也加入了义工行列,一周抽出两个白天帮助行动不便的老人收拾屋子,代为购物取药。星期日George通常会约她去骑马,划独木舟,攀岩,都是他喜欢的一些户外运动,斯羽本好静,但架不住Pierce一再请求只得勉强跟他们一起去。然而没料到体力的挑战与消耗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神清气朗,她不由喜欢上了这些运动。

 

生活在斯羽眼里逐渐单纯而充实,失去母亲的伤痛也慢慢平复了。如果不下雨,中午吃完饭,她会带PIERCE007去马蒂尔德的牧场。PIERCE喜欢动物,马蒂尔德的牧场虽没有牛羊,但斯羽在PIERCE生日的时候给他买了匹矮脚小马作为生日礼物,平时寄养在马蒂尔德的牧场。虽然频繁地去马德尔德的牧场,但他们见到马蒂尔德的机会却微乎其微,因为白天的时候,她不是蒙头大睡,就是杳无踪迹。

 

Pierce骑马的时候斯羽坐在一旁读书,不时抬头看一眼穿着全套骑马服格外头盔,兴致勃勃的PIERCE。矮脚马跑不快,所以,她不担心PIERCE会摔下来。读了几页书,她正想招呼PIERCE过来喝水,手机响了,陌生的号码,她以为是牧歌新买了手机。然而是个男人的声音,既陌生,又有点熟悉。她的心忽然一紧,好像陈年的伤口重新崩裂,血丝渗出,令记忆回溯到受伤的时刻,且已没有受伤时的疼痛。疼痛已成了灰。

 

“方楚,怎么是你?”斯羽不记得告诉过他电话号码。

 

方楚的声音流露出彷徨,“小羽,可找到你了,托了不知多少人才拿到你的号码。”

 

斯羽的内心并无波澜,这令她欣慰,往事一去永不回有时不是没有好处的,她不冷不热,“找我有事吗?”

 

“我也到英国了。”

 

“是吗?”斯羽猜到他一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但她懒得追问。

 

他正在等她发问吧,免得她以为他有求于她。哈,斯羽在心内嘲笑自己,现在总算能看清楚他了,然而有什么用呢?他如今连她的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充其量是个道不同的熟人而已。

 

方楚见斯羽不动声色,心里着急,“小羽,我现在在伦敦,能见你一面吗?”

 

“对不起,我不在伦敦住。王海洋在伦敦。”斯羽的言外之意是让他找找王海洋。

 

方楚咬牙切齿,“别提他了,我被他害死了。”斯羽沉默,要比较两人,王海洋比方楚优胜一些,至少他不藏奸。方楚接着说,“我一直在香港分店做,没事的时候爱炒点股炒点基金玩,他一直怂恿我玩大点,变着法子埋汰我放不开,我心里憋气。去年正赶上股市和基金都全线飙升,我赚了一小笔,也是鬼迷心窍,我不仅将所得全部投进去,后来还挪用了公司的钱。没想到今年十月全球股市和基金大跌,全赔了。”方楚几乎声泪俱下,但斯羽并不为所动。谁也没逼他炒股,是他自己要炒,如今赔了就赖到别人身上。“我只好——只好到英国来了。”

 

原来是逃出来的,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斯羽不禁嘲弄,“一走了之?”这真是他惯用手法,三十六计中的上策。

 

方楚又尴尬又失望,他原以为斯羽心软,能因同情而帮他一把,看来失算了。对了,他之后,她投靠了王海洋,怎能再和他一条心。不过他希望她还能念点旧,当初她对他的一往情深,真的就烟消云散,一点不留了?

 

他不甘心地说,“我也是没办法,现在有家难回。”

 

“英国有家难回的中国人很多。”

 

方楚终于明白兜圈子没用了,“小羽,我需要你帮助。你能帮我在这找个工作吗?最好能办上绿卡。我英文不好,也没有任何别的朋友,只能指望你,你不会忍心看我潦倒街头吧?”他又不合时宜的补充,“看在我们旧日情分上。”

 

斯羽冷笑,“旧日,我一向丢三落四,不习惯保留旧东西。而且现在是资讯时代,数码时代,什么都日新月异。”

 

方楚无计可施,厚着面皮哀求道,“小羽,不管怎样,以前肯定是我混蛋,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你不帮我也是应该的。可是,可是,算了,唉!”他说不下去了,他什么时候这样低声下气地求过人,都是别人求他,他的心中涌起绝望的浪潮,黯然撂下电话。

 

斯羽无所谓地牵牵嘴角,招手叫PIERCE,“甜心,过来喝点水,我们该回去了。”

 

回到George家,漫天乌云忽然如舞台幕布被拉开,云开雾散,傍晚的夕阳斜照进厨房,让一切连同人的心境都沉浮在柔软金黄的光影里。斯羽打开收音机调到BBC4,一出名叫《ARCHERS》的肥皂广播剧准时响起,广播剧开首的音乐无论听了多少遍,依然会令她心醉神往——那是《海之诗》。小的时候,父亲只要在家就会放这盘音乐。家,那个空无人迹的家,也只有日影寂寞地在墙上往复吧!

 

在广播剧枝杈繁多的情节起伏里,斯羽将买来的食材一点点准备好,送进烤箱,把那些繁复的餐具——大碟子,小碟子,刀叉,酒杯等等,一一在铺着格子桌布的桌上摆好,又将窗台的鲜花搬到桌子中央。

 

然后她捧了一杯茶,坐在厨房的桌前眺望天边的夕阳。那瑰丽的玫瑰红,灰紫,珠灰,橘黄,摇曳地融合,扩散,美丽绝伦地在她眼前绮丽地变幻,仿佛在告诉她,这美丽之所以震撼是因为曾经的阴郁和乌云。天文学家说每个黑洞里都有一个新宇宙,是不是每个挫折或痛苦后面也都有个新世界,只要你肯发现?没有什么是不能原谅的,她从手机里调出方楚的电话号码。

 

方楚接到她的电话喜出望外,斯羽淡淡地说,“明天我去伦敦帮你找工作,先说明,我并非有特殊渠道,不过是带你到工作介绍所登记。工作肯定很辛苦,你英文不好,旅游签证,只能做厨房。如果要办绿卡,必须要有工作签证及报税,这可以找律师想办法,但需要一大笔钱。”

 

方楚的心头升起希望,“我手头没什么钱,不过我可以让我父母把我国内的房子卖了,凑点钱。”

 

“明天我带你去找我熟悉的律师问问看需要多少钱。你找到住处了吗?”

 

“还没有。住酒店,撑不了几天了,正愁呢。”

 

“明天顺便去找找吧。”

 

方楚感动,“谢谢你,小羽,真的,非常感谢。”

 

方楚的眼前仿佛闪过他和斯羽的第一次相遇,一个下着大雪的夜晚,她在他工作的酒店咖啡吧里弹钢琴,穿着天青色的羊绒衣裙,白色长靴,开始他以为是新换的钢琴手,问后才知道她是在等因为大雪而晚点的客户无聊才弹琴解闷的。后来王海洋也认出了她,又是道歉,又是套近乎,她不胜其烦,几乎跺脚扬长而去,还是他打圆场。也许就是从那天起,他喜欢上了她,也竭尽所能得到了她。然而,他并未珍惜。她真的有理由恨她,但是她没有。她依然向他伸出手,他感慨万分。

 

斯羽心底最后一丝不平消融殆尽,心情舒畅。George到家的时候,斯羽正好把烤好的牧人派端到桌上。她递给依然穿着蓝色工作服的George一杯茶,“来,先喝杯茶,再吃饭。”

 

“谢谢。”George接过奶茶,“辛苦你了,天天帮我照顾Pierce。”能这样与斯羽朝夕相处,George觉得无限欢喜和满足。

 

“我的荣幸。Pierce辛苦,整天忙着逗我开心。”斯羽冲PIERCE眨眼,PIERCE也笑嘻嘻地冲她眨眼。

 

“来,让我帮你按摩按摩。”George轻柔地帮斯羽松肩。

 

斯羽觉得肩头像是被火灸烤着,她挤出个笑脸,“谢谢。嗯,Pierce一定饿了,可以吃饭吗?”

 

George收手,“当然。来。”他帮她拉开椅子。

 

这些小事因为从小耳濡目染,他做得非常自然,但在斯羽的眼里只觉得他极有教养。被他呵护得这样到位,她只怕习惯了,以后会对别的男人格外挑剔。

 

斯羽总觉得他不应该只做个蓝领,虽然这份技术活的年薪与有些大学本科毕业的年薪相差无几。饭后喝咖啡的时候她忍不住问George,“我觉得你应该继续读书,读完也可以找个好点的工作。”

 

“电工没什么不好啊,刚开始是为了养Pierce,现在我倒觉的这个工作很有趣。真的。我觉得你也可以找个工作解闷。”

 

斯羽从来没想过工作可以当作解闷,她以为工作就是为了生活得更好,“当初你为什么不再继续读了?读了一多半放弃多可惜。

 

一丝悲哀从George眼中一闪而逝,他低下头,“当初——主要是因为PHEOBE自杀,”他有些艰难地说,“我觉得我负有责任,没心情再读下去,觉得不如专门做自己喜欢的音乐,也许会开心一点。”

 

“你不应该自责,忧郁症就是那样一种自控力差的疾病,多数人的结局都和Pheobe一样的。”

 

George低下头,“我知道,但,也许,她是因为太爱我,而我又不爱她了——才得病的。总之是因我而起,后来我也没给她足够的关心。。。”GEORGE难过地摇头。

 

斯羽把手放在George手背上,“有句话你一定听说过,如果人不先自救,上帝也不会帮他。GEORGE,无论如何,人死不能复生。而爱情,又那样变幻无常,谁人能有力量控制它的来去。既然你认为PHEBOE爱你,我想她会希望你能快乐地活着。何况,她已经给了你一个最好的礼物——Pierce。”

 

George握住斯羽的手,温柔地凝视她,蓝色的眼睛像月光下的大海,“你说得对,Sylvia,谢谢你为我,为Pierce所做的一切。”

 

斯羽像是被他的眼神蛊惑了,她喃喃地说,“也谢谢你。PIERCE在某种意义上也帮助了我。”

 

咦,爹地,SYLVIA,你们是不是要接吻了?我打扰你们了吗?”PIERCE穿着睡衣从楼上下来,率真地问。

 

斯羽面红耳赤,立即抽出手,顾左右而言他,“小家伙,怎么不睡觉?”

 

George七情上面,冲Pierce吹胡子瞪眼睛。Pierce对他摊摊手,意思是不怪我,是你自己太笨。“嗯,我想马蒂尔德了,我要去看她。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她从我面前走过却不理我,我使劲叫她也不理。”

 

斯羽抚摸他的头发,“梦就是梦嘛,当不了真。今天太晚了,明天去看她好不好?”

 

SYLVIA说的对,你明天就要上幼儿园了。快上去睡觉,否则明天早上起不来。你不是还想早点去让老师看看你已经会写你的名字了吗?”Pierce皱眉撅嘴,站在那不动弹。

 

George说,“这样吧,我们给马蒂尔德挂个电话,看她在哪呢?”Pierce眨着大眼睛点头。

 

马蒂尔德的电话响了半天也无人接听,直到电话传来留言的提醒,George才放下电话。“瞧,没人接,她一定又是在某个Party上听不到电话铃。这下你该去睡觉了吧?”Pierce低头看自己的脚尖,不出声。有时他是个很固执的孩子。

 

斯羽见状说,“那——就去马蒂尔德家转一圈吧,反正现在让他上床他也是睡不着。”

 

Pierce拉住斯羽的手连连点头,“还是SYLVIA对我好。”

 

斯羽笑,“你爹地也疼你,他不过是担心你睡眠不足。”

 

Pierce过去搂住George的脖子,“我爱你,爹地!”又转头对斯羽说,“我也爱你,SYLVIA!我真愿你成为我的妈咪。”

 

George屏气望向斯羽,斯羽避开他的目光,红着脸过去刮Pierce的鼻子,“教你一个中文词:干妈。以后你就管我叫干妈好了,有点类似教母的意思。”Pierce重复地念干妈两字。

 

George开车,三人到了牧场,农舍的灯居然亮着,Pierce立刻发出欢呼,“马蒂尔德在

家,她在。”

 

斯羽拍拍他的头,“你厉害。”

 

大门虚掩,三人推门进去,灯光通亮,客厅却空无一人。George对着楼上喊马蒂尔德

的名字,无人应答,三人面面相觑。斯羽要上楼查看,George阻止了她。他让两人在楼下等他,他边叫马蒂尔德的名字边上楼。卧室里没有,他瞟了一眼敞着门的浴室,——啊,他张大嘴,倒抽冷气,惊悚得头发根全部竖起:马蒂尔德躺在灌满水的浴池里,水中一片鲜红。

 

马蒂尔德由于滥交而染上艾滋病,恐惧绝望之余自杀。死前服用了迷幻药。马蒂尔德的自杀是早有准备的,她预先找律师拟定好遗嘱,将农舍与牧场赠与George和斯羽,条件是他们共同享有并必须一起居住在牧场,不得转售。她不想让祖父母的牧场落入他人手中。如不能遵守条款,就意味他们自动放弃馈赠,牧场则自行荒废。

 

马德尔德的父母终于双双赶来,为她举办了葬礼,没想到,两人在马蒂尔德生前已成陌路,在她死后却双双聚首她的墓前,这怎能不令斯羽感到悲哀。世上到底有多少怨偶劳燕分飞,永不相见,而他们错误结合后孕育的子女又有多少象马蒂尔德这样从此迷失自己,再也回不到正常的人生里去?所以,婚姻,本应甜蜜的婚姻,有时却会演变成扼杀子女生活的利器。因此,结婚也许可以任性,但孕育下一代时却要慎重。

 

戚小柒 离线
级别: 中级士官
UID: 416
精华: 0
发帖: 35
注册时间: 2011-01-22
最后登录: 2013-05-11
沙发  发表于: 2011-04-07  
一直把《更在斜阳外》当做一片小说来看,读到今天这节,仿佛间看见斯羽的身影在现实重现,故事在有序的发展着,故事的人渐渐老去中成长,而成长的代价和收获,和前方自己种下的果实相互呼应,想问一句,你还好吗?
粉忆 离线
级别: 中尉

UID: 422
精华: 0
发帖: 604
注册时间: 2011-01-29
最后登录: 2015-06-02
板凳  发表于: 2011-04-07  
故事接近尾声了,很多人的戏份已经结束,一场繁华过后,带给我们的是更多的思考~~~
人生如梦,有时候很难把握自己的情感,命运,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有付出才会有收获,脚踏实地的做人做事,才能幸福安康!~
作为故事外的我们,也要时刻敲响警钟,~~珍惜生活,努力进取,善待他人,成长也是需要代价的~~
大赞歌儿姐姐的佳作!~~匆匆看完,夜已深,呼呼去了。


ヽoo簡單最美_.平淡最真_.懂得珍惜_.才値得擁有ooヽ
点缀 离线
级别: 少尉

UID: 98
精华: 1
发帖: 117
注册时间: 2010-10-07
最后登录: 2017-05-28
地板  发表于: 2011-04-07  

方楚,这个毁了斯羽全家的人,终于也成了落荒而逃的丧家之犬。他能够厚着脸皮来找斯羽求助,说明不是他对斯羽还有什么感情,而只是说明他太无耻,太下流卑鄙。斯羽能够心软答应帮助他,无疑是不智的,是一种不可取的妇人之仁。会为斯羽的日后带来不可估量的麻烦,甚至引起法律责任。方楚是一个将公款挥霍殆尽的罪犯,对他不能有丝毫的同情,否则就是对国家,对他人的不公,对正义的践踏。相信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斯羽能够分清公与私,情与理,错误与罪行的关系。做出正确的抉择。

马蒂尔德的结局并非偶然。这是一个游戏人生之人的必然归宿。所不同的是,马蒂尔德是个有良知,有爱心的人,终于友谊,善待朋友,虽然死去了,但是却活在朋友的心里,尤其是在George,Pierce 和斯羽的心里。她留给他们的不是馈赠,而是她的爱和心意。令人感动!

不知不觉,斯羽与George和Pierce在一起,已经过了整整一个夏天了。在这段时间里,斯羽疗却了因痛失母亲而带来的心灵创伤,也让自己在人生的征途上,停下修养生息了一次。效果是好的,修整好了的斯羽可以重新上路了。看来她感情的归宿已经呼之欲出。如今又有了马蒂尔德赠送农场的背书,这段姻缘应该是天随人愿、水到渠成了。如果斯羽不再有什么新花样的话,已去的人生可以尘埃落定,新的生活能够开始了!

祝福斯羽!



定格瞬间 记录心情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4楼  发表于: 2011-04-09  
小点的话提醒了我,嗯,要改一下文中有关帮方楚的细节。谢谢小点!

小七,小说通常有现实的影子。
粉MM说得好,脚踏实地,珍惜生活!
红尘 离线
级别: 中校

UID: 45
精华: 0
发帖: 3716
注册时间: 2010-09-24
最后登录: 2014-07-18
5楼  发表于: 2011-04-09  
雪M新版改的很棒!斯羽成长了!!顶!
潇潇洒洒,飘飘逸逸
雪球儿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8
精华: 0
发帖: 10644
注册时间: 2010-09-19
最后登录: 2016-01-15
6楼  发表于: 2011-04-10  

ZT:婚姻,本应甜蜜的婚姻,有时却会演变成扼杀子女生活的利器。因此,结婚也许可以任性,但孕育下一代时却要慎重。
问候歌儿。。

雪球儿/球球
闻弦歌 离线
级别: 高级士官
UID: 124
精华: 1
发帖: 70
注册时间: 2010-10-15
最后登录: 2012-06-28
7楼  发表于: 2011-04-11  
问候球球!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